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31章 寒碜的第五营(第五更)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1章 寒碜的第五营(第五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为出征前部署的一环,卢方已经被王雱派去青柳山了。

    老卢的任务是,尽可能混入青柳山山寨做内应、了解情况。倘若做不到,那就在附近侦查,尽量的收集资料情报。

    不过王雱和穆桂英的结论惊人的一致:卢方大概率可以混入山寨。

    原因在于他贼眉鼠眼的样子,曾经也近似于山寨头子一般的存在,然后江湖上的名气很大,号称讲义气。所以有可能被对方接纳……

    看起来穆桂英又对六安军的影响力还不错,所以他们这次行军效率还可以,三日后就已到达舒州城外五里。

    六安军第五营的传令小兵进来跪地道:“报穆帅,第五营已到达城外五里,咱们将主恰好背部生疮,无法出阵,不过将主吩咐了,一切行动听从穆桂帅指挥。”

    汗,原本以为六安军将主也会跟着来装逼的,结果他“请病假”了,够机智的,不过也好。

    他们无法进城是因为大宋的体制,没有文官批准,军伍不能入城。所以这只剿匪的队伍在五里外就被舒州推官杨智勇给挡住了。

    当时第五营的指挥使很冤枉的样子说“咱们是受帅司衙门之命出阵剿匪的,来舒州汇合穆桂英顺便就食”。

    推官杨智勇说“那是你们和帅司的事。我推司并没有接到相关协调手续,于是禁止你们进入五里范围。”

    第五营指挥使又说“那就食问题如何解决?”

    “那是帅司和民政口的事,推司只负责不许你们进城。”推官大人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于是,现在这个小兵很委屈的样子哭诉道:“穆帅,小王衙内,兄弟们现在在外面肚子饿的咕噜咕噜,这可咋办?”

    “这些个官僚他们真是逆天了,你们可千万千万不要让小爷有天混到宰执位置上,我可不是王安石老爹那么好说话的人。”王雱背着手一边度步,一边喃喃自语。

    穆桂英道:“我这便找陈司判理论去。”

    王雱赶紧叫住:“婶婶别费力了。陈建明不是个白痴,他当然知道这情况,但他解决不了。”

    “却是为何?”穆桂英也愣了,“难道现在不是他说了算?”

    王雱道:“的确是他说了算。但正因为他说了算,他又是整天‘出了事谁负责’的尿性。于是正因为有权利,他现在恰好宁愿不做事也不想犯错。很明显现在淮西的几个官僚机构中,有些是我爹的人,有些是司马光的人,大多数又是骑墙派。没有领袖的现在,陈建明威望不够,于是必然会出现这个局面。陈建明他当然可以下文让所有衙门便宜行事,一切以剿匪行动需要倾斜。不过一但做这个协调,在政治上就说明他坚决力挺这次青柳山用兵。那么他担心一但青柳山吃出幺蛾子被过深的牵连。相反现在各方一团乱麻,他的出兵命令也模拟两可,那么咱们打赢了他有功劳,打输了他推锅的余地就大。会像陈署战败一样‘这是综合原因,不是某一人’的问题。”

    最后王雱总结道:“婶婶,这便是我朝文人政治的特点,集体决策。”

    那个第五营的传令小兵对这些说辞不明觉厉,只是等着吃饭。

    “哼哼,不依靠他们那些奸贼,我也无压力。”

    当下,王雱便很猥琐的吩咐马金偲等人,把几车“压缩军粮”推着出去了。

    压缩军粮只是叫着好听,其实就是鸡饲料进一步脱水烤香,然后用简陋的“冲压机”制作出来方便携带的,取名压缩干粮。

    汗。只是听着难听而已,但是在制作的时候王雱对大家保证了这是好东西。

    其实就是后世的全营养素,甚至比那个更天然环保些。王雱自己偶尔也吃,因为这个东西还富含粗纤维,吃了拉屎比较顺畅些。当然了王雱现在是有钱人了,不怎么爱吃鸡饲料。但他猥琐的在于经常喂给二丫吃。

    因为二丫身体弱,需要营养。吃鸡蛋当然也可以,但鸡蛋吃多了其实也不好,内脏器官的负担较重。至于这种大多是杂粮粗粮的鸡饲料,以二丫的肚皮而言吃再多也没问题。

    王雱和二丫吃的也不是这种干粮,而是如同合面似的,弄出来后捏成面耳朵,或者刀削面,再加些青菜,加上油盐煮熟之后就是一碗美味。

    至于军粮么,当然就不讲那么多了。

    带着准备好的军粮出城,马金偲神色古怪的模样。

    这个大流氓现在也算小康了,所以他虽然被王雱逼着吃过,也知道这个东西吃不死人,但既然有大鱼大肉,打死马金偲他也不爱吃这些东西。他觉得太难听了,妈的鸡饲料?

