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88章 年号至和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8章 年号至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亲爱的皇佑年号就这样过去了。

    张方平已经启程返京了。

    尽管老张始终没松口允许王雱开银行,不过猥琐点的大雱,还是把三套宝之一的《血统进化论》提交给老张了。

    大雪纷飞之中,张方平坐在牛车里返京的时候,正在阅读王雱的策论,越看,越是惊的半张着嘴巴!

    大抵上,王雱就是深入浅出的总结:

    古代的鸡下蛋看脸,就算有足够的虫子,它们也只在心情好的几个时期,集中下几波蛋就歇菜了。

    后世的养殖科学对此有过论证和分析:古代每只鸡一年不会超过六十个蛋,还是在吃虫子的情况下。

    王雱的饲料配方能提高营养和产蛋率,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看脸下蛋”这事现在是鸡的基因。

    所以要调教。

    细节就是当时王雱派小萝莉记录每只鸡吃了多少料,下了多少蛋。

    几十只鸡,情况肯定各不相同。其中一定会有的鸡耗料会少些,产蛋量大、产蛋频次更合理些。那就说明这只鸡的基因,更加靠近驯化过的生产鸡。

    通过初级统计学把这几个典型找出来后就成功了一半。这部分骨骼精奇的鸡留下来,其他的做成鸡汤吃掉。就此进入下一轮进化。

    又从这几只“良鸡”的后代,让它们相互“近亲结婚”。这叫就基因提纯。

    近亲结合有个特点是会无限放大优点和缺点。多数会出弱智或疯子,但偶尔也会有一个、专门携带它们父母全部优点出生的。当那只鸡出来后,“耗料少产蛋多”这个基因被提纯出来了。就像阿道夫希特勒那般纯粹。

    只是说神鸡的纯粹是产蛋,春蚕到死丝方尽。

    这叫直交。

    然后仍旧用直交的方式,提纯另外一个鸡群的基因。上个种群提纯是产蛋效率,于是另外一个种群提纯就朝出水土适、抗病能力方面攀升。

    最后让这两个特点不同、没有血缘关系的纯种鸡进行横交,那么它们的后代就是最稳定最好、拥有各种特点的生产鸡。不会随便出现歪瓜裂枣,不会出现不安分的一小撮。

    会犹如工业品一样,全部鸡差不多的素质,不会顶级优良却不绝对会差,随便繁殖随便就能用。

    这个方法通用,不论想要什么类型的鸡,譬如肉鸡,蛋鸡,斗鸡,导盲鸡,什么都能这样培育出来。

    好吧……导盲鸡是有点夸张,限于基因,鸡就不适合导盲,不过大抵路数就是这样的。

    把王雱这些表述看完之后,张方平深深的吸了口气,惊为天人。觉得厉害了,虽然尚未知道真伪,不过根据他往前的神奇,应该大概率是真的了。

    张方平也觉得,如果是老夫主考,王雱这篇策略是答卷的话,又在皇帝删减经义考场,要求以微言明大义的气候下,其实王雱这篇试卷基本也就状元及第了。

    “厉害了我的神童,老夫没松口允许你发现交子,你却仍旧把这篇神论交给老夫了,不局限于鸡,我大宋整个畜牧业都有救了,包括最拿不出的战马都会改观。功在社稷。”

    牛车中的张方平喃喃自语道:“行,我暂时不允许你玩交子,但是老夫一定找机会,还给你这个人情。”

    ……

    上元节这才刚刚过去,京中消息,包拯手持司马光证词和开封府说辞,上殿弹劾宰相庞籍不恰当作为,造成民间冤案。

    包拯是个公正的人,并没有说庞籍有罪,但包拯直指赵清贶的死和庞籍“懒政一刀切”有直接关联。

    对此庞籍否认不了。赵祯无法开口。满朝文武怒视包拯表示“你说的对,老子们想揍你又不方便出手”。

    包拯严谨的地方在于,他真把皇甫渊和赵清贶案件全部翻了出来。并指出:赵清贶利用身份谋事、贿赂官员、破坏朝廷纲常这当然是罪,但事实上贿赂数额较小,皇甫渊也并未进入官员队伍,所以赵清贶有罪但罪不至死。

    “于在这种情况下,庞籍身为宰相、指示开封府重办严办就是干扰司法公证。”

    汗,包拯当庭打御前官司时真是这么说的。理论上这当然就是干扰司法公证。因为包拯还说了:开封府是独立司法个体,有大宋律作为尺度何须庞籍指手画脚?若需要,那要大宋律和开封知府干什么?

