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六章 抛锚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六章 抛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梅笑寒准备对他所住的这栋旧宅子进行修缮,另一边者对人才进行招募。

    人才的招募,非常的关键。

    自隋朝建立科举制度以来,历代朝庭均开恩科招贤纳士,这样使得一些平民子弟也有机会“鲤鱼跳龙门“。

    大批老百姓的子女都有机会进学堂接受平民化教育,此等教育风尚的建立为孔子。

    “学而优则士”,“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社会是一个大熔炉,在互相利用的同时,各取所需。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没有一个人的力量而打天下。

    梅笑寒往“苦湖”投了一块石头,石头慢慢的沉入了湖底,直到消失不见了。

    石头沉入苦湖,消失不见,这让他有些失落,一种莫名的伤感。

    当一个人的身份发生了转变,他所要面对的问题也会变得截然不同。

    此刻,梅笑寒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这一块石头一样沉入了湖底。

    一个人喜欢思考,未必不是已经坏事,但是想的又太多,未必是一见好事情。

    有人认为人的精神有三种境界:这三种境界分别是骆驼、狮子以及婴儿。

    第一种境界的骆驼,它忍辱负重,被动地听命于别人,命运**控,却任劳任怨。

    梅笑寒的性格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他也不可能会甘于听从任何人的安排,哪怕是命运如此,他也势必逆天而改命。

    第二种境界的狮子,作为深林之王,从来不会被动选择等待,它会把被动变成主动,一切由我主动争取,主动负起人生责任,为了能够填饱肚子必须要付出代价。

    梅笑寒也是这么做的,至少是朝着这个方向在去努力。主动出击,才能不陷入于被动之中。

    第三种境界便是婴儿,这是一种活在当下,享受现有的一切。

    享受生活没有错,安于现状也没有错,但是这样的人却很难获得成就。如此下去,多半会荒废了人生。

    近代佛门大师弘一,他的挚友夏丏尊对其的评价是做一样,像一样。

    学生丰子恺对其这样评价:

    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

    中年时做名士,像个名士。

    做话剧,像个演员。

    学油画,像个美术家。

    学钢琴,像个音乐家。

    办报刊,像个编者。

    当教员,像个老师。

    做和尚,像个高僧。

    而丰子恺者认为“人生有三层楼”:

    一是物质生活。

    二是精神生活。

    三是灵魂生活。

    物质生活便是衣食住行,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丰子恺认为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

    懒得走楼梯的人,就住在第一层,把物质生活搞好,该吃吃,该喝喝,并无所约束。这样的人这占世间绝大多数,无人古今都不缺少。

    其次,高兴走楼梯的,就爬上第二层去玩玩,或者久居在这里头,这些人是已经填饱了肚子的人,用许多时间和精力专注于文学或者艺术上面。

    还有一种人,他的“人生欲”很强,当然他脚力也是很大的,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第三层楼去。

    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不愿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对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刨根问底。

    他们走进的世界,与世俗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那便是宗教世界。

    每个人对人生的境界理解不同,所看待命运的态度也不同。

    大宋,对于文人来说,是天堂世界,文人的地位被空前的提高。强大的帝国对于有文才的书生的宽容程度达到了一个高点。重文轻文,重商重农。

    锦绣城,在大宋王朝的夹缝之中能够生存下来并不容易。

    顾不得所谓的人生理想问题,当下要解决的是如何在这个地方立足下来,这才是梅笑寒现在人生的第一要义。

    梅笑寒出了门,一出门便遇到了一个人,此人手中提着一把短剑,倚靠在一棵大树的旁边,道:“梅公子,别来无恙啊!”

    梅笑寒呸了一句,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倒是说上别来无恙这样的话来了!”

    任何的人都不可信,任何的话都不能亲信,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

    “有话便直说,不必多绕弯子!”

    “我叫于楚平,是一个生意人!”

    梅笑寒乐了,道:“这可真有意思,我从未和生意人打过什么交道,更不可能会认识你!”

    于楚平道:“你不认识我没有什么关系,若有人说不认识梅公子、梅大人便就是一个笑话了!”

    已经不止一个人这样和梅笑寒说过话了,梅笑寒听着心里也有些小的波澜,毕竟被人称赞是一件值得说道的事情。

    梅笑寒道:“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听起来你很会拍马屁。”

    “你还是说说你的目的吧,这才是最实在的!”

    “我已经说了,我是与梅公子来做生意的!”

