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80章 河东狮吼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章 河东狮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雱耀武扬威的走在前面,马金偲则背着昏迷的小辣椒走在后面。

    现在老板娘和马金偲走在一起,她真有些疼这萝莉,于是哪怕不该说也低声道:“马爷……还请勿要虐待她。”

    马金偲低声道:“结局我无法保证,我只能告诉你衙内他没司马小花可恶。”

    这边还在说着话,就听前面的王雱惨叫一声。

    原来,才出门王雱就被人一拳打在眼睛上,眼冒金星的,看也看不清楚,受到小孩身体影响就哭起来了。

    紧跟着耳朵也疼了起来,被一只美手揪着耳朵拖过去。

    王雱一看,顿时惊呼道:“白姐姐你不是走了吗!”

    “若走了就看不到你的猫腻了!”绝美的白玉棠大怒的样子,把不良少年揪着耳朵拖过来,又一脚踹过来。

    卧槽,王雱顿时抱着小腿骨跳来跳去的。

    跳了两下,就算没做贼,心里也开始慌张了,于是王雱乘机逃跑。

    却是又被白玉棠揪着后领捉了回来。

    即将被海扁的时候,躲在暗中的卢方看不下去了,嗖的一下跳了出来,跺脚道:“五妹!不能动手打他!”

    白玉棠气的脸色发青,只得把举起来的手了放下来,恨声道:“可不打他,我这心理过不去。”

    卢方也不管白玉棠,急忙对王雱抱拳道:“衙内,请勿和白玉棠计较,原谅她的过失。”

    王雱则是心口薄凉薄凉的,寻思怕不是小爷原谅她的问题啊,你这偏架拉的真有水平?

    白玉棠又跺脚道:“大哥勿要过问。我白玉棠自问无错,管教夫家不使他三心二意,不使他欺男霸女,我哪里错了!”

    卢方和王雱顿时有些不来气,五姑娘一不小心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啊?

    卢方道:“五妹慎言!他是王大人的儿子,是大宋皇帝封的神童。你身为夫人还真管不了他,何况你还不是他的夫人,谁为媒妁,谁认可的?”

    白玉棠道:“天地为媒,同生死鲜血为妁,鬼神见证。”

    老江湖卢方不禁泄气的道:“五妹啊,或许你是认真的,但这些别人会当做笑话。”

    白玉棠又气急攻心了,仰头仿佛狮吼功一样的大喊:“我不服!我没有撒谎!我不是笑话!我自问没对不起夫家!这些是他亲口承诺的!”

    靠~

    全部人都被她的吼声给吓得跳了起来。

    王雱不禁双眼发黑,原本目测她更年期才会狮吼的,想不到现在就开始了?

    想到她的极端,上次她把自己手指切了,且当场气急攻心昏倒。现在王雱可真不敢惹她,也不忍心惹她的,于是赶忙跑过去抱着她的腰。

    这相当的没情趣,并不是玉树临风的大侠挽着美女腰的态势,而是小屁孩的头才到人家的肚脐处,抱着撒娇的态势。

    好在王雱的动作就是认可白玉棠说辞了,这下大姐姐就气平了些。

    平静了少顷,白玉棠这才又开始调教:“你个小鬼,趁我不在时候你就心思多,这么小,就这么坏,跑青楼来都不说你,你弄了这么多事出来。为了勾引女人,你用心龌蹉,故意制造场面出风头?”

    “我没有出风头,我是侠义心肠。”王雱道。

    白玉棠指着鼻子道:“分明就是想出风头,借机勾引美少女。你这种心思、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多少江湖才俊,想在我白玉棠面前如此表现,可惜都被姐识破了。”

    “我没有出风头!”王雱歪着脑壳继续抗辩。

    “到底是不是?”白玉棠道。

    “它怎么就是出风头了呢?”王雱摊手道,“你所指的那些勾当,我也理解,但我并没有。我来青楼是来办事的,只是路过而已。”

    “你来青楼只是路过?”白玉棠顿时一脸黑线。

    “它当然只是路过了。”王雱歪着脑袋继续扯,“我就是来办事的,马金偲说这边的保护费业务谈的差不多了,于是我作为掌柜的,当然要和这边的掌柜座谈座谈。我没有出风头,人家出风头是出给美女看的,然而此案中小美女第一时间就晕了,我出给谁看呢?”

