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章 逍遥魂曲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逍遥魂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门被打开时,英雄荣归!

    五个背着“农药”箱子的少年在等待着大队伍对他们的迎接。

    “哈哈哈...小伙子,不错啊!可真有你的,能想出“打农药”这样的计谋出来,以后这大军师的位置我看就非你莫属了。”

    所有的人都对这个英雄少年投来了艳羡的目光,能得到梅笑寒这么高评价的,这还是第一次,更重要的是,梅笑寒的帐下又多了一员大将。

    现在的时代不再是21世纪,而是强者为王的大宋王朝,每个人都需要抱大腿,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这次的功劳太大了,给你什么样的奖励都是不为过的。”

    “我叫唐宋明。”

    “为什么不叫唐宋元呢?”一个胖子捂嘴笑。

    唐宋明看了看大家说:“虽然现在凤羽城整个城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但是毕竟气雾剂的药效只有三个小时。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控制住城内的人,控制住所有的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全城的人都关起来!”

    “然后一个个的拷打审问...得到我们所想要的情报,和对我们有利的信息。”

    旋即,队伍所有的人列队为三个方队,列队进入到城内。

    进入备战状态,每个方队都增设了一个临时指挥长。

    石虎、林昊、唐宋明正式进入到了高层一线。

    空降的三位临时指挥长,对于梅笑寒的这个任命心知肚明,这是给予他们立功的机会,同时也是为了拉拢人才,为梅笑所用,真的做到忠于梅笑寒。

    三个方队,一个负责清点人数,一个负责安全保卫,另一个方队把清点后的人都分配关押,等待着他们醒来。

    老人、妇女和孩子被分开关押,等待查明身份才能释放。

    最难分辨身份的是凤羽兵和火族部兵,这需要等待他们醒来。

    临时的审问室设在了凤羽城城衙内,刑具也一一都摆了出来。看到这些刑具,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梅笑寒的心里有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以往只在电视剧上看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要亲自使用这些刑具了。

    第一个醒过来的是一个壮汉,还有些迷迷糊糊,道:“该死的娘们,还不让我玩,城都破了,我玩你是给你面子。”

    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此等败类没跑了就是火族部的入侵者。林昊此时已经给他来了酸爽的一鞭,这一鞭下去,这壮汉身上的肉都开始抖动起来,就像跳舞一样在震动。这时,壮汉彻底醒来了。

    一鞭子下去,看壮汉还再骂骂咧咧,林昊又给他来了一鞭子,打的壮汉到处乱跳,因为双手被铁链锁着,故此又被硬生生的拉拽了回来。

    或许做梦也想不到,得罪了哪路的神仙,遭到这样的惩罚。

    壮汉的嘴唇抖动个不停,上下已经不能碰到一起了,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完全的不像电视剧上的那种好汉那样,高喊:“爽!再给你爷爷挠挠痒!”估计只想磕头求饶了。

    从壮汉微弱的嘴巴里,林昊听到了“火族部”三个字,看来,把凤羽城包围的就是火族部,消息准确了。

    通过清点,共有火族部三百人,将领六人。

    “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此等丧尽天良的行为,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全部砍头吧!

    “你说的是全部?不是一部分,或者一两百个?砍一二十个以儆效尤就可以了,有必要全部砍头吗?”

    刚刚苏醒过来的郭孝便开始上窜下跳,指着一排排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火族部众人,眼珠子爆红。

    “这也太狠毒了吧!全部砍头啊!这可是三百个脑袋啊!”

    郭孝举起了砍刀,此刻却又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武士,没到一分钟便如砍瓜切菜的斩下了数十个脑袋。

    “哈哈哈...痛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总算报仇了!”

    此刻,在场的无一不感觉到四周弥漫着一股气息,这股气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在冷兵器时代,杀戮给人的感觉却是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深刻。

    郭孝把砍刀递给了梅笑寒,道:“给你!这些俘虏都是你的,他们的命运都交给你处置。”

    当自己身边的人脑袋一个接着一个的被砍掉,无法想象排在后面的俘虏此刻他们的心情如何,平静的等待死亡还是绝望!

