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92章 提前总结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章 提前总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汴京。皇城。都堂。都堂也叫中堂,在后世就该叫国1务院。

    可惜这个时期的大宋中书门下是残血,国1务院的权利现在大多在张方平这个三司使手里。而新任中书门下平章事陈执中,说白了是一个半血组织部长兼最高法院院长。大抵就这么一回事。

    可是理论上陈执中又是大宋的最高级别宰相,于是依照规矩,临近三月的现在,要为大宋的年度总结做准备,需要收集许多材料整理成文书。

    这份文书就需要如同做政府工作报告那样,由陈执中在年度大朝见上宣读,呈交给皇帝赵祯。

    规矩大抵就是这样,然而需要总结的资料大多数在张方平手里。以往庞籍在的时候,当然是张方平送来中堂。但是现在,陈执中这个半血老好人、何德何能让张方平跑过来汇报?

    “本相去见他的话又有些掉价,于规矩不对。不去的话他老张装傻,就不送过来,眼下大朝见就快开始,没他三司汇报老夫怎么上朝做总结?”

    中堂内陈执中自语了一番,又不满意的道:“还有那个梁适,他枢密院的报告也不主动送过来。张方平脑壳大就不说他了,他梁适在我面前也要装牛吗?”

    心腹属下们一阵瀑布汗。东府和西府撕逼那是自来的,一但庞籍卸任,现在两府掌柜分为两个人,老陈相爷威望又不够,于是现在一盘散沙的局面那是必然的了。

    “相公,现在这个局面似乎是陛下有意为之。所谓高处不胜寒,持续闹将了下去,若是中堂汇报工作出了问题,追究下来终究是您的责任大。枢密院便不说它,梁相公似乎想单独汇报,于体制法度也说的过去。不过关于三司报告不能拖延,还是您主动去见张相为好。”一个心腹谋士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

    老陈不服气也没办法,大宋的皇帝难做,宰相又何尝好做。老陈再蠢也明白过来了,这个时期老夫拜相,分明就是出来背锅的,哪里是做事的哦。这些人猥琐着呢,论做事,明显有一大群比我狠的人在呢……

    来到张方平处,陈执中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吹的什么风,皇帝正巧也在这个地方,竟是不等老张或者老陈去见他,赵祯就着急的跑过来了,皇帝似乎尤其猴急的想在大朝见前看看“内幕数据”,做到心里有数?

    “老臣见过官家。”陈执中急忙施礼。

    到了这个年景,赵祯的身体并不算太好,精力显然不够的样子,所以话也不多,微微点头示意坐下。

    老陈便乖乖的坐下来了。

    赵祯看向张方平道:“张卿莫要卖关子,快些提前把皇佑五年的大抵情况说与朕知晓,去年发生那么多事,朕知道不会太好,想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以免大朝见措手不及。”

    “的确不太好。”

    张方平说这么说,但表情却不忧愁,拿起手边一份文报,又低头过目了一番道:“财税收入上开封府仍旧第一,比上年略微增长,却增长幅度有限。”

    这没毛病,也在赵祯的预料之中,于是皇帝微微点头。

    张方平接着道:“大名府位居第二,但比之上年的增长幅度比较喜人,超过一成。”

    赵祯和陈执中一听,便眉开眼笑了,因为这就在他们意料之外了。

    赵祯在陈执中当然无法接话,于是毫无存在感的低着头。

    赵祯笑道:“张相公休要卖关子,快些把内情说与朕知晓,何故增长如此多?”

