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五章 怪梦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怪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精神上的压力压力,让梅笑寒心烦意乱,整日大量的饮酒。对于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梅笑寒的调查却一直没有一点线索。

    虽说古人所酿酒度数不是很高,却也是经不住这样海饮的。

    六大碗酒下肚,梅笑寒醉意绵绵,现在有些飘飘然。

    恍恍惚惚间梅笑寒听到了一阵笛曲声,这笛声恍如天外来音。

    笛声逍遥而又令听者忧郁,梅笑寒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觉得乱哄哄的,他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风沙瑟瑟的吹着,凭直觉,梅笑寒察觉这是一片荒凉野地。

    “这是什么地方?”梅笑寒自言自语。

    被这风沙胡乱的吹着,梅笑寒有了些凉意。

    一步踏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脚印,沙子埋了到了脚踝。

    这是一片沙漠,看不到边际的沙漠。

    月夜下,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呼啸的风沙瑟瑟令得人心里异常的不舒服。

    前方突然一匹枣红色大马,系着马脖子和马腿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乱响。

    好奇心驱使着梅笑寒加快了步伐,想要看个究竟。

    “哄...”

    浑厚而又有穿透力的一声天外来音回荡在荒野之地,掀起了阵阵的回音,恍如佛音。

    那枣红色大马不知是受到了惊吓还是听到了召唤,踏踏踏的从远方朝梅笑寒这边的方向跑来,月色之下,恍如飘逸的影子。

    只是那笛声是从何处而来,梅笑寒疑惑不解。

    快到梅笑寒跟前时,枣红色大马嗷的一声停住了。

    此刻,酒已经化作了汗,顺着大腿和双臂流了下去,梅笑寒清醒了大半。

    枣红色大马跪地而伏,似乎在暗示梅笑寒上马,见梅笑寒迟迟不肯上马,枣红色大马又嗷嗷的叫了一声。

    梅笑寒半醉半梦的跨上了这枣红色大马,双腿无意的一蹬,这枣红色大马便踏踏踏的加速疾驰而去。

    行进了数十里,枣红色大马慢了下来。

    前方出现了一座类似于道观的建筑,梅笑寒隐约中看到那道观木匾上写着“梦界”二字。

    下了马,梅笑寒不再管那枣红色大马,独自一个进了观。

    推开了那扇木门,吱呀...观内的一道亮光刺的梅笑寒睁不开眼睛。

    一个老者孤独的在扫着地,沙...沙...沙。

    “老师傅,这是什么地方?”

    “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你总算是来了。”

    “这是梦界,你小时候不是最爱来这里吗?”

    听罢,梅笑寒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不知为何这老者说什么生前这样的话。

    老者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却无一点表情。

    “寒儿...”

    老者嘴角丝毫未动,却从腹中发出声音来。

    梅笑寒一时竟然有些泪眼婆娑,踉踉跄跄的走上前去,老者却如一道黑影消失不见。

    揉了揉眼睛,想看个仔细,却再也不见任何的影子。

    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片竹林。那竹子颜色却都是紫色的,根根竹子都粗壮如碗口一般。

    那竹子下面有一凸起的小丘,梅笑寒走上前去,拂去上面的杂草,发现竟然是一座坟墓,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靠!活见了鬼了!”

    咬了咬牙,梅笑寒拂去了墓碑上的灰尘,细细辨认。见那墓碑之上写着“梦界梅笑寒之墓”。

    梅笑寒顿时双眼爆红,一口鲜血喷射出来,血溅落在了那墓碑之上。

    虽然说有同名同姓者并不足为奇,无论是古代还是今时,这都是一样的。可是亲眼看到与自己同名同姓人的墓碑这足以让一个人的精神出现错乱,甚至是精神崩溃。

    顶住要崩溃的内心,梅笑寒细看生卒年。

    昏暗月色下,上面一排小字写道,“生与大宋大中祥符元年,卒于大宋天圣二年。”

    天圣二年,这正好是梅笑寒莫名其妙来到大宋的时间。

    “难道这个人才是狗子口中的那个主人吗?”

    梅笑寒倒吸一口凉气,此刻内心无比凌乱。

    若是自己真的穿越而来的,那么这个时空真正的梅笑寒去了哪里呢?若是真的死了,又立了墓碑,那么狗子为什么不怀疑自己不是原来的哪个梅笑寒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梅笑寒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想要往回走。

    转到来时的地方,却不见了枣红色大马,便四处寻摸,寻了一圈依旧不见枣红色大马影子。

    梅笑寒不解摇头,转身便要走,却见一个少年立在自己的面前,仔细一看,这少年却与自己颇有几分神似。

    未等梅笑寒开口,少年先开了口,道:“你不用害怕我,想必你不会害怕自己吧?”

    少年的问话,前后矛盾,令得梅笑寒错愕不已。

    “世人都害怕鬼,实际上人才是最可怕的,一个人心里有了魔和鬼的画面,这才比什么都可怕,你说对吗?”

    “没做亏心事的人,是不会怕鬼的。”

    少年手里握着笛子,正是梅笑寒在竹林里看到的那种紫色竹子。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呢?你是人还是鬼?”

    梅笑寒还在四处寻摸着那匹枣红色大马,他想尽快离开这里。

    雨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淅淅沥沥的,令得梅笑寒有了些寒意,梅笑寒紧紧的蜷缩着。

    “这天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啊!”

    “那匹枣红色大马去哪里了,刚才都还在这里,怎么现在我找不到他了呢?”

    “失去了东西怎么找的回来呢?”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梅笑寒蜷缩着脑袋,想要把脑袋埋进衣服里,使劲的拉拽着衣服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一句话也不明白。”

    月色下,少年摇了摇头,望向了远方。

    “远方很遥远,在你不知道远方有什么的时候,你是否敢舍弃一切,为了所谓的梦想而前行呢?”

    少年的问话,令梅笑寒不知如何作答。

    梅笑寒道:“你确定,像我这么悲催的人生真的和戏一样吗?

    这话不知道是在问少年,还是在问自己。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变成了雪。

    起初只有星星点点,旋即便如鹅毛一般大小,劈天盖地的落下来,没多久便盖住了整个世界。

    而眼前的那个少年,在雨中也越来越迷糊,就像一阵烟雨一样被吹散了...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