    王雱则是觉得老马简直弱爆了,装什么逼,等进京的时候,你等着看小爷我一样的东西换个包装,把这种全营养素安利给权贵和皇帝吃,把他们吃了身体棒棒哒,然后我就挣钱,这有什么不好啊。

    真以为后世几百块一罐的安利营养粉是什么啊?其实就是我大雱的这些东西,而且我的用料更天然一些,没有激素。

    去到了军营之后,一个军官急忙下马,军礼半跪地道:“末将第五营指挥使杨剑,参见穆帅,参见衙内。”

    “咦,没想到会是你小子指挥第五营?”

    穆桂英顿时把这个小年轻揪过来,这里捏捏,哪里看看。

    很显然这是杨家的一个亲戚,穆桂英的晚辈。

    杨剑说道:“将主得知此番是乃是穆帅出阵,便把小侄调拨第五营听调,说这样会好些。”

    这家伙个子也不高,只到穆桂英的胸口处的样子。穆大婶就给他后脑勺一掌道:“还不快带人接应军粮分食。”

    杨剑发现他们只带着几只大箱子,根本没有粮草车队,于是愕然道:“军粮在哪?”

    “这些便是。”穆桂英指指箱子上的字道:“看到了没,压,缩,军,粮,不是写着的吗,我记得老娘教过你识字的。”

    “就这么点?”杨剑险些昏厥了。

    王雱道:“说的我舍不得给你们吃似的,包括军马也统一吃这个,管饱。”

    哗啦——

    现场顿时昏倒了一片。

    他们总算体会到了军人无人权了,此番竟然被舒州这些官僚丧心病狂的当做牲口对待了?

    通过王雱的说辞,他们怀疑真是用马料来忽悠人。

    作为猪脚又被小瞧了不是。

    但王雱认为这很YY,于是老气横秋的走上去,也给杨剑指挥使的后脑勺一掌道:“墨迹个啥呢,让你们吃就赶紧的吃,又吃不死。”

    被穆桂英抽那是长辈开玩笑,但是被这个不良少年抽,大家伙就只敢配合着安排了。

    他们是真怕王雱的,这犊子脾气有多坏暂时没人知道,但人家签枢密院事的衙内啊。没有枢密副使的现在,王安石就是西府二号人物,得罪了这个纨绔子弟,回去被六安军将军害死都可能的。

    所以大头兵们开始吃饲料了……

    现在王雱在军营中到处寻找,然而找了半天也没见到有多余的军马,便道:“战马呢,被你们藏哪去了?”

    第五营的人一阵尴尬,全部低着头默然。

    穆桂英看了一下大约有八十多匹战马的样子,于是道:“算是可以了,这应该是他们临时揍出来给标兵营的。咱们大宋原本就没有多少马军,京畿系的上四军略好些,诸如驻外的六安军,理论上有一百多战马就算豪华了。其中要被将主租借出去一些弄奖金福利,再然军官们要留点当做自己的座驾。要不是此番有你我参与,便只能看到一只步兵。”

    所以么,依照穆桂英的意思是:大宋有战马的,但是没有马军。

    问题的根由就在于错配资源,厢军就不说,那几乎是苦力工程队。但是大宋的禁军有近百万。大宋政治又不喜欢搞一刀切,喜欢讲究平衡,让大家都有点油水。于是群畜司把战马拨付给禁军的三衙后,那些官僚会让每只部队都分到一些。

    原则上当然对殿前司倾斜,他们有捧日军和天武军,其次就是马军司和步军司,他们有神卫军和龙卫军。这就是皇家的精锐上四军,在册编制数二十多万,一共十个厢。从而享受最多的资源。

    其余禁军也必须要有。没有的话,这几十万驻扎天下各处的禁军会闹情绪。所以少点可以,“军车”总要每个番号都多少分配一些过去,明知道军官公车私用,甚至把油料拿去卖了搞福利也只能默认。

    这些就是大宋现状。

    真要细算的话大宋战马不少,只是没发挥作用。譬如六安军这么一个整编军,二千多人规模,在官僚习气严重**严重的时候,整个军还只有一百多匹马,那就代表大宋没有骑兵。

    如果把六安军、无为军全部砍成步兵编制,把全部战马集中其中,组成两个独立营,那就真算骑兵团了。但是分散开了,除了能让高级军官骑着马去撩妹,尽管大宋耗费了无数的资源,却并没有出现骑兵。道理就这样的。

    起初还指望此番骑着战马以全骑兵阵容去装逼呢,就此一来王雱哭瞎了,这一点都不YY。

    希望王安石上台后,能一定程度节制住这些丧心病狂的军费缺口吧……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