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四十九章 地王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九章 地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某种古老的预言,总之突然发生了谁也不愿看到的事情,同时也是谁也不愿接受的事情。

    天火还在燃烧,无声无息,孤独而又耀眼。

    天空中那道火影越燃越烈,整个天际都被点燃了。

    若是把这道火影当作是一种景观,一种美丽的奇观,这绝对是一种神奇而又梦幻的体验,这绝对是一种难得的奇观。

    若是这只是一种纯粹的景观,无需去考虑其它的因素,这绝对值得好好的欣赏,然而却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所发生的景观,却不仅仅只是让人体验到它是如何的绚丽的,更可怖的是它所带来的灾难性足以毁灭所有!

    大地被无情的撕裂开来,山川变了模样,山脉变得扭曲不成形,整个世界发生了改变。

    锵锵...叮叮当当...

    梅笑寒手中的“弥陀生死轮”掉落到了地上,胡乱的想着。

    梅笑寒的被埋入到了尘土之中,整个身体被完全的掩埋。

    巨大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身体,令他不能有任何的挣扎。

    漫天的红灰色,现在已经少有了呐喊声。

    大地被撕裂的巨响掩盖了芸芸众生的求救和呐喊声。

    此刻,人的力量是那样的渺小!

    “弥陀生死轮”快速的转动了起来,迎着风,孤寂的拍打着地上的泥土,像一个快速转动的螺旋桨。

    时间变得不那么的重要,因为一切都静止住了。

    梅笑寒的身体被完全的吞噬了,他甚至没有来的急思考,更谈不上害怕。

    一道裂缝突然出现了,且越变越大,又将深埋在地下的生灵翻出,梅笑寒感觉嘴巴里塞满了东西,整个人像一个烧饼一样被翻了一个面。

    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得他把嘴巴里的泥土和鲜血一道吐了出来。

    风停了,地表也不再有激烈的动静,四周狼藉一片。

    整个摩崖谷被夷为了平地,所有的人在最后一次裂变中又被抛出地表。

    尘埃飞飞扬杨,风席卷着这个如地狱般的世界。

    “我...还活着!”

    梅笑寒双手撑着地表,想要站起来,却觉得有一股千斤重的力量压迫着他,使得他不能动弹。

    “啪!”

    “是...是谁?”梅笑寒有了一丝意识。

    “哈哈...哈哈哈!”

    一个声音诡异的大笑,划破了苍穹,震动的大地开始颤抖起来。

    “把他给我抓起来!”

    梅笑寒只觉得眼前迷迷糊糊的,并不能看的清楚。

    “你究竟是谁?”

    梅笑寒想要说话,却只有微弱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两个身穿重甲的兵士上前,将梅笑寒五花大绑的扣押了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什么地方?”

    两个兵士一边押着梅笑寒,一边推着他继续往前面走。

    “快走!别废话!”

    “啪!”

    一根鞭子抽打在梅笑寒的背部,瞬间皮开肉绽,梅笑寒一口脓血喷了出来。

    这一鞭子下来,反倒是把梅笑寒打的有了精神了。

    梅笑寒上下摸索着,找他的那把m1911手枪,指尖触及到以后旋即拔出了m1911一阵的乱射。

    砰砰砰!

    三颗子弹从两个兵士的身体里面飞出,两个兵士安然无恙。

    “见鬼!”

    “难道我是在做梦?”

    “砰!”

    梅笑寒又开了一枪,这一枪击中了那领头的脑袋,子弹从他的脑袋的另一边飞了出来!

    “敢袭击长官!罪加一等!”

    “你们究竟是谁!怎么打不死!”

    四周一片的浑浊,满世界的灰尘,隐隐约约间出现了一道门。那铁链勾到了梅笑寒的脖子上面,强拖着他往前面走。

    一扇半虚半掩的门上面“虚弥世界”四个字若现若隐。

    “这是什么地方?”

    两个身着怪服的长袍青年把梅笑寒拖到了大殿之下。

    “大胆死囚!传你来,为何拖拖拉拉!”

    梅笑寒抬头一看,那大殿之上却是一个判官,不由得大惊道:“莫非我已经死了?”

    “人个有命,富贵在天!”

    判官道:“此乃是虚弥世界!你且看清楚!”

    梅笑寒道:“恕我直言,我并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判官从那座椅上站了起来,走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待我细细查看!”

    “我叫梅笑寒!摩崖谷的主公!...你们这样的待客之道怕是不妥吧!”

    判官细查薄子后,脸色大变道:“抱歉!原来是梅主公,得罪得醉!”

    “来人,快快给梅将军松绑!”

    两个兵士上的前来俯首叩头,解下了梅笑寒身上的枷锁,道:“误会!实在是误会!”

    梅笑寒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拱手道:“烦请说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判官道:“在下乃是云川地王!掌管云川八县亡灵,梅将军才是真王,如今假的见到了真的,如此冒犯,实在是在下的不是!”

    “你是鬼?”梅笑寒道。

    “在下是云川通判,亡于大中祥符三年!”

    “这么说来,我也已经死了?”梅笑寒冷冷的问道。

    云川通判道:“嘿嘿!梅将军是明白人…”

    “我并不明白!此刻我的后背还在隐隐作痛,这一鞭子打的够狠的啊!”

    通判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相信梅将军一定明白这句话!”

    此话从鬼的嘴巴里面说出来,让梅笑寒觉得后背一阵一阵的发麻。

    “怎么?鬼也缺钱花?”

    通判附耳在梅笑寒耳边道:“吾...听闻梅将军颇有家资,故此做下如此大造化!只想与将军做下一笔交易!”

    “你真是鬼胆包天啊!”

    通判摇头道:“云川八县,地上乱局如麻,谁生谁死,全凭我一句话,何况云川八县究竟是谁的天下,现在还不好说啊!”

    “判官你这这是话里有话啊!”

    哈哈哈...

    “梅将军果然是聪明人啊!一点就通!”

    “难道你就打算这样站着和我聊天吗?”梅笑寒道。

    通判大笑道:“看来,梅将军是愿意和我做交易了?”

    梅笑寒道:“那我要看你开的条件如何了,若是能吸引我,也是可以考虑的!”

    随后,通判把梅笑寒请入了内院。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一张石凳前,通判道:“人间有佳酿,我这虚弥世界的酒也是不错的!”

    “我倒是要品尝一下你这鬼酿的味道!

    一人一鬼在一张石凳上坐着,一边饮酒一边交谈,究竟说的谈论的是什么,且看下回。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