    三百个俘虏像一只只小绵羊一样一排排的等待着命运对他们的惩罚,火族部,自诩沙洲大漠最强的存在,此刻,恐怕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梅笑寒放下了砍刀,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这样的方式太过血腥,就算是真的要全部杀死他们,也不能用这样残忍的方式。

    “怎么...你想放过他们?你以为他们会善罢甘休吗?这不可能的!”

    火族部族,血液里就有着天生的好战基因。他们崇拜强者,蔑视弱者,死在强者手里,他们虽有所胆怯,但是却败的服气。

    “既然他们非死不可,能不能有其他更为人道的方式呢?”

    梅笑寒还是以一个现代人的思维在思考着问题,这令得郭孝很是不解,他不明白这些人还有什么可怜之处,似乎马上就该被砍死。

    “让他们两两相互残杀,最后活着的那三个人就有生存的权利!那便是上天的安排!”

    “既然他们自诩为强者,王者,又蔑视弱者,那就让唯一的王者留下来吧!”

    说话的是凤羽城城主的小儿子,十二岁的“木青阳”。他的父亲已经在火族部族攻进城来的时候被射杀而亡,此刻应该十分悲伤才是,却表现的十分的有威仪,也十分的庄重,更为可怕的是说着与年龄不符的话。

    凤羽城城破,全城百姓死伤十有**,此刻,城内血流成河,若不是那气雾剂的作用**了这些火族部族,恐怕此刻,凤羽城已经成为了火族部族的领地了。

    敌人或许并不会这么友好的善待你,而你却如此优柔寡断。该杀!一个不留!这是一个王者的气魄和做大事的胸怀!

    少年的神情风轻云淡,似乎年纪轻轻早已经经历过许多许多。或许一个人的成熟与成长真的与年龄毫无关系,有时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就足够这一辈子铭记了,而有些人活到老也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波澜,又如何能成长。

    杀戮!胜出!强者!只有赢得胜利才有话语权,也只有赢得胜利才能获得尊严!

    火族部族的相互厮杀还在继续,在面对死亡与生存的抉择面前,每一个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出选择。

    天空飘起了灰蒙蒙的细雨,这是梅笑寒他们进入到大漠以来遇到的第一场雨,不可不说这场雨是个奇迹,因为整个沙洲大漠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下过雨了。

    许多人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听说过的雨。

    雨!在华夏大地上很常见,可在沙洲大漠却被称之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雨的降临,是福兆的象征,是神灵的召唤,而上一场雨的降临还要回溯到三十年前...

    天气实在是诡异的很,若说是下一点濛濛细雨,在这一望无垠的大漠之上,这已经是神奇的存在了。

    而此刻,黑云压城,一场特大暴雨就要落下。

    凤羽城的百姓纷纷跪地,虔诚的磕头,感谢给他们带来好运的神灵。

    实际上,凤羽城的疆域远远的超过了二十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五万,并非是一万。

    通过勘测,最终确定了凤羽城的疆域面积在三十平方公里左右,共有三块绿洲、二个面积在一平方公里左右的湖泊以及数十个几百平方米的小型湖泊。

    这个建立在沙洲沙漠上的神奇小城,存在已经有五百多年了,无数的窥视者和侵略者都被一次又一次的击退,如今凤羽城又一次在危难之中,化险为夷。

    暴雨肆无忌惮的袭来,令得凤羽城满城风雨,干涸的沙地被雨水滋润了,枯树有了生机,信河也开始慢慢的上涨着水位,所有的能量都开始在增长。

    水,就是生命。

    木青阳下令凤羽城百姓腾出凤羽以南十平方公里土地,此刻这十平方公里最肥沃的土地被划入了梅笑寒的帐下,这是他得到的最重要的一笔财富。

    这里虽然的沙漠腹地,却有生命的奇迹,这块土地绝对称得上神奇。

    现在终于不用住帐篷了,队伍可以好好的修养,也可以美美的饱餐一顿了。

    有些居民不愿意离开,甘愿成为梅笑寒的子民,对这个从天而降的神灵又跪又拜,恳求上苍让他留下,永保他们的后代平安。

    侵略者火族部族,相互厮杀,只剩下了三人,他们是强者,是幸存者。

    就算他们能够活着回到火族部族大本营,他们也难以活命,屠杀自己部族之人,会被五马分尸。

    胜王败寇,他们愿意为凤羽城效力,转投新主。

    当一扇木门被推开以后,梅笑寒看到了一张宽大的木床,这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

    快一个月了,没有一天好好的睡过一次觉,现在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服侍的两位丫鬟跪在床的左右,穿着透明可见的纱衣,发育丰满的身体和诱人的体态看起来让人很是舒服。

