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84章 不温柔的历史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4章 不温柔的历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家之后,王雱开始抓墙。

    人世间有千红百魅,无奈绝世萝莉小爷我不能获得?

    发现宝贝儿子在房间里跳脚,美女老妈走进来关心询问“我儿因为何事伤心”。

    王雱也不敢把龌蹉心思和老妈分享,否则要晕死一片。固然屁股决定脑壳,老妈反对老王纳妾,却绝对会支持儿子妻妾满堂多子多孙的,然而白玉棠的极端那不是开玩笑的。

    仅仅只是将来交待和白玉棠私定终身都是个问题呢。当然了,大纨绔王雱将来会有办法的。

    “雱儿啊,你不开心娘也不开心,你从小心智就有障碍,切记遇事莫要多想了,常乐才能常安。”吴琼老妈把腹黑小子托来过抱在怀里安抚一下。

    王雱咬着指头道:“娘,今个好冷,我可以来和你睡的吧?”

    “不行!你一来大老王就借故撂挑子,亲着痛,仇者快。”老妈非常极端的样子道。

    “娘你想多了,我老爹很萌的,在这个时代他已经算很好了,他对郑二娘不是淫邪,是真有感情,有愧疚。娘你不是个坏人,不要把自己置于坏人之地。”小屁孩文绉绉的道:“您这样的心思一多,我爹会压力更大,又不敢得罪你,他会更觉得亏待郑二娘了,总之拉若我是您,欲擒就要故纵,我是绝计不干蠢事的。”

    吴琼老妈楞了楞,得这小子是个神童耶,于是捏捏他的鼻子笑道:“我儿一张嘴啊,所以,总之,你就是要来和我睡才行是吧,那么大人了,还离不开娘,真是的。”

    所以,此番成功把大老王从床上赶走了。

    汗,其实吴琼老妈比郑二娘漂亮不少,无需她拉仇恨,大魔王也肯定会多来找老妈的。

    跟着老妈有个好处是:不会在大清早被揪出来吊打。

    大老王就有这么恶劣,往前已经这么干过许多次。揍王雱之前通常吩咐把嘴巴塞住,不许求救,至于揍完了以后,不良少年愿意找谁上访老王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郑二娘从来不在乎老王的邋遢,她爱的是老王的人格。

    但郑二娘也不太喜欢老王来这边睡觉。因为她是个细腻的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怀春丫头了。现在的郑二变得成熟了,担心这是挑战吴大娘的行为。大娘她不是坏人,但是真把她惹毛了,在这个时代她也能让小妾包括小妾的子嗣过的很苦。

    这些年二丫有时会在睡梦中冷醒,有时则会在睡眠中说“饿啦”。理论上二丫也不算被虐待,只是她的命也不算好,并没有因为出生在官宦世家而变的有什么不同。

    所幸老王虽然没心没肺的,但现在大少爷变得不同了,要说到底变化在哪也说不上来。有趣的是,近来二丫都很高兴,没被欺负过了,而且也不喊冷不叫饿了。

    小家伙有时会带着个糖人回来孝敬郑氏,前些天则是戴着一顶毛茸茸的虎头帽跑来说“过年了,哥哥给了虎头帽,镇邪的”。

    对于郑二娘而言所有的噩梦都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在好转。所以她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局面,尽量的守护着果实,不想把大娘给得罪。

    于是,王安石在不经意间栽的彻底。现在弄成大老王去哪都不被待见的意味了。去吴琼那边,那婆娘便总觉得对宝贝儿子愧疚,来这边,郑氏又觉得对大娘愧疚,都想把王安石从床上赶走的架势。

    大魔王恼火的觉着: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嘛!

