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75章 过河拆桥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章 过河拆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展昭不在了,于是神出鬼没的卢大侠又出现在王雱的面前了。且非常忠勇的样子说“要在跟前效力,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之类的模板词。

    其实王雱当然知道老卢的猫腻。他真的害怕展昭了,展昭认定了他卢方烧毁犯罪现场算是大事,那么老户是真有可能会栽的,为了陷空岛的利益,又打不过展昭,威胁不了展昭的情况下,卢方是个明白人,能保护陷空岛和五鼠的人是王家。

    和展昭斗最致命的问题在于他代表正义,代表朝廷。跟着王雱么,不说完全抹去展昭这个优势,却至少拉近了距离。很显然,王雱现在已经是大宋最高一个级别的“体制内”,应该不会仍由他展昭指鹿为马的。

    卢方是聪明的人,没理解错。王雱当然是最高级别的体制内,就算将来不去考试,现在就是皇帝的神童了,而且以王安石的级别,随时可以去要一个荫补官。

    就算不扯这些,五妹托付照顾好这小子,也必须做到啊。

    “以后,在下就是衙内爷的人了,鞍前马后的效力。”卢方很忠勇的样子道,“当然了,若衙内能理解咱们五鼠的苦衷,对王大人举荐,给予一官半职的,则更为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个蛋。”王雱手舞足蹈的道,“你觉得我屁股的伤好了,所以又可以去被我老爹抽啊?”

    卢方真的太头疼这个过河拆桥的小流氓了。我老卢一时不慎上了他当,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卷入了严重的命案当中而被怀疑,甚至被展昭认定毁灭犯罪现场,都不敢随便楼面。结果现在这犊子竟是来这么一手?

    “衙内您这么对待我卢方,真的好吗?”卢方尴尬的道。

    王雱咬着指头道:“你总认识廖青峦吧?”

    卢方楞了楞道:“当然认识,老廖的剑……”

    王雱道:“我没和你扯老廖的剑。我的意思是老廖的人品,心性,加上他和我老爹的际遇而言,现在尚且是白身。所以你觉得五鼠名声比老廖好?对王家功劳比老廖大?小孩去找王安石举荐后,就可以有官身?”

    卢方不禁楞了楞,要这么解释的话,似乎又通顺了?

    到此卢方只能沉默了。

    王雱又道:“卢大哥你不要多想,想做官不是坏事。相反会让我放心你,让我认为你上进。否则你若像白玉棠那么桀骜不驯、又不是美女的话,我相反让展昭来把你捉去吊起来。”

    我@#¥

    卢方险些没气死。这小子竟是如此恶劣。

    王雱道:“我不强求,你若不愿意留在这里,那么作为白玉棠的夫家我正式下令,撤销她对你的委托。你自己去吧。”

    卢方又不禁楞了楞,如果真是这样当然不算对五妹失约。

    不过王雱接下来开始画饼了,说道:“但卢大哥,男人大丈夫再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担当亦是做人修行之一,梦想和愿景是修行之二。这么和你说吧,我爹爹不喜欢你们这类人。但是我喜欢,将来我会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势力和人脉。我爹不会给你们这类人官位,但我会。如果你能理解我的能力,你应该不会怀疑我将来能在这个乱世做出一番事业来。”

    卢方尴尬的道:“此点在下倒是不怀疑。衙内做事和敛财的手段匪夷所思,前提还是你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王雱嘿嘿笑道:“你若有了这结论,现在不跟着我就是傻子行为,是面对潜力股的不投资行为。离开虽然不算对白玉棠失约,但也会影响你们兄妹感情,她会不满的。”

    老卢仔细权衡了顷刻,最终一跺脚道:“在下便跟着衙内身边效忠,但您……不会把咱们坑了吧?”

    王雱怒道:“我像那么坑的吗?义气雱怎是浪得虚名之人,你不信你五妹眼光吗?她陷入危机的时候我撂挑子了吗?”

    这事这小子的可取之处,就是因为此点卢方才来的。否则当初也不会答应白玉棠。

    不过紧跟着,卢方挤兑他道:“然而卢某人觉着,你在兰若寺是因为我家五妹的绝世容貌才留下来的。”

    “?”