    “既然是做生意,那必定有做生意的条件,说说想与我做一个什么样的生意呢?”

    于楚平道:“我想要买下梅公子所在三县治理下的自由商贸权!”

    梅笑寒道:“你倒是说说,你想做什么样的生意?”

    于楚平道:“钱庄!”

    武德四年唐高祖发行开元通宝,结束了汉武帝以五铢钱一统天下的局面。

    逐渐取代了以绢帛和谷物作实物钱币的情况,商品经济继续发展。

    两税法推行以后,在商业较为繁荣的城市,钱币开始进入了全面流通。

    开始接受私人和商号钱贯的存放以及发放信用贷款的钱号,俗称为飞钱的生意,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应运而生了。

    由于大宋钱庄系列钱币自身所携带的信息,从材质、形制、钱文看,大宋钱庄系列钱币都符合宋钱特点。

    这些钱币均为青铜材质,采用的是中缘窄郭的铜钱形制。

    因为面背文字比较的多,便有意的缩小了铜钱的穿孔。

    面背钱文都是同一风格的楷书,这个时候已经写明大宋、开封等字字。

    面文穿上下“通宝”两个大字和穿左右“开封”、“清园”四个小字集中传递了如下信息:这枚通宝钱币是开封府地方代用币;

    钱币仅限于在京师所在地开封府范围内行用;

    钱币的发行管理机构——钱庄位于开封清园,清园应该是当时京城的一处地名。

    再次,钱背穿孔上下大字“当十”、“当二十”“当百”为钱币的面值,“当五十”钱币虽未见钱图,估计亦应存在。

    最后,钱背“大宋”、“钱庄”四个小字,表明两层意思:一是这枚钱币是大宋朝国家发行的;二是钱庄是官办的金融机构。是大宋钱庄系列钱币的作用。

    宋代的货币流是一种割据的局面,各地区所使用的钱币都不一样,除了纸币以外,另外还有铜钱和铁钱之分,铜铁钱又有大小之分。

    因为这些因素的存在,这些都替兑换业的发展准备了条件。

    宋朝已经有了所谓兑坊,宋代的汇兑业务,初年还是由政府机关办理,和唐宪宗时的办法差不多;允许人民在京师向左藏库付现款,到各州去取现,叫做便换。

    宋代官办的汇兑机构称“钱庄”而不是“兑坊”。大宋钱庄或者就是左藏库附设的办理具体业务的机构。钱庄不但办理在京师付款到外地兑现的“变换”业务,而且办理用京师不能流通的钱币「纸币、铁钱等」兑换大宋钱庄系列钱币的业务。

    兑坊是民办的金融商铺,官府本不可能允许其承办地区间的汇兑业务,充其量也只能是承办一些民间的银钱兑换业务。这和宋代不同的货币区有关。

    宋代时四川、陕西等地通行铁钱,既有历史的渊源,也关防止铜钱流入周边国家的策略。

    但由于铁钱购买力低下相对沉重,流通不便,于是纸币交子又应运而生。

    “所以交子的流通范围,除四川外,不外河东路和陕西路,换言之,即铁钱流通区域。后来的钱引,流通区域比较广,除四川外,还有京东、京西、淮南、京师等路。”

    上述地区进京办事人员只能携带铁钱或者纸币。但这些钱币在京师是不能流通的,会被拒收。所以,大宋钱庄系列钱币就是为不同货币区域进京人员准备的地方性代用币。

    进京人员凭铁钱、交子或钱引等按一定比率兑换成大宋钱庄系列钱币,可在开封府范围内花销。

    大宋首府开封府是汴京所在地,下辖17县,汴京也在开封府的行政管辖范围之内。

    进京办事人员的活动范围不会只局限于汴京城内,所以代用币已书明“开封”字样。

    为了防止外来人员趁机多换铜钱,然后将花销后剩余铜钱带回去,造成铜钱流入铁钱区。

    而大宋钱庄系列钱币不是足值钱币,几种钱币均只有折三钱大小,币值是硬性规定的。

    这种钱币只能按行政命令在开封府范围内行使,其他地区是不会按面值接受的。所以进京人员返回前还需将其兑换成本地钱币,才能不受经济损失。

    大宋钱庄系列钱币是地方性代用币,仅为不同货币区域进京人员在京花销提供方便,所以货币投入并不大。

    “为来在梅公子治理之下的三县一定会蓬勃向上,我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嘛!”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