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04章 被老妈抓到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章 被老妈抓到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雱离开红楼的时候,被吴琼老妈捉到了。

    “雱儿你越来越坏了,这么小,竟敢出入这种地方,真是气死我了。”她说着,就过来揪着耳朵拖着走。王雱耍赖不想走,却是被一脚踹的跳起来。

    “娘你误会我啦,我是来这边收故事收笑料的,这里除了姑娘之外,还有茶点果膏,可以看文人吵架,有众生百态。”王雱说道。

    吴琼老妈倒是也楞了楞,下意识的不想承认这小子十一岁就这么嚣张。

    “娘,你不信的话我带您进去瞧瞧,乐呵着呢。”王雱又道。

    “胡说八道,就算娘信你,堂堂诰命夫人才不进那种地方呢。”吴琼老妈又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也不许再来了,很影响名声的知道不,别人又不知道你进去干嘛,只会猜测老王的儿子十一岁就混风月。伴随着这种名声长大,你以后怎么在京里做人,让那些皇家闺女,宰相家的闺女怎么看待你?”

    “娘有所不知,那些小妞不喜欢我,我才放心啦。否则我太帅了,都来纠缠着我的话我完蛋了。换别人来纠缠我就拳打脚踢,然而那些贵族小妞又不能打,苦恼着呢。我爹说了,我王家无需攀龙附凤。”王雱说道。

    噗,又被一脚踹了过来。

    吴琼老妈道:“大老王的话能听就见鬼了,他会把你一起坑害了的,并不是要有心去攀龙附凤,而是那样能让雱儿少奋斗几年,且有人保护,懂了吗?”

    “娘你混不成了,我爹当年要是这么想,你就被放鸽子了,也没有我大雱出生了,所以这事上咱两欠他,还是可以听他的。”王雱说道。

    吴琼老妈反驳不了,便故意找茬的指着儿子的鼻子道:“都大热天了,你还戴着虎头帽干嘛,难怪你头脑发热了,快些取下来。”

    “我这是故意毁容……哎吆。”

    说不完被后脑勺一巴掌,帽子也被没收了,然后继续揪着耳朵拖着走……

    孙儿十一岁身在青楼被娘去捉了回来,这让老奶奶非常惊讶。

    但是老奶奶对他的神童壮举已经有点习惯,神童么,脑瓜子好用,想法多,各方面早熟也是正常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老奶奶又开始夸奖神童,说此子的表现很强,将来会子孙繁荣家大业大。

    吴琼认为她妥妥的一老糊涂蛋,不过鉴于她是夸奖自己的儿子,也只得表示支持老奶奶,把这个现象解释为“神童现象”。

    这非常有逻辑,王雱的智慧超越了二十岁,那么身理上超越十五岁也就不那么奇怪了。懂得去青楼,而不是占据着官二代身份祸害街市,欺负民女,这已经算是正直了。

    耿天骘对她们的掩耳盗铃无力吐槽,实际上天下的熊孩子就是被这些个败家娘们宠出来的。

    当然客观的说,许浪山认为衙内并不招人恨,在官二代里算是的及格线了。

    耿天骘则回击道:“你没去红楼见识过他那些马甲出场的情况,也敢说他不招人恨?这是没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

    “大雱厉害了。”

    “厉害个蛋,我从个人感情上是非常鄙视神童的。不过苏小卿那几首词传说是出自他,他是苏小卿幕后的才子,的确不错。”

    “词不词的,咱们大头百姓不怎么懂。但大雱做事超级经典,我是养鸡的,上年他贷款放给咱们的那批鸡苗很好养,长的很快,昨天第一次见蛋了。真好,马上就有收入了。”

    “是啊我家也获得了小农贷款,进了些鸡苗,也是前日见蛋了。往后一整年就指望这些鸡了。王雱卖给咱们的这些鸡苗虽然不便宜,但给的贷款利息很厚道,等赔了贷款后,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利润。日子会有所改善的。”

    “唯一不好的是王雱总归是小气了些,不愿意给咱们太多的鸡苗,我家只拿到了九只左右。”

    “此点上你们误会了。”一个有见地的老头说道,“王雱只少量供应苦人鸡苗,第一是为了他自身的资本安全。每家供应的数量多,那么分到的家数就少了。听人说这叫‘鸡蛋不放一个篮子里’。其实拿到的户数越少,王雱风险就越大。一但某家经营不善出现亏损,他的贷款就坏账率大增。所以王雱的理论是,覆盖基数越大,他的经营就越安全。假如他只有一个客户,那么他收不回贷款的几率是五成,那客户有可能还有可能不还。”

