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九章 大雾山遇隐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九章 大雾山遇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

    百花盛开,二月春,大雾山翠绿叠嶂。

    自阳城军进驻莫村以来,便封锁了进入大雾山的通道。这座海拔三千多米的大雾山是整个云川州最高的山峰。

    休整了整整一个冬季,也压抑了整整一个冬季,时间又迈向了新的一年…

    阳家军驻守在莫村几个月了,个个好吃好喝的养着。原本的流民和体质羸弱的山野村民,一个个也都变得膘肥马壮。

    对于这支阳城军如何进行训练成了很大的问题,春意盎然的景色也令梅笑寒不悦的心情稍微的舒缓了一些。

    站在一处林子中,梅笑寒远眺着远方的群山,雾气也丝毫的不存在了。被风一吹,便散的无踪无影。

    自唐末乱以来,为了避战乱,不少人便隐遁于此山。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落魄的士族以及修道问真的弟子有不少都隐匿于此。

    每年也只有在春季的几天,大雾山才会见得真容。而隐匿于此的人,会难得的会出山来一趟,去采购一些生活必须品,如生活所需要,且必不可少的盐。

    “今日天气甚好,我想去大雾山走走。”梅笑寒突然提出要去大雾山走走。

    唐宋明道:“梅当家打算带谁去?”

    “一起去吧!如此大好的天气!”

    梅笑寒环视了众人一圈后笑道:“我就想自己去走一走!谁也不带。”

    “不行…这太危险了,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与以往,万一…”石虎回道。

    梅笑寒不说话,来回踱着步,看着远方的大雾山,想起了曾经想要丈步天涯的梦想,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已经成为了过去了。

    “你们谁也不要说了,我就想一个人去走一走,谁也不带。谁也别跟着我”梅笑寒的态度很坚决。

    梅笑寒前脚走,雨童便后脚跟着,寸步不离。梅笑寒并没有说什么,早已料到如此。自凤羽城跟随以来,雨童从来都是寸步不离。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山脚开始往上攀爬,一路无言。

    走到一半路,梅笑寒开口道:“雨童,你认为如今军中谁能堪阳城军主帅大任!”

    雨童闻言,吓得跪倒在地颤颤巍巍道:“雨童不知,雨童只惟主人是从,无有二心。”

    “哼!…漂亮话!客套话!真是扫兴!”

    “你还是给我起来吧!小小年纪,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客套话!”

    一阵风袭来,忽闻得有声音传来,细听是“功名富贵,总是浮云;战事胜败,皆为气运。曾见万古以来,江山有何常主,富贵有何定数?转眼异形,瞬息即逝耳。”

    这话听的梅笑寒有些糊里糊涂,便四处寻道:“何人,是何方隐士,可否出来与我一见!”

    哈哈哈...哈哈哈….

    …………

    ………….

    ………

    一阵大笑过后,一个拄着木杖的青面老人从林子内走出。

    梅笑寒见状拱手道:“前辈,有理了!不小心,打扰了前辈,还望多多包涵。”

    老人笑了笑道:“将军太客气了,实在是不敢当啊!我等不过是山野之徒,身份低微,实在是受不起。”

    梅笑寒,笑了笑道:“我并非是什么将军,只是刚才听闻前辈所诵之诗,却有一种深藏大智慧之感悟,只可惜晚辈天生的愚钝,却实在是领悟不了,还望前辈能有所开悟!”

    雨童瞪着老人道:“哪里来的妖道,在这里故弄玄虚,怕是在这空山之上呆不住了吧,想要讹路人的银子,故此才在这神神叨叨的!”

    “看招!”话音刚落,雨童便高高跃起,到了老人身后。

    拔剑便刺,手起剑出,只看到一道光影,却并未见到人影。

    “咻!”

    一剑击出,老人纹丝不动,剑分明击中,却刺在了树上。

    雨童一头雾水,满脸尴尬,嘴里却骂道:“果不其然,真是是个妖道!”

    “哈哈哈…”

    老人微微笑道:“小兄弟,不知这位是…倒是心直口快啊!”

    梅笑寒道:“这是我的侍从,小地方之人,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山外青山楼外楼!还望前辈不要与他计较,今日见了高人,实在是我晚辈之幸啊!”

    梅笑寒无奈的看了看雨童,连连的摇头。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为何会隐居于这大雾山之上呢?”

    “我乃是晋朝(五代后晋)的一位将军。奉旨去征伐吐蕃,后我被围困,打了败仗,便独骑逃入山林之中。”

    “原来如此,如今已经是宋朝的天下了,前辈为何还不肯下山呢?莫非是耿耿于怀?”

    老人道,自我入山林之后,总在进退踌躇,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胡僧,他便引我去东华先生庄上,我喝了麻姑仙酒,吃了胡麻。那实在是人间难遇啊!

    东华先生于是便对我说:“功名富贵,总是浮云;战事胜败,皆为气运。曾见万古以来,江山有何常主,富贵有何定数?转眼异形,瞬息即逝耳。将军何必苦恋功名,劳思俗虑?”

    闻听这番言语,老人便顿释虎豹之雄心,化为鸾鹤之恬念,即拜老翁为师。东华先生以长生秘要,金丹火诀,青龙剑法授之。

    “如今我已看破红尘,出家学道。不愿在遁入红尘啊!更不管不问那世间的纷扰啊!”

    梅笑寒道:“前辈有如此的顿悟实在是难得啊!但晚辈实在是不知道前辈为何我为将军呢?”

    老人笑道:“你的阳城军威名在外,如今兵围莫村,这大雾山上的诸多修道之人怕是不敢下山了啊!难道你的气派还不足以与将军相媲美吗?”

    修道之人也食五谷杂粮,这大雾山一年不见雾气也就三天时间,现如今正是此时期。大雾山上修道之人见到山下驻守了千人的大军,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下山。

    梅笑寒道:“我与民秋毫无犯,不会为难这些修道之人的,若是有为非作歹之徒,另当别论。”

    老人道:“今日我与将军相谈甚欢,斗胆请将军移步“摩崖谷“一叙。”

    “如此大好春光,将军莫荒废了啊!”

    “摩崖谷?”梅花笑寒疑道。

    摩崖谷乃是聚才之地,自汉末以来,便有各地人才聚集于此,后越聚越多,其多者多为道教信徒。

    隐于此众,多为待价而沽者,也有等待贤明之君者。

    小小一个摩崖谷,却卧虎藏龙,难以言复其玄妙。

    梅笑寒大喜,军中正缺人才,想要在摩崖谷寻到将才,更想领略摩崖谷之玄奇!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