    两个丫鬟给梅笑寒洗簌宽衣,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依旧跪在床的左右,等待着随时的使唤。

    队伍的其他成员也都一一的安顿在各个老百姓的家里,由各个人家负责生活起居。

    雨已经停了下来,只有呼啸着的风呼呼的刮着,沙沙沙的拍打着窗台。

    “你们可以走了,我想好好的睡一觉,不要打扰我睡觉。”

    闭上了眼睛,梅笑寒觉得很疲惫,太累了!计划似乎总是赶不上变化来的快,这样下去何时才能到饶州,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狗子和镜子现在会在干什么,说是走三五天,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几千斤土豆现在怎么样了,钱庄的生意是不是还在正常的运转...

    葫芦,假如那个小葫芦没有被梅笑寒发现。或许,现在梅笑寒的命运不会是这样,但是却还是逃脱不了一个小人物在为了理想而苦苦挣扎的宿命。

    选择,并没有对错,也没有评判的标准!

    门‘吱呀’一声被吹开了,风来的太大,还夹杂着黄沙,丫鬟起身便去关门,却从门外飘进来一个黑影,吓得二个丫鬟当场就晕了过去。

    黑影飘飘摇摇到了梅笑寒的床边,立在那里便不再动弹了,梅笑寒如入梦魇,不能睁开眼睛,神情思绪却还清醒。

    “是谁来了,怎么不说话!”

    “深夜前来打搅公子睡觉,实在是抱歉。”

    我是幽兰城城主,我叫李元丰,我族被火族被所灭,可怜我那孩儿也被杀害,阴魂不散。

    “火族部,一日不除,沙洲大漠便一日不得安宁,还望神人能助我复族,我李家世世代代不忘神人之恩,并尊神人为我族之神灵图腾,世世代代为之为信仰。”

    “数日前,一个吹笛少年,骑着一匹马,不知神人是否见过?”

    梅笑寒,道:“好像梦中见过,只是不敢确认!”

    “那便是我那苦命的玄儿啊!年纪轻轻便被火族部所杀,实在是可怜啊!”

    冷汗顺着梅笑寒的脸颊淌了下来,满头已是汗珠,却觉得入梦更深了,前方蒙朦胧胧一片,不知是何物。

    笛曲响起,令得四周烟雾上下翻腾,不是闻歌起舞,而是闻曲翻腾。

    “这什么曲子?为何如此的凄凉?听的我有些悲伤啊!”

    少年骑马,横笛奏曲,显得倒是淡然自若,不像是有什么哀怨。

    然而所奏之曲却令人听后一阵又一阵的发麻!所有的忧愁和烦恼却竟都在了曲中。

    表面风平浪静,却暗藏中波涛汹涌,此曲真是神曲!

    不知此曲是何名,又是何人做作之曲,初听之时,以为普普通通,再听时,却感觉平淡恬静,入迷之后却发现深入精神,令人迷迷糊糊,好像睡觉却又带着一丝又一丝的悲凉。

    此曲乃是“逍遥魂曲!”又称为“大漠悠悲歌!”

    行进了数公里,梅笑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荒地之上,疑惑不解。明明是在睡觉,为何又到了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雨又噼里啪啦的拍打下来,漫天黄沙被风卷起乱拍乱舞,而梅笑寒身上却丝毫不占一丁点雨点。

    “莫不是我在做梦?”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一个梦,而有人却把现实误认为是梦,把梦当作为现实,于是乎,真真假假便再也难以辨别清楚。

    失去了的东西,找不回了,拥有的东西,又在不断的失去,想要抓住,却又溜走的更快!而梦却时而的重现,令得人分辨不清。

    “我究竟是在哪里?”

    “哄!”

    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穿破了云霄,劈打而来,重重的击在沙洲大漠之上,万丈烟尘弥漫其中,夹杂着黄沙与白骨,与那阴魂不散的大漠孤魂一道慢慢的消散开来...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