    张方平实话实说道:“皆因河北都转运使富弼的农牧政策已经初见成效,开荒增地幅度不低,在百姓相对能吃饱的情况下,就会有新的需求,大名府作为北方商品经济之中心,河北两路的需求上去了,大名府财税收入自然会猛增。”

    赵祯击掌赞叹道:“果是国朝之栋梁也。看起来,今次大宋第一转运使非他富弼莫属。”

    张方平却摇头道:“官家不急把话说死了,他富弼自来桀骜不驯,把许多朝廷政令当做废纸,毛病不少呢。他主要是依托了得天独厚的大名府,而大名府的体量注定了让他最为显眼。但是其实……”

    转折后,张方平道:“有一人的增加幅度比他更亮眼,便是河东转运使韩琦。太原府此番增长幅度比大名府更好看,接近一成半之多。”

    “韩琦……”听到这名字又蹦跶出来,赵祯皱了一下眉头。

    皇帝有表情,作为臣下当然要配合说点什么的。可无奈陈执中这个相爷做窝囊,他甚至不知道皇帝现在怎么想,当然就无法配合。于是只得求助似的看着张方平。

    老张对陈执中的态度还算满意,便接着道:“官家必想起是了当年好水川战败事宜,加之陈署事宜没有彻底定论的现在,韩琦的问题就让官家为难了?”

    赵祯微微点头道:“还是张相公较为理解朕意。那陈署现在是个麻烦,处理他的话,在韩琦有作为的现在,便是让韩琦面上难堪。若不处理,和他闹的狄青现在这么惨,朕总觉得这碗水没端平了。”

    张方平道:“官家宅心仁厚乃我大宋福泽,但无需为此多想。您心中的那碗水永远端不平的。若纠结于这些,我中书便再也无法做事。譬如韩琦此番有功也有过,您道是他的大幅增长怎么来的?”

    “朕等着听。”赵祯道。

    张方平道:“皆因他在挑战辽国底线,于宋辽边境的争议之地,前推占地,移民去开荒种田。这事原本朝廷都蒙在鼓里呢,乃是富弼写信给前宰相庞籍,私下弹劾韩琦打擦边球瞎作为,于是臣这才知道。其后庞籍和臣商议下,为了不使官家担心,为了不公开惹怒辽国,便私下呵斥韩琦不许在做,不能因小失大毁了寇准博弈的澶渊之盟结果。“

    赵祯听闻后,真被那无比奔放的韩琦给吓一跳,这心口薄凉薄凉的。

    妈的这虽然等于为我汉家增加耕地和资源,然而这也是引发国战的危险。张方平的评价没错,富弼看不惯他也是正常的,这的确有点因小失大了。

    然而韩琦就这德行,他就喜欢激进的做法。从他当年督军陕西主持宋夏之战就看得出来。那时候年轻气盛的皇帝会被韩琦的主动出击战法蛊惑,但好水川失败后,加之这些年的沉淀和冷静,很显然赵祯也明白范仲淹那套才是对的,就算捞钱也要分时机,讲策略。

    最让赵祯头疼的在于,韩琦固然奔放了些,然而富弼也不是个好东西。前阵子富弼还亲自上书给赵祯,指责韩琦的督军办法就是“杀人”。

    是的富弼说韩琦比狄青戾气还重,他韩琦在河北督军时候把兵痞军官砍的实在太多,结果弄的河北路军伍的情绪非常大,后来么,他韩琦拍拍屁股溜河东去拉仇恨了,河北烂摊子就交给了富弼。

    富弼又不是个混日子的人,所以前任留下的烂摊子,富弼想要摆平,那当然就困难重重。

    这就是富弼和韩琦的矛盾所在。在赵祯眼睛里他们大哥别说二哥,说的富弼纯洁似的,算起来他砍的军官也未见得就真比韩琦少。

    这些个家伙一个比一个奔放,还说都不能说。一说他们就各种死谏,各种辞官,各种心灰意冷。赵祯是真怕他们这样的,这也就是赵祯到了这个年纪,越发对这群文人的节操不满意的缘故,进而尤其爱护骨骼惊奇的狄青。

    可惜呢,根据赵祯的意思,原本归仁铺大捷后打算升狄青为枢密使。然而虽然打赢了,张方平这家伙也不是好东西,去把狄青撸了,消息一走漏包拯就跳出来了。

    现在原本应该做枢密使的狄青被他们联手海扁了一顿,枢密院工作也交给了什么也不懂的棒槌梁适。

    就这样,原本到处增长的喜报,成为了赵祯心中的政治难题,有些乏味了。往后的兴趣也就不大了,感觉有些累。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