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19章 被殴打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9章 被殴打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日王雱带着新改写的章节来红楼,打算宣布恢复《铁头光》的连载。

    已经有了传言要改写结局,重新连载,所以今个人满为患,人头窜动,纷纷都在期待着。

    不过王雱的章节还没放出来,红楼忽然进来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女人。她除了有一点混血特征外,还非常高,乍一看像个女版吕布似的。

    王雱对她的评价是“大宋第一超模”,身材瘦且高目测一米九。但她的瘦没有那种病态感觉,而是一种猎豹的感觉。

    然后,她扛着一条貌似烧火棍的东西。

    这种大型号的美女一出场太显眼了,以至于场面瞬间静止,全部半张着嘴巴看着这个女人。就连楼上的王雱也在以很猥琐的神态,看着她。

    怪异的女人仰头看看楼上贵宾席的王雱之后,推开人群朝楼上去。

    一向机智的王雱感觉很不好,这不会是来送刀片的吧?

    卧槽,大雱想跑了,还更新个蛋啊。不过恰好卢方不在,没他保护王雱又不敢跳楼,走楼梯的话不是自投罗网吗?

    思考间,古怪的女人比想象的快,已经走来了面前。

    于是王雱只得故作镇静的道:“你来红楼应聘的吗,找错人了,少爷我不负责人事的。”

    这个女人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她也没有骂人,犀利的目光仿佛变为了两道冷电注视着王雱。

    这让王雱心口薄凉薄凉的。然而金牌打手不在,也就不敢嚣张了。

    “我来自京城,叶先生托我的来,需要个清静的环境和你面谈。”她简洁的说道。

    王雱迟疑了少顷,只得微微一点头。让人安排了一个包间,进去之前王雱道:“你的棍子……”

    言下之意不许带凶器,她倒是也非常干脆,把棍子直接扔给了马金偲。

    马金偲那接近八十公斤的肌肉男身体,贸然之下接这条棍子却一个步伐不稳就倒在了地上。

    如此看得王雱一阵惊悚,高手啊,这个超级大尺码美女妥妥的高手啊。

    当然王雱也知道,那条疑似玄铁棍的东西其实也没想象的重,应该是不到二十公斤的样子,马金偲不是承受不住,而是被误导,他以以接木棍的手法去拿,然后出现变故的时候一慌张,处理不好就扑街了。

    思考着,进来包间关上了门。

    并没有发生什么YY,相反这个女人变脸的态势,不怀好意的看着王雱。

    王雱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她了,问道:“叶先生让你见我有事吗?”

    她冷冷道:“那是公事。不过在公事之前,老娘有些私事要问你。”

    “哦,你说。”王雱点头道。

    中年美妇又道:“看起来你很嚣张,性格恶劣,为人阴狠,把谁都不放在眼睛里。不像个孩子,几乎什么事都有你插一手?”

    “婶婶你到底想说什么?”王雱道。

    “我不是你婶,不要乱攀亲戚。”她淡淡的道:“老娘以前姓慕容,后改姓穆,名桂英。”

    “然后呢?”王雱急忙咬着指头装可爱。

    “然后,狄帅现在被你坑害的不人不鬼,有消息说张相公去岭南找麻烦就是你策划的。”穆桂英很野蛮的样子盯着他。

    王雱急忙摇手道:“不不不,这不关我的事,乃是老张他自带饭盒干的。你们不要以为我小,就什么事都可以赖我头上。”

    “不关你的事吗?老娘却认为空穴不来风,狄帅现在这么惨,武人现在更抬不起头来,就是你这阴险小人在其中周旋的。”穆桂英冷冷道,“这些我都有消息来源的。除了狄帅的遭遇,现在我家夫君在京城也受到许多非议,压力很大。”

    知道她是穆桂英之后,王雱也不是很担心,想了想道:“明白了。所以这些都是别人的错了。原来狄青不该被收拾?你夫君不该被非议?整了半天,国朝内忧外患之际,私分战争财富原来狄青是对的?禁军走私成风,捧日军天武军全然是个商队,原来你家杨文广老将军该被表扬?”

    穆桂英不禁大怒,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顿时碎裂散架了,这惊人的声势把也王雱吓的跳起来。

    却是看了一下她只是攻击桌子,王雱胆子又大了起来,笑道:“生那么大气干嘛,破坏了桌子是要赔钱的?你以为红楼的钱不是钱啊。”

    “钱我会赔。”

    穆桂英冷冷又道:“大宋的军队不是今天才这样,这并不是某个特定人物的问题。你硬要强辩说狄青和我家夫君有错,我暂时不想和你理论。”

    “那就好,你还算讲道理,所以桌子算我的,不需要你赔了。”王雱道。

    “不客气。”穆桂英放下一个小银两后,噗的一个直拳,就把王雱打的翻了个跟斗坐在地上,变成了熊猫眼。

    王雱只得捂着脸眼泪汪汪的道:“这是为了什么?”