    “这么说来,你来青楼是为国为民,为了不背信弃义,为了保护青楼?”白玉棠盯着她道。

    “它当然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钱拿我才来的,拿了钱后就必须讲义气。所以我便顺手又敲诈了司马小花一万贯……”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雱也对自己很无语,于是声音小了些。

    白玉棠想了想,弯腰把小屁孩抱起来放在怀里,让王雱安逸的靠在胸口间。扭头看看马金偲背上的昏迷萝莉,问道:“为啥要带走这小女子?”

    “救人要紧,我不是做好事想留名,我是路过医馆,于是红楼忙不过来,我就顺便帮他们带过去。”王雱越说越脸红了。

    “好吧尽管你满口胡话,我却知道你有认错心思了,我就不打你了。”白玉棠抱走小屁孩的同时,还吩咐马金偲把小辣椒还给青楼。

    出现这个局面老板娘嘴巴都笑歪了,癞蛤蟆降怪物,不良少年家里有头绝色母老虎啊。

    无奈马金偲非常了解少爷的龌蹉,把人还给老板娘的时候低声吩咐道:“做了好事就必须留名,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必须让这丫头,知道她的救命恩人就是英明神武的衙内爷。”

    这很猥琐,然而这也是事实,老板娘一阵郁闷,却只得点头答应……

    晚间的雪更大了,毛毛熊似的王雱缩在白玉棠的胸口里却很温暖。

    白玉堂造型像个女版西门吹雪。抱着个少年版的“东门吹牛”。这样的造型,在老江湖卢方的眼睛里比羊爱上狼还要诡异些。

    “大哥你先离开吧,我和他单独静一静。”白玉棠停下脚步仰头看着飘雪。

    “我走了后,你不会随意殴打衙内吧?五妹你相信我,熊孩子的确不打不成材,但他不是熊孩子,他不是一般人。”卢方担心的道。

    白玉棠微微摇头,表示不打人了。

    总体上此番她念头是通达的。王雱这小子几乎每一句话都在胡扯,但是每一句也都在尊重白玉棠。心有灵犀就是这么奇妙的一个过程,那些扯犊子的话,比江湖上的甜言蜜语都好听。

    于是卢方闪了。

    “你这么小,还这么不乖,整天鬼话连篇的,一不小心你就做了英雄。这到底是什么事?”白玉棠喃喃道。

    王雱也不确定她这是和小爷说话呢,还是和空气说话?

    白玉棠又道:“你不是总想把我留在身边吗,现在为何不说话了?”

    哥想看部a1片容易吗?

    当然是不方便把这种念想和白玉棠分享了。像西门吹雪的人她也会像个武力版文青,这种人和看a1片的是不同的群体啊。说将了出来,大概率被这个时代的好汉当做奸邪之徒一拳打杀了。

    “小雱你还不想说话吗?”白玉棠问道。

    王雱说道:“我可不可把你休了?”

    “不可以,我没错你为何能休我。”白玉棠看着飘雪喃喃道。

    王雱就哭瞎了,她表现越平静就代表越坚定。王雱一点不怀疑此悍妞的决心,她肯定会拿着休书上京告御状的。王安石反对她会告王安石,包拯偏袒王安石的话,她脑洞就会大到连包拯一起告。

    迟疑了少顷,王雱整个的扑在她的胸口处道:“你那么凶,殴打夫家你还没错吗?”

    白玉棠道:“以前我不知道这是错的,大哥没教我,以后不会了。你犯错我打我自己,这可以了吧。”

    我@#¥

    这让王雱想起了她切自己指头的事来,还是不刺激她了。专心在她身上开车就可以啦。

    “喂喂小鬼……你的手往哪里放。”如此弄的白玉棠一跳一跳的样子。

    “我是小孩子,我手好冷。”王雱说道。

    白玉棠又把小屁孩放在地,后脑勺一掌:“叫你少吹牛逼多运动,就不冷了。”

    王雱道:“白姐姐你这次还走吗?”

    “要走的。”白玉棠道。

    “那么打怪要小心,要有光,要随时想起我大雱来。”王雱说道。

    白玉棠微微点头后,人消失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