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红楼大商人 > 第七十二章:坑人呀

红楼大商人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二章:坑人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再次回到印社,三春不免又好奇的问了一下,贾环倒是把和贾琏合作的事向他们说了一遍。三春没想到贾环竟会仇将恩报,听了都颇感愕然,但同时也觉得贾环心胸广大。

    随后迎春和惜春带着几个丫鬟逛街去了,而探春则和韩山商议明天开张的事:放招牌、,买鞭炮、排版、免费广告等问题。此时探春已经掌握了报社的运行模式。

    对于这些问题,贾环并没有过问,只是说了声:“以后赖大铺子的广告不做,给钱也不做!”

    孔子曰:一直报直,以怨抱怨,对这句话贾环有了些新的理解:对于不讲道德的人就不要讲什么道德了!让步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

    虽然第二天报社开张,不过因为要上学,贾环并没有去,他相信以探春的能力管理报社的平常事物足够了,并且还有韩山帮衬着!

    ……

    炮竹声中,满地落红,报社重新开张,韩山以及一众伙计、都欢呼起来,而三春和彩屏、翠墨等则在虚掩的门后甜甜的笑了。

    一切都让他们欣慰,唯一的遗憾在于此处实在偏僻,观看的人寥寥无几,而且还都是一闪而过。

    当然有人反映特别剧烈,那是在报社的伙计出发之后……

    谢府伯牙厅内,炭火通红,春意融融,谢思贤、左攀斗、叶齐标三人宽袍广袖、峨冠博带,正坐在太师椅上侃侃而谈,一怕名士风流景象。

    但是三人像是有默契一般,绝口不提现在最流行的话题——贾环!其实左攀斗、叶齐标,包括谢思贤也明白,他们诗词方面的才赋是万万比不上贾环的,现在谢思贤在心里也承认了这个现实。

    但东边有雨西边晴,现在谢思贤最得意的莫过于自己这报社终于趁机开起来了,虽然现在生意还不好,但他现在正找人写话本,他相信这京都的唯一一份,会慢慢好起来的。

    而且不蒸馒头争口气,现在这口气终于出了!

    其实暗地里他还是很感激王夫人的愚蠢的,虽然偶尔他也和其他士子们一起痛骂!但对于这股舆论的影响力,他毕竟年轻,眼界也狭窄,所以估计不足。

    他的父亲倒是能看清,但看清时已是舆论成潮之时,并且贵为一国之首辅,公务繁忙,是顾不上过问这些小事的。而且自从上次错估了贾环的能力,谢俊平时就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谢思贤。

    “道玄兄,学仁弟,这春日将至,我却不愿再蹉跎时光,打算去香山书院苦读三年,不知二位去否?”说着叶齐标吹了吹茶杯里的浮叶。

    他们三个现在都已是秀才,官方称呼叫生员,也就是取得了科考之路的资格,就像现在高中考大学一样,你必须显示高中生,然后才能考大学。而生员的下一步就是乡试、会试、殿试。

    考上生员后,就要入国子监学习,预备三年一次的会试,当然也可以进入书院之类的学习,书院一边是由名儒大家讲习,和国子监相比就像是普通高中和重点高中一样!这是因为国子监里除了童考试进来的生员外,还有荫生,这是靠老祖宗光进来的,比如贾政就是,然后皇上赐予个等同进士出身,做了官;还有例监,花钱买的;所以管家的学院比较混乱,有心读书上进的大多去了私家书院。

    而现在贾环所做的就是童生试的最后一步,考取生员,获取科考的资格,考取生员后,也就进入了士林的门槛。

    谢思贤听了自然点了点头,而左攀斗听了却笑道:“二位兄长都去了,我要不去,只怕家父会打死我。哎!只是小弟才疏学浅,三年后两位兄长秋闺大捷之日,就是小弟痛哭流涕之时啊!”

    “学仁弟不要自轻,你底子虽差,但心性聪明,后来居上也并非不可能!哈哈。”

    谢思贤正得意,外面突然传来钱海的急促的声音:“少爷、少爷!”

    钱海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而且声音有这么慌张,谢思贤心里没由来的一紧,急忙喊了声:“进来。”

    门‘吱’的一声开了,“少爷、少爷你看。”

    钱海满头白气缭绕,三步并作一步,一边跑着,一边从袖中抽出一卷纸。

    谢思贤接过,展开一看,但是胸口像挨了一击闷棍,大纸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新都商报!

    “怎么这么快就重开了,还带这么坑人的吗!”

    谢思贤脑海里一道道雷霆滚过,他深知自己的京都商报是没法和贾环的新都商报相提并论的!而家患者一关一开,一退一进之间,自己不但伤了银子,更丢了面子——坚持;业绩一定会下滑,惹人笑话;不坚持,黯然退场也是惹人笑话。

    “这该怎么办?”进退维谷之际,谢思贤蓦地感觉心口一疼……

    ……

    ……

    而在此时宁王镜中的府邸中,沈士周正和宁王朱瑞侃侃而谈,朱玉初却站在宁王身后,不时给两人是老相识,沈士周子在福建当巡抚时,恰好是他的封地,沈士周还曾向宁王借过家兵剿匪,而朱玉初更是拜沈士周为师。就和林黛玉白贾雨村为师一样。

    此刻沈士周和朱瑞却正在谈论着贾环的事:

    “不想如此俊彦竟折于妇人之手,实在可惜!”

    朱瑞长叹了一声,明朝的王爷基本是被朝廷当做猪来养,什么都不要做,国库拨款养着,所以无所事事之下,这些王爷都养了喜而特殊的癖好,有的喜欢女人;有的喜欢戏曲;特殊点的喜欢虎豹、龙阳、盗墓什么的。朱瑞的爱好还算正常,除了银子,便是歌舞。

    贾环十五的表演,不论是歌,还是舞都令朱瑞惊艳,所以他才有如此一叹。

    而沈士周却微微的一摆手,说道:“此子虽然才华横溢,但心性却太狡诈,却是称不上什么俊彦!”

    朱瑞听了,捋这而胡须的手一停,愕然道:“自维何处此言?”朱玉初听了也是微微一愣,星眸眨了眨。

    而沈士周却捋着胡须,沉声说道:“此子借我士林之力,以言为刀,把士子玩弄于鼓掌之间,实在可恶,哼,我猜他快出来了吧!”

    听了沈士周这么一说,朱瑞和朱玉初两人都有些愕然。

    而在这时,门被‘轻轻’的敲响了,站在门口的侍女红绫开了门,但很快又转了回来,手上拿着一卷纸,对着朱玉初行了个礼,说道:“郡主,张掌柜让送给你的。”
红楼大商人》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