    包拯还表示:正因庞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思天下民生,却去过问鸡毛蒜皮之案件,导致开封府官僚执行宰相批示的情况下矫枉过正,由此造成之司法失当,庞籍难辞其咎。

    这些就是包拯的说辞,且有开封知府,开封推官,舒州知州司马光之证词支撑。

    赵祯当时险些气的喷血,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然后皇帝只是给包拯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在说,包拯也不知道真没领悟还是假没领悟,更上前一步搬出祖宗法度,情绪激动,导致唾沫星子喷在皇帝脸上。

    后来,张方平一巴掌把包拯官帽打飞。跟着,两位相公就打了起来,拳来脚往一番老包被打伤了。如此把展昭看的一阵郁闷却无法出手,欺人太甚,张方平这样的流氓在朝廷一天那就暗无天日。当初这老流氓还派人蒙面来拦截我展大侠,欺负了小的,现在还动手把包拯给打伤了。

    朝上许多人惊恐于老张淫威,却是又觉得他和包拯谁也不是好东西,一个流氓一个诉棍,天然的冤家,没啥好说的。

    包拯被撸翻后赵祯又是解气又是担心,还觉得都是王安石那小子开的坏头。好在啊老包没大碍,皇帝这才放心。

    同时皇帝也不好意思处理张方平,因为张方平的理由是“包拯这家伙说一套做一套,把口水喷在皇帝脸上虽然不是犯罪,但既然不敬了,被勤王的人打一顿有什么稀奇的”。

    我@#¥

    老包竟是没有对此申辩。

    其后就顺理成章,大宋规矩:御史台弹劾宰相一但成功,宰相必须辞职。

    是的包拯是言官不是刑部。他追究的不是罪行而是责任。他的说辞谁都辩驳不了,那么就算是赵祯也留不住庞籍了。这种情况赵祯要是敢硬保庞籍,以大宋的尿性会出现一群相公当场把官帽放下离开。

    于是年初第一政治大案:庞籍辞去枢密使,辞去中书门下平章事,自请外放知郓州。赵祯含泪允许了他辞职。

    年初第二礼法大案,张方平指示右谏司弹劾包拯“失礼”,证据是他把唾沫星子喷皇帝脸上。证人是文武百官。

    其实这个事赵祯都不想追究。却无奈老张戾气重就是要追着不放。这又是对皇帝的将军。

    后来赵祯一想,包黑炭也太可恶,老庞当年力挺朕亲政容易吗。所以真的不适合放在包拯在朝廷发言了,他在朝廷,最终会导致“大宋没一个好人”,如果大宋全是恶棍那朕是什么?

    换个位置,赵祯不爱听就可以不许包拯说,但在大宋,皇帝真不能禁止御史说话。是的赵祯可以不许庞籍说话,但阻止不了老包。

    于是只有借用张方平找的理由,解除包拯御史中丞事,放权知开封府事。

    权的意思是代理,包拯的首席谋士公孙先生解读为“大人不要固执,皇帝的意思是您若再惹事,那就开封府都不能待”。

    对此老包扬言不怕他们,然而麾下的人以及他老妻怕啊,这个时代谁都不想离开京城。于是他们一伙的联合起来把老包绑架了。

    为此展昭不敢说出“在路上被张方平抢证据”的事。

    展昭不傻,说了出来包拯一定忍不住,现在跳起来未必伤得了张方平。因为皇帝真是傻了才会一天内把大宋两个台柱子一起撸翻。所以一但说了,包拯铁定去穷山恶水知州。麾下的人全部哭瞎。

    这就是政治。展昭懂政治,他不想为了小事掀桌子。话说包拯掀桌子后大家真不会怪他,因为老包就这德行,这叫骨气和不忘初心。

    但作为武人,展昭若是说了话造成掀桌子,那是死路一条。

    把老包撸下去后,赵祯又感觉有些愧对老包,于是一犯浑,同意了包拯弹劾狄青的理由,罢免了狄青的枢密副使。

    这个事件导致丁忧的欧阳修写信给朝廷大赞老包忠勇,说狄青这种小人就应该清理出执政队伍,老老实实带兵就行。

    赵祯没鸟老欧阳,暗怪欧阳修不懂事。

    真正在抬举狄青的其实就是皇帝,结果欧阳修在赵祯最心烦的时候说狄青是小人,言下之意是皇帝启用小人,皇帝需要远小人。如此一来赵祯会高兴就怪了,便让张方平代替回信给欧阳修。

    于是张方平写信给欧阳修时,把当初庞籍的说辞复制粘贴一遍曰:“你乃帅才,然而大宋最近好着呢,有个神童正在搞养殖业。学学那个神童,现在大宋不需要你运筹帷幄,需要你在乡下养猪种田。”

    欧阳修有没有被气病就没人知道了。

    几件大事尘埃落定后,赵祯下旨:陈执中出任中书门下平章事。梁适出任枢密使。

    这两酱油党当然就不会集权,这个时期中书的权利原本就不是满血,牛逼的老包也滚蛋了,所以张方平成为第一大脑壳(巨头)。

    出任中书门下平章事的第一件事,陈执中根据祖宗规矩上奏:定今年为至和元年。

    赵祯准奏……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