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八章 梅笑寒的江湖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八章 梅笑寒的江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样致命的一击若不是仇杀,也实在是无法解释的清楚了。

    发生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梅笑寒没有理由不去管,但此时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等待事态的发展。否则别无太多的选择。

    梅笑寒道:“张南张北,此事你们怎么看?”

    张南道:“此事,我不知道,也不好妄加评判!”

    梅笑寒又望向了张北,道:“那你怎么看?”

    张北道:“我听我哥的!”

    梅笑寒摇头:“你们兄弟两可真有意思!”

    吃了饭以后,三人出了客栈,张南张北也要回了佩剑。

    “看来此地已成了是非之地!”

    接连的有江湖人士被杀,这就显得很诡异。本来,江湖追杀之事,古来有知,倒也不算是什么奇闻。

    这一次被杀之人却都无一例外的都是绝世高人,这就显得非同寻常了。

    高手之间的对决,本来就是胜负难料的,可是这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却是高手被在瞬间击毙,这就足以见得这位神秘杀手绝非是一般人。

    此人只杀江湖人士,且被杀者都非是一般二般的人物。

    梅笑寒笑道:“我与江湖人士颇有渊源,不知道是否会成为暗杀的目标!”

    张南道:“梅大人,这个恐怕不会吧!你与江湖人士向来无仇,我想总不会有人故意会杀人取乐吧!”

    此番出来,梅笑寒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进行考察,实在是不愿意卷入江湖恩怨之中。

    一路行至文成道镇,石边村。

    石边村,此村,多是石姓百姓。因为此村背靠着一座莽山,因此不少村民也到山上去打猎。

    一道到石边村,梅笑寒便在村口被人给拦截了,拦截他们的并非是强盗也非山贼,而是当地的村民。

    张南张北旋即拔出剑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此地不许外乡人进入,这是县丞大人交待过的事情!”

    梅笑寒示意张南张北放下了剑,道:“原来如此,只是不知为何不许外乡人出入呢?”

    那村民道:“县丞大人会对往来的客商搬发一块通行令牌,没有往来本县各地的通行令牌者一律不得夸皆界!”

    梅笑寒不解道:“我从锦绣城而来,一路上却又为何从未听说过此事?也并未有所阻拦,只是为何到了此村却有了这样的规矩?”

    村民道:“客官在县城内通行,自然没有太多阻拦,而各地特别是在乡村之间通行却有另行的规定!”

    梅笑寒道:“既然是政府规定,可有公文?”

    村民道:“这个确实是没有,我们只看令牌,若实在没有令牌,请恕我们不能通融!”

    永丰县的县丞“罗大林”,为了敛财,对在永丰县内往来做生意的商人都征收了额外的税务。

    然而这笔银子都进入到了罗大林的口袋里,并没有进入国库。罗大林敢于这么做的原因,背后是有人在给他撑腰。

    而罗大林背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杨元。

    梅笑寒道:“那么怎样才能取得令牌呢?”

    村民道:“到永丰县府衙处去购买!”

    “不过价钱可不低!”

    “多少银子?”

    “五十两!”

    张南听闻,怒道:“这也太过分了!居然要这么多的银子!这是在明抢!”

    梅笑寒的脸色也是大变,他没有想到此番出来深入到永丰县,会有如此多的事情让他大感意外。

    于是乎,梅笑寒便打算到永丰县府衙去看一看,去看一看所谓的令牌究竟是何物,而永丰县府衙又为何敢于这样明目张胆的售卖所谓的“通关令牌”。

    经人指点,梅笑寒便很快找到了永丰县县府衙,而所谓的永丰县府府衙实际上也不过是一座古老的院子而已,而却并不在县府府衙之内。

    这就令人觉得更加的可疑,因为把办公地点选择在一般的民宅,而非是县府府衙之内,这非常容易让人怀疑。

    根据打听,梅笑寒找到了一家名为“云宅”的院子,这家院子并不大,但看起来非常的考究。

    把县衙设在一家民居里面,这倒是非常的有“创意”,既方便了敛财,又方便了交易,可谓一举两得。

    五十两银子,对于一个普通人家来说,足够吃穿一年使用了。就算是富户人家,五十两银子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在历代的官吏俸禄之中,薄莫过于明,而历代官吏俸禄之厚莫过于宋朝,执行高薪养廉制度的就是宋朝。

