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七章 抄家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七章 抄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莫府上下,死一般的寂静,两个丫鬟已经吓晕过去。府内弥漫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气氛。

    风拍打着地面,卷起了沙土。落叶再也没有,唯有树干在啪啪的乱摆。

    林昊长枪上面的鲜血被风吹凉了,顺着淌下来。

    这个可怜的家丁再也没有力气发出声音,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鸡蛋大小的金黄玩意,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家丁手里的金疙瘩滚在地上,被鲜血染红了一半。

    别人没见过这玩意,梅笑寒可清楚这是什么。

    “土豆!”

    看到那染红了一半的土豆,梅笑寒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几乎要吐出来。

    “狗子难道出事了?”

    “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土豆?”

    林昊看了看地上的土豆道:“这不是土豆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啊!”

    梅笑寒道:“土豆是不奇怪,奇怪的是土豆居然在大宋朝出现,这就奇怪了!”

    “这…我还是不明白啊!”

    “大宋还没有土豆!对!还没有!”

    莫府的一个家丁身上出现的这个土豆令梅笑寒疑惑不解,他甚至怀疑狗子和镜子已经有了危险,因为土豆只有饶州才有,也是大宋唯一一个有可能有土豆的地方。这还是他自己带去的。

    与饶州相距一千多公里的阳城,出现了土豆,这实在是诡异的很。

    思考再三,梅笑寒下令把莫府封了,一个一个的房间搜查,最终居然搜出了三大箩筐的土豆。莫万两从地窖里面被拖了出来时还在死死的抱着土豆不放。

    莫万两被拖到了院子里,被林昊狠狠的在大腿扎了三个窟窿眼,又被止住了血,在地上哀嚎了一阵。

    “现在开始,我们主人每问你一句话,你都要老实回到,一句有假,便扎你一个窟窿眼!”

    身材臃肿的莫万两像一个煤球一样在地上打着滚,苦苦哀嚎道:“军爷爷只要放过小的,小的什么都愿意配合啊!”

    林昊诡异一笑,一把长枪直直的插入莫万两的手背,死死的钉入了泥土之中,道:“如此,便好!”

    此刻,莫万两真的像一个煤球一般蜷缩着,声音微弱到了极点。一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普通人通常会表现的异常的“坚强”,这种坚强是求生的**。

    为了生存,他会把所有的一切都置之度外,唯独生命除外。只要你让他活着,哪怕让他吃掉自己的屎尿都不再话下。

    莫万两被钉在了地上,没有咆哮也没有像疯狗一样狂吠,安静的等待着“审判”,坏事做尽,如今阎王爷找上门来,这就是命!

    雨童搬来了一张椅子,扶着梅笑寒坐下了。梅笑寒抖了抖衣服,稳稳的坐了下来,发现这椅子是全银子打造的,屁股坐上去冰凉冰凉的。

    双手摸在椅子两边扶手上面更是滑溜溜的厉害,这椅子坐着不但凉,而且硬,看起来富贵却难以享受,也不知道这莫万两平日里是怎么消受的。

    用纯银打造一张椅子,可见莫万两的家底之雄厚,光是这一张椅子就值好几千两银子。

    如此大的排场,梅笑寒难以估算出这莫万两到底会有多少的家财!

    “你叫什么名字?”

    梅笑寒开始了套路的问话。

    “小的…莫万两!”

    “胡说,你不是叫莫千两吗?怎么改名字了?”

    ”这…这…因为小的觉得千两不够大气,所以便改名叫了万两。”

    “万两!看来你家财万贯啊!”梅笑寒笑了笑道。

    “只要放过小的,小的愿意万两相赠啊!”莫万两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哀求。

    梅笑寒起了身,松了送筋骨道:“这椅子坐着真不舒服,我不是很喜欢。”

    莫万两在地上跟着梅笑寒的走动转着圈,像一个圆规一样在动,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梅笑寒突然一脚飞踢,重重的踢在莫万两的下颚,几乎把莫万两整个人都要抬起来了。那杆插入莫万两手背的长枪也被硬生生的拉出了几公分,莫万两的手背此刻像一团烂肉一般。

    “啊!…”

    莫万两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吼。

    “你这是在打发乞丐吗?”

    梅笑寒把手里那个染满了鲜血的土豆握的紧紧的。

    莫万两从嘴巴里喷射出一口脓血,晕死过去。

    “狗子、镜子,不知道你在饶州是否还好,我好想你啊!“梅笑寒看着土豆泪眼婆娑。

    此时,石虎已经带着人把莫府上下,里里外外都搜了好几遍,抬出了十几箱的银子。

    “水…把莫万两给我泼醒来!我还要审问!“

    “无关人员,只要肯交待莫万两罪行的人,皆可放过一条生路!“

    一桶冷水泼向莫万两以后,莫万两像一条鱼一样的抖动起来,水很快便结成了冰块,莫万两像一条蜷缩着的冻鱼,撒上盐,都能腌起来了。

    “把他拖到房间里来,别让他冻死了!“

    “算了,先养几天,我怕这胖子经不起折腾就死了!“梅笑寒马上又改变了主意。

    此刻,梅笑寒最关系的是土豆的来历,这关系到狗子和镜子的命运。甚至对了解到饶州目前的状况是最好的途径,若是饶州没有大事发生,梅笑寒只需在阳城好好的发展壮大队伍便可。

    若是饶州有大事情发生,那便要一心顾两地,毕竟在饶州还有一份产业,更重要的是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饶州,包括狗子的真实身份以及那个同样名为梅笑寒的少年的身份!

    乱啊!梅笑寒越发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发生这么多是事情,令得梅笑寒不得不快速成长起来,也不得不变得果断。哪怕是做错了事情。

    而梅笑寒也越来越觉得孤独,太多的话想说,而不能说,也不敢说,害怕说错了什么。

    刘关张打天下,靠的是忠肝义胆和神机妙算的诸葛亮。而梅笑寒此刻,身边唯一放心的人只有“雨童”。

    任何的一个时代,哪怕是在冷兵器时代。一个有才华的人总是会得到青睐的,哪怕被深深的掩埋入土丘,也会有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选择默默无闻,还是不放弃任何的一次可以施展才华的机会,这关系到一个人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所能绽放出来多大的光彩。

    历史的刀光剑影,最终会淹没在那条历史长河之中。而有些鲜活的面孔,和创造出伟大的业绩的人却总能成为那涛涛大河中绚丽的浪花。

    浪花虽小,却能绽放出一段绚丽的篇章…

    历史总能记住那些,不甘于现状,勇于改变和推翻旧的思维和环境的人。

    时代,等待着被改变,而路,却只在脚下…

    梅笑寒望着远处连绵起伏望不到边际的群山,想起了一望无垠的大漠,听到了金戈铁马之声,更看到了远方那落日余晖却耀眼如火的夕阳…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