    “再有。王雱还在公开场合论述了,老百姓没什么抗风险能力,鸡苗就算好,但既然做生意当然有风险。风险来自于各方面,譬如鸡群生病,譬如市场波动,譬如各种天灾**。在此情况下依靠贷款获得鸡苗,如果多,一但出事那是举家遭殃,连带王雱收不回贷款。但如果少,每家只是几只,那么就算出事损失了,也不至于一次家破人亡。每家每户鸡苗都少还有一大优势:不用去专门购买王雱的饲料。如果只有三五只鸡,完全可以依靠天然的虫子资源,就转化出优质蛋来,那么散户的经营成本就几乎是零了。成本越低风险越小,老百姓的风险越小,王雱的小农贷款经营风险就越低,所以这就是他能给出一分利息的缘故。”

    “你怎么会懂这些呢?”一个家伙好奇的问。

    老头嘿嘿笑道:“我一个侄子原本是个无业混混,但现在有工作了,就在王雱的孵化场里做事,学到了不少本领。”

    许多养殖散户才道:“原来如此啊,起初以为王雱是不想卖神秘饲料给咱们老百姓呢,而鸡蛋帮的陈掌柜出了高价,饲料就主要供应鸡蛋帮了。”

    “是啊,看来冤枉王雱了,他真的是个大好人。”

    老头又苦笑道:“冤枉未必,王雱真是头小鲨鱼。饲料也产能有限,其实他仍旧是借用你们想买饲料的噱头吓唬鸡蛋帮,迫使鸡蛋帮加价买饲料。”

    “卧日,这未免太可恶了。家叔就这样被衙内忽悠了啊?”这个说话的人是鸡蛋帮陈交虎的侄子。

    “可恶你又能咋地?这就是王雱的经营方式。老百姓有剩余劳动力,可以依靠虫子。但你们鸡蛋帮规模化经营必须依靠饲料。鸡一多更容易生病,对管理要求更高,所以你们就必须购买王雱的兽医服务,管理服务。有种你别买啊,他又没强迫你们。”

    鸡蛋帮的那个家伙又道:“好吧坑是坑了些,但王雱那家伙的服务虽然贵,到也物有所值了。家叔陈交虎说了,这次的鸡批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原本最担心的是病患。但是养到现在近十个月,死亡率和患病率的确比晚年低很多。饲料效果也的确好太多了,比以往咱们鸡蛋帮的用料成本便宜,真的很神奇。”

    随即他又狞笑道:“不够王雱的饲料专卖,鸡苗专门,将很快成为过去。听京城来的大人物说了,朝廷当初只承诺了给王雱九个月保护期,很快就会到期了,到期后英明神武的张方平相爷,就会把王雱的秘方公布天下,那时候人人都可以用他的饲料秘方,人人可以用他的孵化小鸡方式。”

    早先那个老头又道:“你属于高兴的太早了。论坛里有种观点是,又不是会造句,就能写出王安石的文章来。王雱的秘方公布了,等同于‘汉字出世’,那么大家都识字的情况下,功底决定了有些人短短几笔,能写穿人世冷暖,而有些洋洋洒洒一大篇却不知所云。很显然我大宋神童王雱是鸡蛋之父,在这个领域,他是引领者。小老百姓只有几个鸡闲养无所谓,但你鸡蛋帮批量经营,我觉得你们脑子正常的情况下,就算有秘方,还是老老实实的购买王雱的服务好了,因为一但学的形似而不似,老百姓输得起,你们输得起吗?”

    有道理啊!

    大家这才醒悟了过来,为何王雱胆子这么大,敢把秘方公布。

    “难怪论坛里王雱公开发言:没有任何一个点子能吃一辈子。于是他主张分享秘方。”

    “论捞钱只服王雱,听人爆料说,他目下空手套白狼,用技术模式全盘入股了红楼,赚的比他的神鸡还多。此外这犊子经过炒作之后,打算把红楼的壳子,进行资本重组后打包甩给汴京樊楼圈钱,就此一来,他的资本很快会进行丧心病狂的增值。哎,这么匪夷所思的圈钱运动,被他应用的出神入化了。”

    “的确厉害。原本整个红楼也就值个不到一万贯的样子。那些姑娘的收费也就中下档水平。但现在经过王雱的运作和包装、讲概念讲故事,把姑娘们的身价炒起来了,加上模式,加上台柱子苏小卿,于是进行了丧心病狂的重新打算估值并入樊楼。而现在有消息,汴京来的叶先生已经同意,唯一的分歧在于:红楼到底估值多少。”

    “听说二十万贯起步。”

    “二十贯只是叶先生的开价而已。但王雱的意向在六十万!”

    “牛逼了,价值不到两万的樊楼,竟是二十万还嫌少?”

    “你错了,王雱又不是白痴,红楼的价值在于吸金能力,不在于那楼到底值多少。王雱说了,以现在的吸金能力,叶先生的开价不用三年就赚回来了,所以吃饱撑了卖给他。”

    “哎,资本的事好复杂。”

    这些汇总了起来,就是最近这阵子各个群体对神童的议论。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