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12章 东邪西毒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2章 东邪西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包拯但凡见到太监便不高兴,问道:“陈公公不待在皇城,这大半夜跑这里来干嘛?”

    大阴人有些郁闷,寻思有这么问话的吗?

    可惜包拯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就不要指望他给皇帝的仆人面子了,包拯又道:“你真该庆幸老夫不是御史了,否则你这种擅离职守的渎职行为,本府一定不会容忍。”

    “我……”

    “无需狡辩,证据确凿乃本府亲眼所见,难道冤枉你了?食君之禄不为君分忧,阉人你安敢欺君至此?”包拯正色道。

    陈总管顿时脸如锅底。

    包拯道:“你身着锦衣夜行,于礼法有愧。展护卫目下于开封府任职,你让他跪拜于你,这乃颠覆伦理纲常之举。”

    “可这是他自己要跪的,这也成咱家的不是了?”老太监摊手道。

    “休要狡辩,这典型的狐假虎威。你之职务威慑力和身份,明显在他跪你一案中,形成了因果关系。”包拯念着胡须道。

    见张龙赵虎那两流氓驶来眼色,老陈干脆直接低头道:“咱家错了,咱家有罪,请包府责罚。”

    包拯想了想道:“念其你不狡辩,认罪态度较好,且未形成严重后果,本府给予口头警告责罚,免去追究职务过失之罪。往后须得谨记:你职责重大,护卫伺候官家是你为人臣之本,切不可本末倒置。”

    “……”陈总管道:“现在咱家能说话了吗?”

    包拯道:“判罚已经过去,你但说无妨。”

    “那白玉堂和展昭瓜葛之事该作何解释?我皇城司得到消息,展昭和江湖人物纠葛不清,不利于京师乃是皇城安全,咱家这才介入。包府似乎对江湖事视而不见?”

    “那得先有一个江湖,你告诉本府江湖在哪?它和那陷空岛、太湖西湖可有共性?”包拯很萌的样子问道。

    就此一来,张龙赵虎和老陈一起面面相视了起来。

    “陈总管为何不回答本府?”包拯愕然道。

    “包府您……算了,是咱家想多了。并没有江湖这个地方。也没有这个门派。”陈总管也不想对牛谈情了。

    包拯寻思少顷道:“那就奇了怪,既然无江湖这个概念,你说展昭和江湖人物纠葛影响安全,从何有这结论?陈公公在诬告展护卫吗?”

    “并没有诬告。咱家还没开始告呢,咱家只是一紧张、便说错了话。陈述了展昭和白玉棠纠葛的事实。”陈总管现在满脸黑线。

    包拯楞了楞,当心自己弄错了,还凑近公孙先生道:“那白玉棠是否身带通缉令?”

    “回府尊,没有这事。”公孙先生摇头道。

    于是包拯就不高兴了,则问大太监道:“既无官府通缉令在身,那白玉棠就是大宋子民自由人,展昭和她纠葛公公缘何认为是威胁?”

    “你……”

    “然而你这并不是一个回答。”包拯注视着他。

    “好吧我真的错了,咱家……收回今天说的每一句话。”大太监惨笑道。

    包拯这才容色稍缓,微微点头道:“这就对了,莫要想太多,莫要掌控太多,管好自己的事务,不添乱就是对国朝贡献你明白吗?”

    纵使陈总管也不得不肃然起敬了,尴尬的低着头道:“咱家受教,包府教训的是。”

    包拯点了点头,转身欲要离开之际,却又回身问道:“官家他仍旧在生老臣的气对吗?”

    陈总管无比尴尬的道:“包府希望咱家作何回答?”

    “如实说便可。”包拯道。

    “包府赎罪,咱家不便透露皇家事务,那是皇帝的私事,还有难道陛下无权生气吗?”老陈反问道。

    包拯想了想道:“这要分两说,皇帝可以生气,但皇帝没有私事,只有公事。”

    我@#¥

    老陈忽然道:“请教包府,现在在升堂吗?”

