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红楼大商人 > 第十五章:计中计

红楼大商人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五章:计中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瑞丝祥’和‘天绫记’仅有一路之隔,三件大铺面,那正中的匾牌也是鎏金大字,端庄典雅,只不过那字却是谢俊自己写的。

    “竖子欺人太甚!”伯牙厅里谢思贤怒喝了一声。

    他出生诗书世家,自视甚高,却没想到会被一个他认为是禄蠹的牵着鼻子走,羞恼之下,他手上的传单和砚台一起飞起,只听‘砰’的一声,书桌前的钧窑瓷缸片片碎裂。

    掌柜钱海立于书桌的左下角,见此,噤若寒蝉。

    过了一会儿,见谢思贤胸脯喘息稍微平静,钱海才战战兢兢的试探着问道:“少爷,那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谢思贤冷冷的‘哼’了一声,倒背着手,再书桌前来回走了几圈,蓦地步伐一停,牙齿一咬说道:“决不能跟在他后面!别家印社不是不印吗,大不了耽两几天,咱们自己买个印社,我们自己玩自己的,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玩什么花样!”

    说着,谢思贤本来柔和俊美的脸庞变得阴厉起来。

    ……

    太阳逐渐升高,阳光透过窗纸射来微微的暖意,炭火也逐渐旺了起来,屋子离渐渐变得暖和。

    贾环伸展了一下身子,然后走到书桌旁,望着窗纸上摇动的竹影,思索着下一步的方案以及方案的细节;同时心里也在嘀咕着,不知会不会有商家来印刷传单。只有来印刷的,下一步计划才能进行!

    如意和吉祥很是乖巧,见贾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便不再说话;如意更是点了根檀香,插在了书桌左上角的香炉里。

    时间一点点流逝……将近中午时分,院子里突然想起了脚步声,随即就听韩山喊道:“三爷。”

    “哦。进来吧!”

    贾环精神一震,心中估计有结果了,便一边回答着,一边走到了中堂。

    “三爷,‘老凤祥’的周掌柜和‘兴必隆’的李掌柜来印刷传单,你看……”

    听到韩山这话,贾环心里一阵轻松,他轻轻地抿了口茶说道:“韩先生,这些业务上的事,你是掌柜就由你来处理吧!我转给你提个醒,现在是特殊时期,这传单的定价要比书籍高些,一万份一两银子,毕竟排版麻烦些。”

    “嗯嗯,是是!一切按三爷的意思办!”

    见贾环如此信任自己,韩山心里莫名的感动。

    望着韩山远去的背影,贾环长喘了一口气,这高要价却是一条钩子,一条让这些商家微微感到疼痛的钩子,只有这样,下一步放出不疼的钩子时,他们才会主动上钩!

    “让这些人先苦后甜吧!”

    ……

    中午时分,贾环与焦大、韩山、赵国基三个以及吉祥如意在印社东侧的‘醉仙楼’小酌了一下。随后贾环感觉疲倦,就回了印社,在东间的床上小睡了一会。

    朦朦胧胧之间,就听外面赵国基喊道:“三爷,三爷。”

    接着就听如意回道:“舅爷,三爷睡了!”

    “进来吧!”

    估计赵国基有事,贾环翻身坐了起来。如意急忙拿起靑缎鞋子,要给他穿鞋,贾环急忙说道:“我自己来。”

    “三爷,我本来就该侍候你的,你不要……”说着如意怯怯的委屈的厥起了嘴。

    “这丫头,怕失业呀!”

    贾环心里感到好笑,把脚抬了起来。如意立刻破涕为笑。

    而这时赵国基已经进来了,见了贾环说道:“三爷,经营松江棉布的孙东家拉了一大车棉布来,你看。”

    在贾环的心里,掌柜一般级别的就由掌柜去应酬,但东家级别的却要有自己来应酬,因为东家级别的意味着‘路’,这却是要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的!

    “我去看看!”

    ……

    贾环来到‘赵记‘门口一看,店铺门口的榆树旁,停着一辆三匹马拉的大车,最右边的马被拴在榆树上,车上是小山似得青蓝相间的布卷。两个粗布直褂的伙计正倚在马车上。

    “我靠,这是都懂的了!古人的思维真是不可小觑呀!”

    贾环心里嘀咕着,他哪里知道孙四方是无路可退,病急乱投医,所谓,对孙四方来说,真实瞎猫碰了个死老鼠!

    随即,贾环就听到车旁的一个伙计喊道:“东家,东家……”

    随着喊声,从车尾走出一个胖子。

    贾环抬眼看去,只见这胖子中等身材,黑圆脸小眼睛,偏偏头上附庸风雅带了个银白平顶四方巾,身上却穿着艳红的绸袍,袍子上用金丝绣着牡丹。

    贾环只觉一股浓郁的俗气迎面扑来!

    “孙东家,这是我们三爷。”赵国基介绍了句。

    贾环就见那胖子愕然一愣,随即小眼放光,接着双手拱起,赞道:“在下孙四方,不曾想三爷竟真是如此年轻!竟能想出此等商法,真乃少年俊彦也,宁荣二府真是英才层出呀!”

    这话吹捧过度了,贾环嘴角抽了抽——这宁荣二府蠢才层出还差不多!

    但贾环还是按以往的脾性,客气的说道:“孙大哥,过奖了!来里面说话。”

    到了帐房,两人寒暄了一番后,分主宾做下,孙四方见贾环年纪轻轻,接人待客,潇洒自如,不由得暗暗称奇。

    “孙大哥拉这车棉布来,是何意图?”贾环直奔主题。

    “这个,嘿嘿……”

    孙四方拍了拍油光锃亮的脑门,尴尬的笑了声,然后继续说道:“不瞒三爷,我见三爷传单之法颇为奇妙,料定棉布在三爷这里将大销,所以,嘿嘿!”

    “孙大哥手里棉布压货不少吧!今年这棉布不好卖呀!”

    贾环所言直指孙四方要害,孙四方心里立刻慌了,他以为贾环是想压价的意思,于是急忙说道:“三爷,我这布以半价给你如何?”

    见孙四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贾环摆了摆手说道:“孙大哥误会了,你这布我可以卖,但却先不付你银子,我只是代卖,卖不出去的你还要拉走,以后银子一月一结,你看这样如何?”

    孙四方听后愣了愣,但随即两眼放光,随后站起身来,弯了半腰,正式的行了个礼。

    同时说道:“此法妙极,多谢三爷教我销售之法,解我之危!”

    “孙大哥客气了!”贾环客气了句。

    贾环话音刚落,只听门外赵国基喊道:“三爷,‘玉雪记’赵掌柜求见!”

    听到赵国基的喊声,孙四方急忙说了句:“一切都按三爷之法而行。”

    贾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事宜可由掌柜协商。”

    随后孙四方告辞,贾环起身送客。
红楼大商人》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