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十二章 械斗案(四)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二章 械斗案(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鼎鹤看了看梅笑寒,道:“我想问梅公子一个问题,不知道梅公子是否愿意回答!”

    梅笑寒道:“王公子请问,若是我知道的一定全数相告!觉不隐瞒!”

    王鼎鹤道:“梅公子果然豪爽,江湖说言果然非虚!”

    “请王鼎鹤王公子直言,不必这样绕圈子!”

    王鼎鹤道:“我想问梅公子,是否想过要做跃龙村的族长。”

    王鼎鹤的问话并没有让梅笑寒感到意外,只是一时想不明白王鼎鹤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梅笑寒道:“我没有想过,一丝一毫的想法都没有!”

    “那么,关于发生在跃龙村的械斗案梅公子又怎么看!”

    梅笑寒道:“若王公子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便告辞先走了!”

    王鼎鹤的突然出现,本来就有违常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出现在族死后,别有用心之人在为族长之位而争的不可开交之时。

    任何有机会有实力的族长人选,都被卷入械斗之中,这也太过于违背常理。

    梅笑寒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听闻有人已经暗中调查了梅公子许久了,发现梅公子行踪很是诡秘啊!”

    眼前的王鼎鹤让梅笑寒感到可怕,能让梅笑寒感觉到有压力的人并不多,而王鼎鹤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与你瞎扯了,望王公子注意身份,不要听信谣言!”

    王鼎鹤突然加重了嗓门,道:“失去的东西怎样才能夺回来呢?”

    “不择手段,还是选择放弃?”

    “疯子!疯子!你真是一个十足的疯子!”梅笑寒极力的克制住情绪,此刻已经五味杂陈,非常凌乱。

    王鼎鹤道:“几句话便让梅公子如此暴怒,看来梅公子最近的心情不佳啊!”

    梅笑寒转身离去,一句话也不愿意再说,遇到这样的无赖,还能有什么办法!

    王鼎鹤见梅笑寒走了,又追了上去,道:“梅公子就这样走了,难道不想听听我还有什么!”

    梅笑寒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害怕一会又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事情,免得影响你情绪!”

    “梅公子真是幽默!”王鼎鹤道:“梅公子,认为发生在跃龙村的械斗案的主谋是谁呢?”

    梅笑寒道:“我想此事一定与王公子无关!”

    王鼎鹤道:“梅公子真是明白人,我当然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也没这么大的号召力!”

    王鼎鹤话里有话,梅笑寒当然是看的明白,道:“莫非王鼎鹤认为,此事与我有关!”

    “难道不是吗?”

    梅笑寒道:“原来你也这样认为,此事与我也有关系!”

    一个人想要洗清自己的清白,最好的办法不是做无谓的辩解,也不是说服别人,而是应该说服自己,说服自己不让自己去多想,不去乱想。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够说服自己。从心底里去说服自己,唯有说服了自己方能做出改变,才能做出非凡的成绩。

    遇到困难和挫折总是难免的,遇到助力也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去看待这些事情。

    梅笑寒道:“为了族长之位之争,已经有太多的人被卷入其中。”

    梅笑寒不想想看到有太多的人为了此事而流血牺牲,也不想看到有太多的人因为此事而迷失自我!然而他毕竟并不是救世主,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救世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未来,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和未来而在编制梦想。而有些梦很实在,很令人感动,而有些梦者却很虚幻很缥缈。

    梅笑寒道:“你想要得到什么?”

    王鼎鹤道:“你想要的东西,便是我想要的,所有的一切...”

    眼前的王鼎鹤令梅笑寒有些生厌,于是便摇头而去。

    对于族长之位梅笑寒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兴趣,但是此刻他倒是对于族长之位引起的争论而有了兴趣。

    此刻,梅笑寒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的夏鑫哲,那个开出高价的人。三百两调查清楚械斗事件,五百两调查清楚女子的来历与真实目的。

    “对,是那个女子!”

    梅笑寒突然想到了那个女子,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正当梅笑寒准备对女子展开调查和问讯的时候,却突然得到消息说那女子突然间就疯了。

    女子变得疯疯癫癫的,问他什么话都不说,目光变得呆滞,并开始胡言乱语。

    梅笑寒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此刻不知找谁商量对策。

    周元管家站在梅笑寒的门外,迟迟的没有敲门,站了许久才用手背轻扣了两声门,道:“梅当家,我是周元!”

    梅笑寒楞了一下,回过神来,道:“是管家吗?请进来吧!”

    周元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摆在了梅笑寒面前,梅笑寒并不喜欢喝茶,这事情周元也是知道的,深夜送茶,别有深意。

    “周管家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周元道:“梅当家...请!”

