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七十三章 面具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三章 面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见过子弹不是一件稀奇事吧!”

    梅笑寒道:“这些子弹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也不能代表什么。”

    来赴宴的人大多非富即贵,个个都是有钱有势之人,对于飞云的行为表示极度的愤怒。

    然而飞云的一句话令众人都闭了嘴,脸色也是巨变。

    “这五个选举人都是我杀的!”

    说完这话,飞云哈哈大笑起来。

    梅笑寒倒是表现的很镇定,他已经猜到了这一点,他想不明白的却是飞云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梅笑寒道:“选举人是谁杀的,与我毫无干系,你们找我究竟有何目的?”

    当梅笑寒进入到大名镇的时候,就已经被大名镇稽查组成员盯上了。

    对于梅笑寒的调查迟迟的没有任何结果,关于梅笑寒资料记录也是一片空白。

    “人确实是我杀的,可是那把枪不是我的,你就不想知道杀人凶器是谁的吗?”

    说完这话,飞云已经到了梅笑寒面前。

    “不是你的,那就是别人的,至于是谁的,这需要你自己去调查!”

    飞云拍了拍手,一个少年被押了出来。

    “这个人,你不会不认识吧?”

    飞云紧捏着梅笑寒的两颊笑了一下。

    “雨童!怎么是你?”

    梅笑寒清楚的记得,他朝雨童开了三枪,不过那三枪都打在了地上,并未伤到雨童丝毫。

    从那时起,雨童便下落不明。

    现在再次相会,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为了抓住这个小家伙,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

    雨童的武艺并不差,却被飞云压了一指,高手对决,只在丝毫之间。

    梅笑寒道:“你想要怎么样,总要摆出一个态度吧!”

    “我想要知道这种杀伤力极大的玩意从哪里可以得到!我对这种瞬间能使人致命的玩意很感兴趣!”

    看着眼前憔悴的雨童,梅笑寒摇了摇头道:“你想把他怎么样,难道你想杀了他?”

    飞云道:“在座的各位,我都不想杀,就看愿不愿意和我合作了。”

    “你们看看...飞云这飞扬跋扈的样子,简直太嚣张了。”

    “早知道是这样,我一定不会参加这破宴会了,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啊!”

    飞云看了看众人,道:“你们这些人,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不知道我的厉害!”

    “只有杀光了你们这些旧门阀,大名镇才会有未来,不除了你们这些蛀虫,建立一个新的秩序,大名镇永无宁日。”

    “咻!”

    一把飞剑直直的飞去,插入了那多嘴胖子的腹部,瞬间血如泉涌,喷射四处。

    “在没有资格谈条件之前,请管好你的嘴巴!”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唯有乱舞的风在跳跃,带着一丝悲凉。

    鲜血染红了地毯,渗入到了木板之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淌。

    风拍打着木窗,从一扇打开的木窗向外望去,沿河两岸早已经淹没在了夜色之中,所看之处,慢慢的连成没有边际的景物,是人是物还是树,早已经分辨不出来。最终慢慢渲染出一片墨绿色,天与大地连成一片。

    如浑沌的虚空一般,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色。

    梅笑寒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他并没有十分的害怕,危险的场面见的已经够多了,此刻,他有些昏昏沉沉。

    凉风袭来,心里荡起一阵阵涟漪,梅笑寒鼻子一酸,有些想哭。

    匆匆来,匆匆走,到头来身边又是空无一人。

    曾经的朋友,曾经的誓言,曾经的承诺,都化作了风,被风一吹,散的散,落的落。

    总之,抉择以后,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梅笑寒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孤独,他并不在意飞云会把他怎么样,也一点都不害怕飞云会把怎么样。

    有一个道长曾对梅笑寒说:“你天生命硬,命中缺朋友,想要改运,必须要逆天而行。”

    逆天改命,会遭受到天罚,老天爷会大怒。

    在凌乱的思绪下,梅笑寒说出了一句有些匪夷所思的话,他看了看飞云道:“你的眼前是否一片黑暗,所以需要光明照亮!”

    “笑看春秋和冬夏,品味世间滚滚红尘风花与雪月。”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飞云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豁达,不畏惧生死。”

    “有些事情总要去面对,该来的总会来的!”

    “不怕该来的人,就怕不该来的来。”

    飞云道:“知己难逢啊,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可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

    “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我一定要与兄痛饮三十杯。”

    飞云一甩头发,手旋即摘下了那半掩着的面具,竟有一半是被炭火所焚毁所致。

    飞云从未摘下过面具,见过他真容的人也早已经被他所杀,今日飞云之举动令稽查组其他成员非常的害怕。

    梅笑寒见后也是大惊,说不出话来。

    见梅笑寒张大着嘴巴,飞云道:“怎么,不至于吓到你了吧?”

    “组长...这恐怕不妥吧!”

    “你从未在人前露过真容,现在怎么...”

    飞云举起酒缸,洋洋洒洒倒了满地,张大嘴巴,喝了个痛快,道:“生为人,行似鬼。”

    “不错!就算让天下之人皆见到我的真容又如何!”

    喝着喝着,飞云突然开始咆哮起来,震的整个世界都开始颤抖。

    梅笑寒最见不得人哭,见状忙劝道:“不可如此猛烈饮酒,伤了身子。”

    飞云抓着梅笑寒哭腔道:“你知道吗?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痛快!这些人都怕我,没有一个和我交心的。”

    “你...”

    飞云指着梅笑寒道:“你...你...说对!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所以需要光明照亮,你就是那束照亮我的光!”

    “那面具就是遮挡住我心中黑暗的魔,它不该存在着。”

    其他的赴宴者此刻无一不被吓得惊呆住了,个个哑口无言。

    纷纷朝梅笑寒投来艳羡的目光,眼神透露着求生的**。

    “这位公子,我们都是好人,本份的生意人。”

    “求公子为我们说说好话,放过我们吧!”

    “这个恶魔情绪多变,随时都有可能杀了我们的!”

    梅笑寒看了看众人,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吧!我救不了你们!”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