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八十六章 山人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六章 山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的花,名叫火凤花。

    火凤耀阳如火,似残阳。

    火凤代表热情、理想以及亦真亦幻。

    历史淹没了太多的故事,也淹没了太多的记忆。

    人们在土地上劳作,浮想联翩,在土地上劳作,期待收获。

    昨晚,梅笑寒突然之间又梦到了关于火风花的故事,这一次是有关于信仰。

    信仰,一种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神秘力量。

    火凤记忆,可以追述到另一个时空,这像是被烙印在记忆深处的一般,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舞凤阁约定的时间,将会发生什么,这是一个未知。

    然而此刻,梅笑寒却失眠了。

    跃龙村一度让梅笑寒的生活重回了平静,回首发现萧瑟一片却波涛暗涌。

    诸葛元先生口中的火凤花又若隐若现,飘飘扬扬。如火在风中摇曳,似乎要突破禁锢,无休无止的燃烧。

    第二日,在明媚的阳光下,梅笑寒与叶飞一道登了山。

    山涧小水流淙淙,奔流不止,营造出画卷之感。

    “空山不见人,却闻吟唱声?”

    梅笑寒道:“或许是隐士!不愿被人打扰,故此隐居于此。”

    “隐士?”

    叶飞有些疑惑道:“梅弟认为这小小的跃龙村有隐士?”

    梅笑寒道:“跃龙...跃龙...既然跃龙村不再有龙,或许就是隐藏起来了,不能跃就只能卧。”

    “你认为...这山上有高人?”

    梅笑寒道:“不错!这几日我梦到了一种花,让我很是诧异!”

    叶飞道:“这不大可能吧!梦始终只是一个梦而已,弟弟又何必要当真呢?”

    “你我之间,打个赌赛如何?”

    叶飞道:“弟弟想怎么赌啊?”

    梅笑寒道:“就赌,我们会不会遇到隐士高人!”

    叶飞道:“这不可能...至少在这跃龙村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上是觉得不可能的!”

    梅笑寒道:“你未免太过自信了吧!”

    叶飞道:“弟弟要是了,我那匹“飞云”就是弟弟的,若是输了...”

    梅笑寒道:“若是我输了,三天之后的舞凤阁之约就带哥哥一块去!”

    叶飞道:“看来,你倒还真的挺会做交易的,这买卖稳赚不陪啊!”

    流水似远,却又在耳畔,两人不经意间行至一处飞瀑下,顿觉心旷神怡。

    离那飞瀑不远处竟有一间草庐庐,草庐很小,却很有特点。

    “这里有间茅庐啊!”梅笑寒大惊道。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梅笑寒道:“真没想到,在这跃龙村的山上,还真的有隐士存在!”

    叶飞道:“这不过就是一间草庐而已,并不能说明就有什么高人隐士存在!”

    梅笑寒与叶飞说话的功夫,一个头戴破帽,胡子拉碴的黑脸从远处走来了。

    肩膀上横担着一个箩筐,箩筐里面是一些菜,此人上身一半裸露,一半粗麻裹着。

    见有人来,面色有点羞涩,用帽子遮着脸,也不说话。

    叶飞小声道:“不会真的是什么野人吧?”

    每个朝代,都会有一些特立独行之人。

    他们的思维,生活方式都与平常人不一般,他们并不追求什么。也不为获得别人的理解,他们遵循内心真实,活成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被称为隐士。

    隐士这个词语,与修行密不可分,几乎所有的隐士都是修行者。

    正是因为要创造出一种环境,适合生活的环境,把自己调节到最佳的状态。

    滚滚红尘,人与人,纷繁社会,利益纠缠不休。

    人们为了各求所需,难免产生冲突和矛盾,为了避免正面冲突,这些人选择了避世。

    梅笑寒道:“打扰了,我们误入此地,不知有高人在此居住。”

    “公子...不必如此客气,我亦非是此地的主人,只是暂居此地,你我皆不过是过客而已...”

    把梅笑寒和叶飞请进了草庐,道:“若是不嫌弃,便在这里稍加休息!”

    梅笑寒,再要说什么,突然间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梅笑寒道:“高人,在此多久了?”

    “不知...今夕何夕!”

    叶飞道:“你倒是过的自在,不知何年何月!”

    “春秋夏冬,山人还是知晓!”

    说话间,炭火烧的水已经开了,提壶便给梅笑寒和叶飞给倒上了一杯。

    “山野粗茶!”

    走的渴了,哪里还管是什么茶,举杯便饮,却被烫到了舌根。

    “公子,莫要急,茶需要慢品...”

    梅此茶名为“二月香”,是雾山早春茶,味苦,并不好饮。

    梅笑寒饮后道:“苦!这茶不好喝!”

    叶飞道:“不知山人是何名,为何要独自住在山上。”

    梅笑寒笑道:“山人一定是隐士高人,有大智慧之人。”

    “山野之人,哪里需要什么名字,山人早已经忘的一干二净。”

    “不知二位公子觉得此茶味道如何?”

    见梅笑寒和叶飞皆不知如何做答,山人笑道:“世间人总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谈论玩乐,在玩乐的时候又谈论吃饭。”

    “于是吃饭便不像是吃饭,玩乐不像是玩乐!”

    梅笑寒道:“山人的话倒是有些意思啊!”

    “刚才公子在喝茶时,心里在想着什么?”

    梅笑寒楞住一下,道:“山人为何知道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

    叶飞道:“山人莫非是话里有话?”

    “世人做事,总喜欢多捞多得,这和喝茶一样,喝茶就是喝茶,需要细细品味,要心无旁骛!”

    喝茶不像喝茶,身在山林,心在闹市。

    “公子既然入了山林来,就该抛弃掉烦恼,暂时忘掉一切。”

    梅笑寒道:“山人所言不无道理,只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高人如此高深的体会!”

    “公子...有事不能放下?”

    叶飞道:“山人有如此神通,不知可否为我们兄弟两解惑?”

    “不敢,不敢...”

    梅笑寒道:“不知山人是什么样的因缘,而选择到山上隐居呢?”

    “此事...公子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世间多数的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反而会惹祸上身!”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