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27章 陈交虎翻车了(求月票)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7章 陈交虎翻车了(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乍然听闻来舒州接任的是陈建明,王雱也是醉了,才把家具搬空就遇到这事,有点尴尬。

    不过此老陈是个棒槌,又是王安石的前下属,王雱也不想掉价去找他缓和,问题应该不大的,那就不管了。

    “一二一,苦干实干像跳狗,被抽了只能旺旺叫……”

    城外,王雱继续组织了三百流氓训练剑圣精神。

    经过了这近一年来的努力,这些家伙始终就重复单调的训练“整体性和纪律性”,以及摸爬滚打,所以这方面是效果卓著的。

    把这些家伙从起初的我行我素的毫无章法,只追求肌肉和个人爽快的特征,过度到了现在那在大宋无与伦比的整齐性,真的不容易。

    度过了初期间断后,现在这些家伙几乎就是全职训练了,王雱麾下产业的工作,基本是聘用他们的家人去承担,这很好,更加这些家伙有归属感和主人公的精神了。

    因为临时的训练场就在官道的旁边,此时午后的阳光下,正好来了一队牛马队奔驰。

    当先的乃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鲜衣怒马的英俊公子哥,来迎接马队的是和王雱很不对付的司马小花。见面后,他们相互客套一番低估着,时而朝训练场这边看一眼,然后就走向了舒州城。

    “这伙废物是怎么回事?为何在这里纠集了如此花胳膊起来,然后傻不拉几的练些不知所谓的名堂?”那个骑着照夜玉狮子名马的公子哥低笑道,“还有那个小屁孩就更傻了,难道他就是你和本衙内提及过的王雱,王安石的那个废物儿子?传言中的那个没被流星砸死的扫把星?”

    司马小花朝训练场冷冷看了一眼,低声道:“就是他!不过叶公子您得小心些,这小子相当阴险,乃是咬人不出声的狗。他在不动声色之间,已经在放贷事业上插手,简直温水煮青蛙,这个一转眼蚕食了不少我舒州本地帮派的份额,持续下去会很严重。又恰好他老爹高升了,现在给他撑腰的人多了,他更是拽的跟什么一样,我有预感,以他的吃相难看和阴险恶毒程度,咱们的利益和越来越小。现在鸡蛋帮以及几个涉足杂粮产业的帮派,都和他一个鼻孔出气了。”

    “本少自有办法对付他的。他号称鸡蛋雱是吧,那本少就在鸡蛋问题上教教他怎么低调,别人怕他王家,本少则不怕。”叶公子冷冷说着,又朝训练场会看了一眼,然后和死马小花入城了。

    “大舅子你耳力好,能听到他们说些什么吗?”作为狗过踢一脚的存在,王雱当然也关注到了那个外地来的公子哥了。

    “距离有些远,他们刻意低声交谈,我听不到。”卢方摇头道,“衙内,老爷不在你得安分,你不要整天被迫害妄想的想搞事。”

    王雱则是始终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程思,总觉得他们会搞事。

    有点意思的是,那个不知何方人士的公子哥的护卫队,明显相视军伍人士,骑的马也是军马。

    军马都会在屁股上盖印,他们那些虽然经过了掩盖,但是仍旧可以看出是军马来……

    留守的这几日,王雱一边安排麾下的各种业务细节,一边对京城方面来接手红楼经营权的掌柜交代着在舒州需要注意的各项细节。另外,这个时刻晴娘和苏小卿也在红楼护院的护送下、带着王雱的亲笔信进京去了。

    这日,鸡蛋帮的陈交虎急急忙忙的走来,满头大汗的样子道:“衙内,出事了。”

    话说老陈当时被切了一只耳朵也没那么凝重的,所以王雱把他引入内宅坐下道:“怎么了?难道鸡大面积的起病了?”

