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六十九章 狂奔的猎物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九章 狂奔的猎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草原上的动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拼命的狂奔。

    狂奔,狂奔,就是为了活着。

    羽国是一个大草原,社会上层是捕猎者,社会下层是猎物。

    猎物被分为三六九等,有些猎物在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反抗的能力。它们就是为捕猎者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而存在。

    “公子...打算什么杀了我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石磊表现的很平淡,似乎已经看透了所有。

    “你果然一点也不害怕!你既然不怕死,为何还要我买下你?”

    石磊道:“我在赌!我赌公子会买下我!或许,我知道公子想要的东西。”

    “农奴!他们为何会一直存在!”

    梅笑寒道:“不,我买下你只是出于好奇,我也可以选择杀了你。”

    “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或许这样你就不会杀我!”石磊表现的很平淡。

    羽国大批的农奴被卖往大宋,他们被充当苦力,这导致了羽国人口大量减少。羽国本有机会可以扩展疆域,但是因为人口稀少,造成了发展的困难。

    对于千年前的古人来说,人口才是第一生产力,没有大量的人口,国家无法得到发展。

    农奴不能得到解放,会大大的制约着国家的发展。

    因为身份的低微,绝大多数的羽国人民没有受教育的权利,他们不能进学堂,目不识丁,只能从事低贱的工作。

    农民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不能随意的活动,不能离开生活的村子,想要离开村子必须要得到上一级的允许。

    “有些人就算是努力一辈子,能达到的极限,也未必是自己所要的东西。”

    一个下等的,失去人身自由的小贱奴,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自己是一个奴隶的事实。

    “你觉得...你有权利和我谈条件吗?”

    梅笑寒觉得很可笑,这个刚刚被他救下来的奴隶,会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

    “公子能决定我的生死,却不能让我开口说我不想说的话!”

    梅笑寒道:“你很特别!只不过是生不逢时!”

    “我不想一辈子只做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农奴,我想获得自由!”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梅笑寒道:“还是先说说你的交易吧!”

    “其实我并不非大唐皇室的后裔,真正的大唐皇室后裔,另有其人。”

    梅笑寒道:“唐已灭亡一百多年了,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呢?”

    石磊道:“也许,另一件事情会让公子更感兴趣。”

    石磊郑重其事道:“一个意外穿越而来的现代人,他怎么会甘愿做一个下等的失去人生自由的农奴呢?”

    梅笑寒大惊,故作镇定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一句也不明白!”

    石磊道:“公子,从你的眼睛中我便读出了异样,你绝非是宋人更非是羽国人,你来自未来。”

    梅笑寒道:“你为何如此武断,你说的话,已经够多了,再说我便真杀了你。”

    石磊道:“那个葫芦现在在哪里?”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这么多呢?”

    梅笑寒道:“再胡说八道,我便真的杀了你啊!”

    “公子,你不会想要杀人灭口吧?”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梅笑寒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几次想要开口,却又都把嘴巴给闭上了。

    石磊大笑道:“你害怕了吧!”

    笑着笑着,石磊便又哭了,道:“我只想活着,好好活着,我不甘心被人任意的宰割!”

    在死亡面前,人会爆发出极强的求生**。

    梅笑寒道:“你究竟是谁?为何知道的这么多呢?”

    石磊道:“我和你一样,因为一场意外而来到了这里!”

    “因为那一个葫芦吗?”梅笑寒道。

    “不错!就是那个葫芦。我也被卷入了进去,不过我的运气实在太差,我成了一个下贱且是失去自由的农奴。”

    梅笑寒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一个人一旦成为了可以被任意捕杀的猎物,作为一个人的资格被剥夺了,便和猎物无异了。

    狂奔,狂奔,只有跑到比捕猎者更快,才能生存下来。生活在一个大时代下面,许多固化的东西,无法被改变,也很难被改变。

    想要突破禁锢实在不易,人最难改变的不是环境,而是思想,思想决定着一个时代的走向和潮流。

    羽国,一个古老的国家属于华夏族的分支,逐渐的与后来的汉民族逐渐的远去。

    如今,背靠这大宋帝国。只有不断的进贡,才能维持国家的平稳。向大宋称臣,在一个强大帝国的庇护下,得以苟延残喘。

    牛羊,银子和农产品,这个国家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

    大宋,这个新崛起的王朝,在发展了近一百年后,逐渐发展出灿烂的文化,增长迅速的经济...

    大宋天子的脚下,是一派繁华的景象。在数千里外的羽国,却是不同的世界,身份低贱的农民获得人身自由都是一种奢望。

    与石磊相比梅笑寒的身份高贵了数倍,两种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人生轨迹。

    梅笑寒道:“既然你也来自未来,我们之间或许有一些共同点。”

    “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计划。”

    石磊道:“我是被迫选择的,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虫洞,我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

    “被迫!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从穿越以来,这个被梅笑寒取名为石磊的人,每天就像失魂落魄的野兽,一刻也无法停歇下来。

    因为身份低微,所能做的事情很少很少。

    “人家穿越以后,不是成为王爷就是成为哪家的大公子,而我却成了一个农奴,身份低微的农奴。”

    石磊以一种游戏人生的口吻道:“不成功便成仁,穿越以后我的人生已然成为了一种游戏,既然如此,还不如玩的大一点。”

    “你打算怎么玩这个游戏?”

    梅笑寒道:“你很幸运,遇到了我,同时这也是我的幸运。”

    从捡到葫芦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游戏已经开始了,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到这个游戏当中。

    有的人像一头狂奔的猎物,从未停下来过。

    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选择适应这个环境,或者改变这个环境。

    石磊道:“我愿追随公子,任凭调遣,我无法改变环境,但愿上天眷顾,能够抓住机会。”

    梅笑寒几乎与石磊异口同声,说出了那句:逆天改命!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