    “这是什么?”

    周元揭开茶壶盖子,道:“梅公子请看!”

    梅笑寒定睛一看,只见那茶杯之中既不是茶水也不是汤水,却是一半开半合的花。

    “大漠金陀罗!”

    梅笑寒在一本古书上看过此花,说的是此花三千年一开花,一开三千年,故此有点印象,但对于眼前所见之物却不敢随意便下定论。

    周元道:“这是一个老者送来的,并未留下姓名!”

    梅笑寒道:“老者?”

    “管家认得此物?”

    周元摇头道:“不认识,我只是是给梅当家送过来的。”

    “你可知道,那个老者现在在何处?”

    周元摇头道:“不知道,那老者只说是为了感谢梅当家,故此送来了这样一份礼物!送来以后便走了!”

    “大漠金陀罗!”乃是佛家之物,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虽然杯中之花与所见的“大漠金陀罗”非常相似,但梅笑寒并未因此就判定它们就是同一种花。

    此花绝非凡品,共有七片花瓣,每一片都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根据古书记载:“大漠金陀罗”共有七片花瓣,每长出一片花瓣需要五百年,想要长出整朵花来需要几千年的时间,世间极为罕见!

    而这一朵“大漠金陀罗”更是有九朵。

    “大漠金陀罗!”

    每摘下一片花瓣就可完成一个心愿。

    “大漠金陀罗”被盛在水中,此水也并非是普通的水,由它滋养着,才保持着永远的鲜嫩。

    不管此花是真还是假,试一试却并非不可。管家走了以后,梅笑寒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他想用一片花瓣来做一个实验。

    据说只有在最平和的时候,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唯有这样才能测试出效果来!

    梅笑寒摘下了一片花瓣道:“我想要知道关于跃龙村械斗案的真实情况!”

    梅笑寒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虚幻的门便缓缓开启了...

    一个金童盘腿虚坐于空中,不停的旋转着,道:“来者可是梅公子?”

    梅笑寒道:“不错!我正是梅公子,你又是谁?”

    金童道:“此乃是虚尼界...”

    “虚尼界是什么地方?”

    金童道:“此地乃是亡灵的归宿,能够得到永远安息的所在!”

    梅笑寒拍了拍脑袋,道:“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金童道:“你刚才摘下的是大漠金陀罗花,你想要知道的一切都能从中找到答案!”

    “跃龙村械斗案的真正凶手正是一个无名氏,不过此刻他正隐藏在跃龙村之中!”

    “你说他此刻真藏在跃龙村?”

    “不错!他此刻的确藏在跃龙村内!”

    “要么...他究竟是谁?”

    “此人正是梅笑寒!”

    梅笑寒突然呆住了,他心里曾经是有过那么一丝波澜,想过要当这个族长,可他却从未真正的付出过任何的行动。

    “不...这绝对的不可能!这不是我做的,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

    金童道:“这是你的心魔所致的结果,你所看到的一切,和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的心魔在做崇!”

    “心魔?”

    梅笑寒突然有些恍惚,道:“我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一句也听不明白!”

    金童道:“你想要做跃龙村的族长,可是你却不敢表露出来,但是你心里的魔念所一直在做怪!”

    梅笑寒道:“那我该怎么做才能战胜心魔?”

    金童道:“做真实的自己,不被任何东西所影响!”

    梅笑寒道:“我看你是在故弄玄虚罢了!”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

    “你的问题已回答完毕!”

    随着金童的消失,刚才的一幕全都不见了。

    被摘下的那一片“大漠金陀罗”在瞬间灰飞烟灭,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梅笑寒的手冒着白色的雾气,他的身体在颤抖,似乎有一股力量要喷涌而出,但却被生生的顶了回去。

    梅笑寒的脸涨的通红,道:“真是奇怪!为何我的身体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大漠金陀罗”的确是非凡,但梅笑寒却对“大漠金陀罗”还是有所不解,不明白为何会有人把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他!

    而所谓的感谢之话更是莫名其妙,那个深藏在背后的人,感谢的人又究竟是谁!

    梅笑寒又摘下了第二片花瓣,许愿道:“我想知道是谁把“大漠金陀罗”送到梅府来的!”

    话音落下,一个神秘的身影又突然出现了,金童又出现了,道:“送来“大漠金陀罗”的人名叫方项,你是他曾经的救命恩人,为了感谢你故此把“大漠金陀罗”送给了你!”

    “方项是谁?为何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此人?”

    金童道:“此人是梅公子前世的一个过客,人海茫茫,沧海桑田,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