    “这倒不是。”陈交虎开门见山的道:“我组织起来的一大批鸡蛋货源,在贩往和州的路上,于无为军区的辖区内的青柳山,被山贼劫持了。”

    王雱听后不禁眉头大皱。在经济建设中,其实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不除,商道成本就丧心病狂,大家都不愿意发挥优势资源,不出门做生意了。于是等于各地关起门来发展不交流,经济就不流通了。那么舒州的鸡蛋多了卖不出去,烂价。隔壁州的大豆多了,也卖不过来,烂价。

    偏偏大宋官府就喜欢谨慎不作为,于是这类情况在古代中就是宋朝最多。

    思考了片刻,王雱问道:“你的押运队伍死了几个人?”

    陈交虎道:“一个没死,人家一群人跳出来说‘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后,长角那个傻子看他们人多,就直接带着咱们的人跑了,整个车队组成的鸡蛋都成人家的了,连借来的牛也被人家牵走了。回来我把他吊起来打了一顿,重新叫了更多的人去,打算至少要回部分东西来,却是连个鬼影都找不到。这趟损失惨重啊。”

    老陈说的这也是通行规则,大宋虽然到处是拦路虎,但也不是说但凡土匪就是杀人放火的。通行的规则还是收“过路费”,拿走一部分商队中的东西也就过去了。那么就只是造成了成本的升高。

    此番人员没有伤完,这正是不好的地方。因为大宋讲究法制,只要没死人,那么在诉棍土壤环境下,一般法官是不敢随便定性这种情况是“土匪团伙”。

    这是结症所在,一环又一环的联系起来后,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官府不愿意轻易绞杀这些人,这些人胆子会逐步放大,然后后影响到经济流通,老百姓负担加重,官府更穷,军费就不足,那就更不想去碰这些事。

    “衙内,我鸡蛋帮可是忠心耿耿跟着您干的,除了收过咱们的保护费之外,您也代表官府,这次您应该不会坐视对吧?若持续这样下去,我鸡蛋帮的业务受损,舒州的鸡蛋出不去,价格滑落,那么您的那群贫民客户也会很伤。他们若失败,您放在他们身上的贷款就悬了。”陈交虎道。

    考虑了许久,王雱道:“这个节骨眼上很难办啊。听你说来,那个青柳山附近,正巧处于无为军区与和州交界,那像个三不管地带。目下的大宋政治基调,官僚都不爱作为,会相互推脱是隔壁州的责任。譬如无为军会说‘不存在,我这里没有土匪,那是他和州的’。和州也会说‘我州不存在土匪,那是他州的’。”

    “……”陈交虎非常担心,寻思不正是因为这样才来找你个纨绔子弟求救的不是。

    老陈又抱拳道:“衙内英明,老朽并没有去和州寻求帮助。又因为司马光大人不在,于是我去求见新任通判陈大人。他……正是您这番说辞。”

    这当然是意料之中的,再比陈建明作为两倍的人,也不会就此轻易定性。这就是不死人的妙处。所以山贼中肯定有能人,若真是杀了人,命案是不能和稀泥的,那么只要不遇到昏官,就会去查。如果去了之后差人都被攻击了,那就可以定为叛乱了。

    “衙内。”陈交虎又道:“坦白说,一批鸡蛋老朽损失得起,我真正担心的是,往后市场打不开。最严重的其实您的信誉损失。”

    “妈的不需要你提醒我有什么损失。舒州是我的地盘,这个基本盘搞不活,影响到信誉,会严重影响到我往后的交子发行。你别催,陈建明是个棒槌,太湖县的案子他都办不好,要他在司马光不在的时候做这事,很难。要等我仔细想想怎么忽悠他。”王雱道。

    陈交虎也就不敢再说了,笑道:“那就一切有劳衙内了。办成了这事,就等于杀鸡儆猴了,保护了我鸡蛋帮往后的商道,那么老朽必有孝敬。”

    陈交虎离开之后,老江湖卢方忽然道:“衙内,会不会有无为军区鸡蛋帮的身影在其中呢?”

    王雱喃喃自语道:“有可能。但我总有些不好感觉,老觉得这事背后套着一些更玄乎的事,希望是我想多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