    “为了正义!”穆桂英道,“与此同时为了我侄子。”

    “你侄子谁啊,怎么又和我牵连上了,我是小孩子,我根本不认识几个人?”王雱道。

    穆桂英呵斥道:“上次杨家的人来舒州分明是来送钱,找你谈生意的,见面却被你们人多欺负人少,用下三滥手段打了一顿。这就是你王家的作风?”

    我@#¥

    王雱不禁怒道:“那事你也要记仇?”

    “难道不是仇,其中一个就是我侄子,他连话都没开始说就被你黑打了一顿,堂堂正正的被打我就不想说了,然而石灰粉就是你们的手段?你想老娘我的名声有多难听?”穆桂英道。

    王雱狂挠头,这个事来说当然是有些不妥的。不过一般人他也不会就此来计较。

    可惜遇到穆桂英这么野的人,这个理也就不好讲了。一般人是不会为此得罪文人的,但理论上只要她敢把这个形势设定为一个战术。王雱又不是官,仅仅只是打王雱一顿的话王安石那关也是能过去的。

    阴险啊。王雱捂着眼睛寻思,这个女武夫她还真是个战术家啊。

    但其实也是个女弱智,战术再好有个毛用啊,战略已经错了,得罪了我小算盘你为啥会觉得是好事呢?

    最坏的应该是展昭,那小子不但整天撩我家大白,还到处搬弄是非。

    王雱几乎可以肯定,穆桂英应该没小气到这个地步。所以她会这么干,应该是展昭对她搬弄是非了。

    因为穆桂英的儿子杨怀玉是展昭的同事,律属于一个部门,也是大内高手。

    展昭这孙子坏啊,肯定是他从中作梗。穆桂英又比较冲动,在侄子本就吃了亏的时候,如果展昭灌水抹黑,故意透露些关于人肉包子店的黑料却又不说明白,添油加醋一番。让穆桂英认为王雱是个非常坏的魔头。就会有这一幕了。

    眼珠转了转,王雱也不多解释了,一跺脚道:“总之现在形成了这样的结果,贼婆娘你殴打小孩都很过瘾似的,我就不道歉,有种你就来打死我。”

    穆桂英不禁被撩的大怒:“你有病是吧?谁说要打死了,老娘都说了是为公事而来,只是先私后公,清算了咱们的过节就没事了。”

    “士可杀不可辱!没事个蛋蛋,那有那么容易就算了!”王雱一拍手,便摆出了貌似黄飞鸿的造型。

    这形势让穆桂英想把他一扫腿撩翻,不过又忍住说道:“不算你还想怎的?我来打你一拳就是侮辱了?你莫名其妙用石灰粉击败我侄子,坑蒙拐骗的把狄帅害惨了,就不是侮辱了?”

    “不存在!神童不会有错的,有错的是别人。”王雱大声道。

    暴怒中的穆桂英却马上又冷静了下来。

    穆桂英真不蠢,这小子再坏也不可能脑残到这一步,所以他应该是故意说这些的。这代表他借机想坑了杨家。他算准了我穆桂英不可能干掉他,却有可能冲动下弄伤他,于是后面就会慢慢的变为一个政治问题。

    想到这里的时候,穆桂英哪怕再想把这犊子爆扁一顿,却也忍住不出手了,好整以暇的看着。

    见穆桂英奶不大,似乎脑子还是有些的。那么她不上当,王雱也就没必要留在这个地方丢脸了,只得收了黄飞鸿的造型道:“你继续,我娘喊我回家吃饭了。”

    转身就走。

    穆桂英伸手把他捉了回来道:“跑什么,公事都没谈不是吗?”

    “不存在,咱们之间只有私仇没有公事。”王雱很泼皮的挣扎了起来。

    穆桂英不想的话,当然一百个王雱也跑不掉,可惜这小子死命的挣扎,穆桂英不敢不放手,只得让他去了。

    至于后面怎么善了,穆桂英真的不知道了,只是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挠头不止。

    起初穆桂英真的很怒很冲动,于是要撸他一拳。

    根据展昭的爆料,他当时带着证词在路上被人劫击,展昭说是这小子怂恿张方平干的。

    名满天下的展大侠应该不会说假话,于是穆桂英信了。这些就是穆桂英没见面就对小孩印象如此差的缘故。

    此外穆桂英也是樊楼的股东之一,也觉得这小子太丧心病狂,把红楼估值的太高了。所以作为一个武力奇高的董事会成员,她一个不冷静就对抢钱的人出手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