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08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8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安石真的很忙,大家长性格的他,于司马光不在的现在,他不论任何事情都要管。

    在舒州城几乎都见不到王安石和老廖的身影了,因为十天里面有八天,王安石都在各县形势,桑蚕农的事他要管,春耕的事他要管。包括养鸡的那些散户他也喜欢去巡查。

    鸡没问题,大多数人家从王雱处拿的鸡苗都开始产蛋了,效率不错。王安石主要在了解,王雱有没有来逼债啊威胁人啊之类的事件。

    至于京城的司马光,又耐不住寂寞了。他的病好转一些后又写文章了,这次是公开评击王安石,说王安石在实干有什么用呢,王家人品总体不行,只要有一颗老鼠屎,就足以坏了一锅汤。

    司马光这种大家写文章当然不会为了喷而喷,他总体还是有理有据的,评击王安石家人品问题的时候,当然没忘记把王安石儿子开妓院,放贷款,收保护费等等问题列举了出来。

    司马光聪明又“严谨”的地方在于,在文章中他没说任何一句“王雱不对”,只说了王雱放贷款,说了王雱开青楼。却又没说王雱怎么放的贷款,利息多少,也没说王雱怎么介入青楼。

    对此王雱无力吐槽,文人的节操啊,要不是王雱见惯了后世精英大V们的文风,那还真会被司马光吓到。

    这就是所谓的“讲毒不讲量了”。因为缺少具体细节。

    但司马光仍旧是正直严谨的,王雱的确放贷款了,的确介入青楼了。他在说事实。

    只是说在大宋这两个事业虽然不违法,却是名声也不太好。所以这种断章取义的文章一出,小算雱无所谓,但王安石的名声就堪忧了。为啥呢,因为若不解释,大多数人就会脑补出“王安石以权谋私”的结论来。

    对此王安石没有回应,采用沉默对应。

    王安石自问,那小子有没有狐假虎威、借用我的名誉做事呢?也许有吧,然而谁在乎的,这注定是无法避免的一个问题,他们不能要求我老王做官的同时断子绝孙。也不能要求但凡有家人的人不能做官。

    张方平也写了私信给老王说了,无需在意,寇准就是被他们这样给吓的不要不要的,认真你就输了。该咋整就咋整吧。

    事实上张方平也想多了,无需他安慰老王。王安石总体就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不太在乎大家说什么。

    以至于在历史中,将来王安石的变法进入深水区后,天下反弹相当严重,几乎到了官不聊生地步。恰逢时局不好,大宋遇到了自然灾害。

    于是仍旧是欧阳修借用水灾说狄青的那套,当时大宋的精英都说“我便秘是因为不民主、旱灾是因为王安石变法”。

    皇帝并不是个白痴,但鉴于这样的声音实在太大,反弹的人太多,于是皇帝也慌张了,来找王安石问计。

    王安石没心没肺的样子表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王安石的意思是灾害是天地造成的,多想无益,把人的事情做好,总会过去的。

    这个说法没有大毛病。但就因为王安石的“懒得解释表现淡定”,又成为了他的一条罪名就是没有同情心,没有人情味,不关心社稷。

    当然纵使是这样,王安石也没有失宠,皇帝仍旧护着他。皇帝只是恼火于他太过“实事求是”,又不是写不出好文章来,你声情并茂的跟着那些精英保守派一起痛哭流涕的写篇同情天下的文章、和大家一起装哭会咋地?

    然而王安石说没精力去写文章装逼。拗相公就这德行,就如同他现在面对司马光的断章取义不回应一样。

    所以那个历史时刻,面对拗相公的固执,面对保守派的逼宫,皇帝哭了。

    是真的哭了,自然灾害发生的那个时候,一个骨骼惊奇的画家画了一副“千里饿殍图”给皇帝看,说这是东京城外的情景。有图有真相,励精图治又节俭的皇帝看到后就哭了。

    画画的人是王安石的学生,那学生说:废除新法,旱灾就过去了。

    皇帝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拿着图去问王安石“画里的情景是真的吗”。

    王安石看了之后说“是的”。

    皇帝问“画图的是你学生,他是奸人吗”。

    王安石说“他是我学生,是个好人”。

    皇帝就懵逼了“你学生说把你罢相、废除新法,自然灾害就过去了,他说的对吗”。

    王安石回答“他说的不对。饿死人是因为自然灾害,他便秘是因为他粗粮吃太少。我老王在自然灾害和他便秘事件中,只是关联,没有因果关系”。

    汗,这就是大魔王干瘪瘪的回答。他不是不会修辞,但他就是这么回答皇帝的。

    老王他基本上释义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说。

    很不幸,最后皇帝也顶不住压力了,王安石罢相后,被那个学生说中了,的确下雨了,灾害过去了。

    这兴许是个巧合,又兴许是真的有历史发明家在玩弄文字游戏打时间差。

    这在文学上很容易做到,假设罢相后两天就下雨就记录“两天”,若时间较长才下雨,可以记录为“王安石罢相之后下雨”。

    这没毛病,是严谨的文字表述,只是缺少细节而已。和现在的司马光写王雱如出一辙。

    不变的一个事实是:在封建迷信的古代,天不挺大魔王。遇到这事后就注定要被妖魔化,除非王安石逆天到破迷信,否则天下官僚一渲染,在民智未开的古代,百姓就真的不信王安石了。

    这其实不是迷信而是政治。

    所以先不说往后,也就是司马光在京城写文章、而王安石不回应的现在。舒州也开始议论纷纷了,老套路,几乎整个淮西的官员有意无意的在州学、县学、以及私家书院中,推崇大家司马光的文章,进而渲染。

    推动这个过程的人员成分很复杂。有的是司马光的嫡系,司马光毕竟是大家,他当然是有嫡系和粉丝的。

    有的家伙不是司马光的粉丝,但因侬智高起兵,王安石“没收”淮西官员的绩效奖,于是他们遇到反王安石的文章就推崇这也没毛病。

    还有一小撮是真信了司马光说辞的“不明真相众”……

    王安石不爱装逼、没时间写文章回应司马光。但是很不幸,老王有个非常猥琐又有仇必报的儿子。

    于是小老王最近写了一篇小说叫《司马缸和铁头光》。

    妥妥的标题党,但内容却相当的YY,并且是宋人从未想过的脑洞。

    这部小说以一口缸为猪脚。相当逗比。

    那口缸叫司马缸,小说中的大反派叫铁头光。像矛和盾,也像猫和老鼠一样。总设定上就说明了,铁头光的使命是砸了司马缸。铁头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铁头光的人设性格是:见到什么都想用头撞击一下。没什么理由,因为他头铁。所以这是小白文,设定了就有人信。

    事实上在后世民智开启的年代里小白也是很萌很多的一个群体,就别说古代了。

    再加上王雱大量应用了番茄辰东的YY手法,于是文章一经连载,就连王雱自己都懵逼了。到底在流传,到处在等更新。

    “赶紧的更新!”

    “这篇文章太欢乐了。”

    “怎么回事,为啥停止更新了?”

    “是啊急死我了,刚好看到节骨眼上怎么就没了呢?”

    “我还没有看,不过支持一下。”

    “支持一下加一。”

    酱油众们不明觉厉的一边讨论,一边等候这篇忽然火了的小说更新。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