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一章 狗子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狗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大多数的时候,梅笑寒自认为自己的人生比戏还要的悲催一些。

    十岁那年,加入了县足球队,却成为了唯一一个被劝退的学生。

    组委会给出的理由只有五个字—“不适合踢球”。

    十三岁那年,开始学习画画,学了三个月却连一条直线也画不直。画室无奈的付出了高达五倍的违约金把他劝退了,只因承诺包学包会,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云云。

    十四岁,因严重的影响到学校的升学率而被所在的中学委婉的介绍到一所乡村学校去。

    痛苦的熬过了中学时代,终于在一个秋风爽朗的傍晚,梅笑寒有了一个决定:

    “丈步天涯,做一个侠客。”

    然而这样的念头却被秋风无情的给吹散了。

    分别的那晚,与几个朋友相聚之后,梅笑寒异常的失落。

    秋风瑟瑟,梅笑寒却披着单衣,在一处隆起的山包上坐着。

    “众人皆醒,吾独醉。”

    少年不知愁滋味,却又难言为何愁...

    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不知在看什么,前方无论是什么,总是吸引人的,因为神秘所以好奇,因为遥远所以向往,远方总是令得年少的心充满热血。

    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而又乏味...

    学生时代就像是一场梦,一场懵懵懂懂的梦。

    一阵窸窸窣窣声从梅笑寒的背后传来,把有些醉意绵绵的梅笑寒惊醒了。

    夜色之下,四周荒凉又寂静。

    寻摸着夜色,梅笑寒猫着腰,一步一步的往前面挪动着木木的大腿,他的脚不时的还踢打着地面。月色朦胧,难以看清楚所有。此刻梅笑寒有点像失魂落魄的小野狗在寻食。

    一个凸起泛着光色的玩意在月色下宁静的躺着,此刻,没有谁比他更安静,天知道这鬼东西是什么!

    梅笑寒胡乱摸索着,用指尖碰了碰,两指夹起了那神秘之物。

    用手触摸后方知这是一个葫芦,拿着葫芦,月色下梅仔细端详。

    “原来你也是一个被世间丢弃之物!看来,你我也算同病相怜啊!”

    葫芦,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葫芦曾孤寂的卧在月色之下。若是没有人发现它,还不知道要呆在这里多久!

    谁又能知道它曾躺卧在这里有多少个年月。

    梅笑寒拿起了葫芦,无意识轻甩了一下,该与不该,总之异象出现了。

    一道绮丽之光突现,电影特效若是能达到它的千分之一,怕什么电影节的大奖都能拿下了。

    没有什么语言能来形容这束光是如何的绮丽,夜色之下它是王者归来的风采。

    四处虽依然一片寂静,却多了异象之光的烘托。

    世界在梅笑寒眼前消失,梅笑寒也在这个世界消失。

    ...

    时间过去了多久,并未可知。

    一个少年出现在梅笑寒的眼前,笑得却是甜美。

    揉了揉迷蒙之眼,昏睡的梅笑寒,发现四周一切都变得陌生。

    “这是什么鬼地方?”

    本能的反应令得这话脱口而出。

    梅笑寒不明白,捡了一个破葫芦,世界居然大变了样。

    少年穿着异服,看起来却还算干净利落,也算是文雅,与周遭的环境倒是有些吻合。

    “主人...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主人?开什么玩笑,这是什么时代,见人就叫主人?你...可千万别和我开玩笑!”

    双膝跪地,一双萌化的眼睛盯着床榻之上的梅笑寒,让其变得不自在。

    随着双眼所见的世界渐渐的明晰起来,梅笑寒看清楚了周遭的一切。

    古朴的装饰,典雅的点缀,木椅、木桌、木凳、连那大大的横梁也是一段大原木横在那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究竟是怎么会事!”梅笑寒惊讶到怀疑自己大脑已经损坏。

    “一加一等于二”

    梅笑寒看着自己的剪刀手发着呆。

    “主人!这是你的家啊!自己家怎么会不认识呢?这全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每一块砖头,每一寸土地,不都是你的吗?”

    少年的话让梅笑寒不解,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莫名其妙才是此刻的心声。

    “汪汪汪...”

    一条小白狗突兀的叫声**的回荡在屋子里,旋即从梅笑寒身边惊恐的飞了出去,连滚带爬的到了街上。

    “还有这旺财,也是你的。”

    梅笑寒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脑袋道:“你先闭嘴...让我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是什么环节出了什么问题了!”

    “难道这是在拍戏?”

    “我也没有当过群众演员啊?”