    王安石隐隐约约的觉得是王雱在搞鬼,儿子么,就是用来揍的。所以老王并没有什么“做事了才调教的律法思维”,基本是有意识就可以去教他做人了。

    于是王安石天不亮的时候起床出来,提着棍子打算去教那小子做人。

    却又发现,家里两个小孩更早,鸡都不打鸣,哥哥带着妹妹,头上都有虎头帽,已经在为她们的大业奋斗。在照顾家里的鸡苗。

    关于孵化的业务是在外部的养鸡场。不过关于留下种鸡进行血统进化的工作仍旧是在家里,由王雱带着二丫亲自操刀。

    见到这种情况,王安石脑袋再大也就没戾气了,不打算去揍人了。

    于是天不亮的院子里,老王放下棍子重新回去郑二娘的房间里去了。

    这下,两个“虎头”便停止工作。他们当然是在算盘计算下,故意表现给老王看的。

    其后两小屁孩贼脚贼手的埋伏在房间外面,少顷后,就听到有暧昧的声音传出来。

    “有点像驴叫,他们在干什么啊?”二丫脑洞奇大的样子嘀咕道。

    额。

    王雱原本是打算听听老爸怎么夸奖两虎头,却是意料不到,老王这家伙调皮了。

    赶紧捂着王小丫的耳朵不许她听,然后带着她撤退了。

    培育小鸡的房很暖,这是小鸡需要的温度,所以没事的时候两家伙都喜欢待这里避寒。

    暖房中,二丫咬着指头道:“刚刚那声音是驴叫吗?”

    “昏了,那是你娘的声音,她又不是驴。”王雱给她后脑勺一掌道:“是老奶奶给大魔王压力了,要求子孙满堂。于是孝子老爸奉母亲大人之命,忙着造人。他战力还可以,估计咱们就快多一个弟弟了。”

    “好啊好啊,就快有小弟弟了。”二丫一跳一跳的拍手叫好。

    王雱当然知道这个即将降临大宋的王家子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王旁”了。那小子就是个疯子了,考不起进士的就是他。

    后世百度说王雱是个心胸狭窄的疯子,逼走了妻子,逼死儿子。那是误读,是指的王旁而不是王雱。总体上王雱的确心神有问题,却是个积极的人,真正的天才。几乎是王安石的唯一。将后来真正打垮老王的不是政敌,而是王雱的英年早逝。

    史料误读如此严重当然有原因。司马光上台后程朱理学派崛起,为了摆脱巨人的阴影,他们对王安石乃至王安石一家的妖魔化是不遗余力的。

    说起来,王安石一生都觉得亏欠郑二娘一脉。所以老王一向不喜欢“荫补官”制度,却是将来,老王也会为了那个考不起的王旁,去找皇帝要官,要来的官职就是“太祝”。

    太祝在大宋就是个典型的荫补官。所以史料中的“王太祝”不是指王雱。

    王雱是神童,正统进士及第的人。何须找皇帝走后门要这种九品芝麻官?进士及第的人,起步比太祝至少高个四级,那还是在没有宰相爸爸的前提下。

    王安石是大宋宰相,吴琼老妈是国夫人。所以如果王旁是吴琼生的,大宋正史就一定会有记录。这就是王安石有小妾、且没有带在身边的第一个铁证。侧证是老王说的那句“清官难断家务事”。

    天下官僚一起怼王安石,老王都很淡定很顽强。但他能叹息出“难断家务事”来,就说明家里的事的确让王安石这个妻管严非常忧心了。

    因为将来的那个王旁就真是个被迫害妄想者了,怀疑妻子给他戴绿帽,就天天打妻子。怀疑儿子不是他的种,就天天逼儿子。史料中用词“儿悸死”。

    于是后来的学者吃模糊抹黑,说这是王雱做的,解释是王雱“吓死了儿子”。

    是不是王雱先不论。但其实“悸死”的意思,显然更应解释为“吓的要死”或“险些吓死”。不是说真的吓死了。

    如果是真的吓死,该会用词“惊悸而死”。

    汉语就这样博大精深,惊悸死和惊悸而死,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一种是语气,一种则是定性的结论。

    王旁这家伙是疯了。所以当时的情况,王安石把这个庶子关了起来,还让儿媳妇和王旁“离婚”。

    身为宰相王安石连面子都不要了,不想儿媳妇这么不明不白死在王家,于是王安石帮儿媳妇联系了一户好人家,风风光光的嫁了过去。

    这是因为王相爷有良心,通行的做法当然是掩盖消息,让儿媳妇“病死”在王家然后安葬。一个宰相要做到这事当然容易。

    但老王选择了开脑洞,于是这也是理学党攻击王安石的猛料。

    YY完毕,又听王小丫一跳一跳的问道:“大雱,咱们的弟弟什么时候出来?”

    “我也不知道,不过出来了以后必然被我强势调教,劳动才能改造人,做实事才能接地气。他小子出来咱们就有帮工了。”王雱嘿嘿笑道。

    高兴不完,许浪山进来说有人请喝茶……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