    包拯摇头道:“没有……”

    就此一来,老陈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包拯一阵郁闷,既然没升堂,他这也就不算蔑视公堂了。

    “好吧……看起来皇帝仍旧在生老夫的气。”包拯说完转身返回驿馆。

    回去却是睡不着,老寻思着“皇帝生气”。对此包拯很担心,可别真的把皇帝气病了,那我就罪过大了。

    可认真想下去,包拯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失,于是又高兴了起来,得出结论:皇帝生气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

    “相公在想什么?”陪护在身边的展昭道。

    包拯道:“那陈总管武艺好生了得,闻所未闻,展护卫你能克治他吗?”

    赵虎顿时拍马屁道:“府尊明见,展护卫名满天下,号天下无敌,当然克治得了总管。”

    展昭顿时紧张起来,害怕被派去收拾老陈那才叫出幺蛾子呢,于是急忙摇手道:“不不不,展某空有虚名,大总管修为已至化境巅峰,还真比展某高一线。”

    张龙笑道:“展将军号称南侠武学泰斗,你都打不过的话,莫不是和你名号对应的那个姓欧阳的?”

    包拯但凡听到姓欧阳的就神烦,于是不感兴趣了,不在询问。

    展昭暗暗觉得好笑,寻思你们这些土包子真是弱爆了,欧阳修家的那货也并不比我展昭厉害,真正恐怖的那个大能就在京城,乃是杨文广的老婆“南慕容”,然而我偏不告诉你们……

    东邪西毒们在撕逼的眼下,文坛也不太平。

    文宗泰斗之一的司马光真和王雱掐起来了。

    “妥妥的小白文,且讽刺影射的手法也相当脑残。也不知道不良少年的话本中,我司马光的原形到底是铁头光还是司马缸?”

    司马大爷发表了类似这样越来越多的文章,几乎都在从文学功底,造词拟句,文以载道,核心价值等等方面批判王雱。

    的确,王雱非常诡异的塑造了两个形象:铁头光和司马缸。

    要把任何一个看做司马光都是可以的。不论从名字、行为模式等等,那一正一邪两个角度都很像。于是呢,一大群人就跟着司马光批评王雱,说不良少年精神分裂,文学水平不行云云。

    王雱当然是故意的,之所以定两个名字为铁头光和司马缸,并不是模拟两可的处理,真正的用意是:两个都是司马光。

    王雱真正写的,乃是司马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

    “厉害了,《铁头光和司马缸》真好看。”

    “我真服了大雱的脑洞,尽管是小白文没什么文以载道价值,然而就是好看。严密的逻辑,严谨的设定。比那些常见的西游话本和三国话本有趣多了。”

    “真的经典,步步心惊,一环接一环的升级,各种风林火山阴雷的技能设定太霸气了。”

    “霸气个蛋,我愣是没发现什么地方好看,整个一部‘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练功日记。无非说了两个疯子,一个头铁,一个肉厚。然后根本没什么原因,就如同两只斗鸡见面就开始斗一样。这样的练功日记有意思啊?”

    “你傻的无法直视啊,王雱写的才叫大道无行,不讲大道理它本身就是一种道理。铁头光和司马缸之间你都说了是斗鸡嘛,那就是一个自然现象,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还为什么发生?蛮子为啥天天欺负汉娃?蟋蟀和斗鸡为什么见面就打架?”

    “妥妥的神作。最神的地方在于,铁头光和司马缸双方的每次新技能解锁,明知道的战斗中、却充满了悬念。怎么还不更新啊,我就想知道铁头光新解锁了疾如风天赋,会发生什么?”

    “司马缸也不是盖的,依照前文铺垫,徐如林应该要解锁了,否则就没道理,那口缸不会动,只会在哪里待着被铁头撞击,扛不住的话土豆妹的元神就被抢走啦。”

    “支持司马光骂死王雱。因为每次司马光一逼,王雱就更新了,否则他更新不给力。”

    “有是有道理,可难道老子们要转身挺司马光啊?”

    “他姥姥的吊人胃口。”

    “坐等更新。”

    热度越来越大了,到处充满了针对性讨论。

    尽管批王雱写小白文的文人很多,然而架不住写的好看啊。大头百姓又不关心什么文以载道,只要看好他们就等着听故事。

    所以此番的文大战,其实胜负早就分出来了。

    司马光输惨了,原因在于他粉丝太少。越炒作热度越大,就有更多的人投入故事当中去,然后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抹黑司马光的那些观点……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