    “简直是莫名其妙啊!”

    思来想去,梅笑寒八成认定是在拍戏,除此之外,不知该如何解释。

    “哦哦...是呀!我当然知道了。”梅笑寒有些语无伦次。

    伸长了脖子往屋外面望了望,前脚走,少年后脚便跟着,几乎是寸步不离。

    “没看到摄像头啊?”

    “导演也不没见着?”

    “工作人员也没有?”

    梅笑寒有些抓狂起来,想到了后边跟着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梅笑寒猛的回头道。

    “主人...我叫狗子啊!这还是主人给我取的名字,怎么又忘记了呢?”

    听到狗子两个字,梅笑寒情不自禁笑了出来:“取这名的人这得是多么坑爹啊!”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街道中央,四周往来叫卖者皆是古人打扮。

    “哈哈...够下血本的啊,这群众演员请的,一个个秒杀小鲜肉啊!”

    听到梅笑寒说到小鲜肉时,狗子一张疑惑脸的望着梅笑寒。

    走了一圈,梅笑寒道:“小兄弟,你们剧组什么时候手工,这衣服也如此古怪,也不知哪个王八蛋给我偷偷换上的!”

    天色逐渐的变得灰暗,陆续的有商贩收了摊子打包准备离开,原本还算繁华的街道突然冷清了下来。

    “小兄弟看看几点了?”

    满脸疑惑的少年终于按捺不住,突然跪倒在地:“狗子莫非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惹恼了小主人,为何说些狗子难以理解之话?”

    梅笑寒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一时手足无措,连忙弯腰便要扶起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狗子。

    “这样的演技简直就是逆天的。”

    仔细端详这狗子,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年龄不过十三四。演技如此精湛,这更让梅笑寒大为震惊,对于群演演技的看法马上了数个台阶。

    “你这是做什么,这又是在演戏,你何必如此当真!如此卖力啊?”

    “切勿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啊!”

    “呸呸呸...这咬文嚼字的累死了老子了啊!都是被你小子给饶舌饶的。”

    见少年依旧不肯起来,梅笑寒有些无奈。

    “你还是不是男人,为了钱,随随便便就跪下,你没有听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吗?”

    “剧组究竟给你多少钱一天啊?”

    “你起来吧,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哭,再哭,我可要走了啊?”

    一听要走,少年像弹簧一样猛的从地上弹起来,紧紧的跟在梅笑寒后边。

    梅笑寒摸遍了身体,不见葫芦,突然有了些不祥的预感。

    “我问你,你知道我的小葫芦哪里去了吗?”

    “主人说的可是这个小葫芦?”

    肿着双眼的狗子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小葫芦道:“主人说的可是这个小葫芦?”

    “没错,就是这小葫芦,”

    “你是如何拿到这个小葫芦的。”

    “主人抱着这小葫芦在睡觉,后来滚落到了地上,狗子便捡起来了。”

    梅笑寒伸手接过了小葫芦,小心翼翼端详,也不敢再使劲摇晃。

    “没想到主人还有这样的兴趣,主人喜欢葫芦,狗子去给你买便是。”

    狗子的话让梅笑寒预感有些不对劲,他隐约干净自己所见一切和一个词汇有关,一个没有被科学确切证实的神秘存在—“虫洞”。

    “虫洞!”

    “难道我和那葫芦真的被卷入了虫洞里面?或者说,是那葫芦带我进入到了虫洞里面?”

    若是真如此,有些话还不能完全与狗子吐露,要紧的是了解所处的是哪个时代!。

    思考再三,梅笑寒决定顺着狗子的话,以便一探究竟。

    “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呢?,你在前面带路吧啊!”

    默认了主人身份的梅笑寒随后享受到了更衣,按摩捶背,洗脸洗脚等一系列的服务。

    帝王般待遇让梅笑寒很享受,他从来不知道古代老爷的生活如此滋润。。

    事后梅笑寒煞有其事道:“狗子...我要考考你...你可要老实回答!“

    “主人想问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何年何月?”

    “这里是饶州城啊!现在是宋天圣二年啊!”

    北宋的仁宗皇帝使用过天圣这个年号,中国历史上,共出过四个比较有名的仁宗皇帝,分别是宋仁宗赵祯、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明仁宗朱高炽和清仁宗爱新觉罗颙琰。

    四个皇帝中只有宋仁宗使用过天圣这个年号。

    街上行人的装束显然不是清人装束,元朝是不大可能。

    明仁宗朱高炽也可以排除,朱高炽只做过一年皇帝,且年号为洪熙。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