    即使如此,依旧有不少官吏进行贪腐。

    宋代官俸制度十分混乱,官员无实职者可以领俸,有实权职者则可以另加钱。

    除正俸外,还有服装、禄粟、茶酒厨料、薪炭、盐、随从衣粮、马匹刍粟、添支「增给」、职钱、公使钱及恩赏等,地方官则配有大量职田。

    官员有差遣职务者另加津贴,作为职务补贴。这种职钱依官员本官与差谴职的级差按等发给,故虽任同一官,职钱并不相同。

    在判、知等字前加守、试者,说明低于差谴职一至二品,每月分别加55贯和50贯。在判、知等字前加行字或不加字者,说明本官高于差谴官或与之平级,每月加60贯。

    正一品均为虚职,加职,无实权,故俸禄反而少。

    月俸「两」

    三师120两

    宰相300两

    参知政事200两

    六部尚书60两

    侍郎55两

    九卿45两

    少卿35两

    赤县县令30两

    赤县县丞15两

    一般说来,古代货币基本以金,银,铜钱「其实是含铜为主的合金」为主要货币。而宋代和后来的明清两代的银本位制不同,是铜本位制,铜钱是主要货币,金银是不作为货币使用的。铜钱的基本单位为“文“,和“贯「缗」“,一贯合1000文。宋代财政紧张的时候有过800文,850文当一贯的情形。

    宋朝官员的俸禄古今罕有,当朝一品的文武首席官员「宰相和枢密使」的月收入即有128万之巨,年收入超过1500万,位居二品的官员「相当于现在的省长一级」,月收入也有25万多,即使是相当于现在富裕县的县长的月收入也将近13万。

    在如此高薪之下,却还存在着如此严重的贪腐现象,这让梅笑寒非常的吃惊。

    宋朝百官的俸禄在历代封建王朝中最为优厚,月薪饷最高达400贯「一贯为千文」,是汉代的10倍,清代的2至6倍。除俸钱外,还有禄米,宋朝大小官员锦衣美食,生活奢华。

    正一品官,月领禄米150石,俸钱12万文,外加每年绫20匹,罗1匹,绵50两;从九品官,月禄米5石,俸钱8000文,外加每年绵12两。除以上薪饷外,各种福利补贴名目繁多,计有茶酒钱、厨料钱、薪炭钱、马料钱,等等。官员家中役使的仆人衣食及工钱也由政府“埋单”。

    宋代公用钱借贷利息与职田的收入,除由部门长官支用外,大部分进了部门“小金库”,隔三差五发放给官吏们,成为收入的一部分。官员出差或赴任时,可以凭朝廷发的“给卷”在地方上白吃白住,甚至领用粮食衣服等。

    宋朝还设立“祠禄之制”,德高望重的高级官员进行定期疗养,一切费用均由国家承担。宋朝的不少官员能领取两份薪饷,名曰“职钱”。优厚的待遇,使宋代官员很少有自愿致仕「退休」的,有的为延长任职期限,竟改动年龄。

    因此,朝廷只好强迫官员致仕,对年满七十的老官僚,不予考课,不给升迁。官员致仕时,往往给予加官晋级,类似当今公务员的“即提即退”。宰相级的官员致仕后,仍可参议朝政做“高级顾问”。官员自动致仕的,其子孙可以“荫补”一定的官职,致使“官二代”从政者众多。

    宋朝的钱币制度也是极其混乱的,而其记载也矛盾重重。

    宋朝是以“钱”为流通货币的,宋朝的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工商业也前所未有地发达,货币需求量也前所未有的庞大,白银的产量和进口量都不高。

    当时没有类似央行这样的政府宏观调控管理机构,造成了极为混乱的情况。

    一般朝代都是以1000个钱为一贯,一贯等于一两银子,但是宋朝却不是这样的。

    《宋史食货志》及《续资治通鉴》均提到自真宗朝开始因白银存量偏少不足以赶上经济的发展,银价不断上涨,2000个以上的铜钱当银一两。

    宋朝“钱法”很乱,有铜钱、铁钱还有铅锡钱同时流通,各州都有权自行铸钱,还存在私人铸钱的情况,钱的大小不一、成分不宜、价值多变,“随时立制”,非常混乱。

    川陕地区通行铁钱,十个换一个铜钱,江南和江北流通的钱还不一样。

    一贯实际有多少个钱也是不确定的,有800或850个为一贯的,也有480个为一贯,还要下诏以770个为一贯,并且各州“私用则各随其俗”,完全是笔糊涂账。

    根据《宋史食货志》提到“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和《宋史职官志》“每斗「米」折钱三十文”的记载,姑且以2000个铜钱折银一两计算,太平时期米价是1石600—300钱「靖康之乱前后到南宋初期有一两银子一石米的,不在正常计算范围」。

    1两基本上可以买到4—8石大米,以宋石66公斤计算,1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近924—1848元。

    来到云宅之后,马上便有了人出门来问话。

    “来者可是办理通行令牌的商家?”

    一个声音从院内传来。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