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帝皇战 > 第四章 终到阴馆

三国之帝皇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终到阴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傍晚时分,一行300余众,终于到了阴馆城下。

    说起这阴馆,可是并州抗击异族的前沿阵地,故而一直有兵马在此驻守,而此地驻守将军名叫黄衮,乃是丁原的心腹,绝对的死忠,听闻丁原被害,甚至想要弃守阴馆,前往洛阳为其报仇。但是又逢异族南下,故而未能成行。

    话说当时房玄龄定计前来雁门也是因为知道阴馆守将黄衮之性格,故而才敢大胆行此计。

    “来者何人?”城上一小校大声询问道。

    “我乃丁原之子丁羽,还望将军告知一下黄将军,放我等进城。”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禀报。”

    城主府中,“报,黄将军,丁原之子丁羽在城门外,是否放其入城?”

    城外,“主公,这黄衮可靠吗,不然我们现在趁他们不备,杀进去好了。”

    伍天锡的暴脾气又发作了。

    “不得胡言,黄将军乃我父心腹,更待我如子侄,必不会不让我等进城。”

    在丁羽的记忆中,黄衮对原主人可是极好的,很是真心。

    片刻,城门大开,一位满脸饱经风霜的苍老面容当先出现。丁羽急忙下马迎过去,口中悲呼道:“黄叔父啊,侄儿终于见到你了,我父死的好惨啊!”

    “都怪我啊,我当时应该劝主公不去洛阳的啊。少主,既然你来了,那我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来日兵发洛阳,取下吕布人头,为主公报仇。”

    黄衮言语中满满的都是自责与愤恨。

    “叔父万万不可,侄儿何德何能,一切还是听叔父的啊,毕竟侄儿尚且年幼。”

    丁羽一把扶起了黄衮,谦虚的说道。

    “不,礼不可废,既然主公已死,你便是我黄衮的新主公,叔父之言万万不可再提。”

    “好,便依叔父就是。不过,我们都在这城外站着干嘛?叔父不请我进去坐坐?”

    丁羽见黄衮语气坚决,只能暂且依了他。

    “是是是,倒是老夫疏忽了。走走走,先去城中饱餐一顿。”

    城主府中,只见丁羽端坐于主位之上,其下,黄衮,房玄龄,伍天锡依次摆开。

    “来,叔父,我为你介绍,这位是我的至交好友,房乔字玄龄。这位是我的护卫伍鼎字天锡有万夫不当之勇。”

    丁羽下了主位,拉起房玄龄,伍天锡二人给黄衮介绍了起来。

    “见过黄将军。”

    “见过黄将军。”

    房玄龄和伍天锡分别作辑道。

    “二位有礼了,吾还要劳烦二位多多帮助主公才是。吾已经老了,未来主公还得靠你们呢?”

    ……

    一番寒暄之后,丁羽简单的和黄衮说了下一路前来的情形。

    “黄叔父,不知此时阴馆尚有多少兵马?”

    “前番匈奴刚刚来过,此时城中仅剩不足3000将士。哎,想当年,2万余将士随我一起前来守卫此城。只可惜,现如今这战死的战死,病死的病死......”

    说着说着,老将军不自觉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见状,丁羽急忙劝道:“叔父莫要悲伤,将士们为了保卫国家而死。为了这雁门郡的百姓们,我想将士们也是死的无怨无悔。吾相信死去的将士们也不希望叔父如此悲伤,就算是为了他们,叔父也应当打起精神来,继续守卫此城,不辜负了将士们的牺牲啊。”

    “少主所言甚是,老夫有生之年必与匈奴死斗到底!绝不让我大汉将士白白牺牲!”

    “好,老将军壮哉,干!”伍天锡大吼一声,一碗酒仰头就干。

    “天锡过奖了,不知少主此来作何打算?”

    言归正传,黄衮还是很关心丁羽的。

    “叔父有所不知啊,前些天董卓老贼刚刚稳定了朝政就急着派高顺前来征讨于我,欲要赶尽杀绝啊。哎,侄儿此来实是有求于叔父的,还望叔父能助侄儿一臂之力。”

    一番话说的声泪俱下,如果能回后世,就丁羽这水准至少也是能拿个最佳演员奖。丁羽故意将自己的处境说的极惨,想要试探一下黄衮,毕竟他对于黄衮的印象仅限于前主的记忆而已。作为一个后世来的人,丁羽看惯了各种阴谋诡计,眼下又身处险境,怎能不小心一点?

    “少主这是哪里话,老主公对我恩重如山,老夫不能去为老主公报仇已是惭愧至极,如今少主至此,便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护得少主周全。这是阴馆兵符,旦请少主收下,阴馆上下自今日起必效忠于少主,如有违背,天人共诛。”

    黄衮这一跪,令得丁羽心中一喜,若能得到阴馆兵权,大事成矣!

    丁羽心中的疑虑顿时消散,黄衮如此之忠诚,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叔父快快请起,这如何使得啊,折煞侄儿了啊。”

    黄衮毕竟是多年征战的老将,丁羽这小胳膊小腿的,拉了半天,硬是拉不动!

    “请少主接令,少主不接令,老夫便不起。”

    黄衮对此极是执拗,他认为这是他必须要做的,少主至此,兵权移交,理所应当。

    “哎,叔父,这这这......”

    一时间,丁羽接又不是,不接又不是。

    正在丁羽左右为难之时,房玄龄道:“老将军,主公,我看不如这样,老将军既然执意如此,不如主公暂且接令,如若他日主公不再适合接此重任,再归还老将军可好?”

    “玄龄所言极是,主公接令吧。”伍天锡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这......”

    “请主公接令!”

    黄衮仍旧坚持。

    丁羽明白黄衮所言必是出自真心,便也不再纠结。从黄衮手中接过兵符,郑重道:“好,我就暂且接过兵符,他日如有不当之处,叔父尽可收回!”

    “主公自谦了,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对了,日后还请主公称我黄将军,君臣之礼不可废,还请主公谨记。”

    “好,就依老将军便是。”

    和房玄龄一个毛病,丁羽很是无奈。对于这种执拗之人,丁羽只能同意。

    “报,魏续率5000人马已从晋阳开拔而来。”

    刚刚得到兵权,坏消息就来了,丁羽真心头疼。
三国之帝皇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