    王雱指着自己道:“我只有十岁,你觉得对我套用‘好色不要命’有意思啊?你们就是看不起小孩子。其实我还想拒绝白玉棠的婚约呢,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

    这事白玉棠没说,所以老卢真不知道,眼冒金星的指着他道:“你你……我家五妹哪里对不起你,如此贤淑美貌的人你还嫌弃她?”

    “说她颜值爆表没问题,但贤淑……你确定你学过修辞手法?她有不少劣迹的,签下了我这个小备胎后跑的不见人影,你觉得这很好啊?”王雱跳脚的样子道。

    卢方瀑布汗。这的确是白玉棠的问题了,却不方便拿出来说,于是卢方只能趁机抹黑展昭道:“五妹年轻气盛经验不足,未经人事,自然会被展昭那玉树临风的大侠姿态吸引。衙内你相信我,咱们哥几个是把五妹当女儿养的,最是了解她的性格,她当然有她的感情,但她不会失约。所以最坏的人是展昭,他用心险恶,教唆蛊惑勾引五妹。作为男人你千万不能坐视不理。否则将来会出事的。”

    王雱道:“收拾展昭将来我会的,然而你少教唆我大雱去做冤大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没那么严重,哼哼,如果白玉棠真被展昭那孙子勾引了,小爷我就解放了不是?还提前排除了一个猪队友。”

    我@#¥

    卢方被气的眼冒金星,跺脚道:“怎能如此!你这是钓鱼行为,是对你发妻的不负责行为。她有错不是包容原谅那么简单,而是要提前引导、调教,护着别让她走偏,对她不能袖手旁观,不能不闻不问。才是讲义气行为。”

    王雱把手一摊说道:“要不你去把她捉回来?”

    卢方顿时耍滑头道:“目测还是整倒展昭简单些。我捉不住她的,她从小就是野丫头。”

    “我不理你了,你作为一个大侠,整天教唆小孩子做坏事。”王雱道。

    卢方又被气的跳起来,“到底是你教唆我卢某人,还是我教唆你?你看你把人肉贩子的案件处理成了什么,我原本是有功的,却上了你的当,一步步越走越深。”

    王雱转而道:“好了大哥,不开玩笑了。不需要你指挥我怎么做。咱们哥几个先凑合着这样,拉扯着过一阵子,在见机行事。”

    卢方实在拿这个脑洞奇大的少年没办法,这是个比白玉棠头疼十倍的人物,叹息一声道:“也只有先这样了,我卢方现在也没有主意了。衙内吩咐吧,第一件事让我干什么?”

    “你有没有逛青楼的经验?”王雱咬着指头道。

    “?”卢方不怀好意的道:“有是有的,只是我卢方决计不带你去。”

    “我年纪还小,有点紧张,你个老司机不带我去,让我自己怎么去?”王雱道。

    卢方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萌,对这个人呢,最好的办法是别和他说话才清静,于是老卢轻功一启动,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王雱哭瞎了,知道他在附近,却找不到。

    真是的,在后世王雱是成年人,有心大保健,但也是很紧张的,没老司机带,害怕遇到仙人跳什么的,又害怕被捉了而丢掉体制内饭碗,于是一次也没敢去。

    不赶紧的在舒州练练胆子,将来进京会被当做土包子笑话的吧。作为一个大枭雄,怎么能对此没有胆识和经验呢。

    不趁白玉棠那头母老虎不在的时候好好耍一下,将来就没机会了。

    真的,王雱有预感,白玉棠是个刚烈的人,她将来会是比吴琼老妈还恶劣十倍的“河东狮”,会动不动就能狮子吼什么的。所以她一到更年期绝对可以改名叫“锦毛狮王”。

    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侠之大者,王雱不会也不能休了她,又要“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所以一定要套用现在的孩子身份,把所有一切该做该尝试的做绝,将来要重新做人。

    “卢大侠弱爆了,连逛个青楼都没有胆子。”

    王雱喃喃低估着,跑去找马金偲。

    老马一听是这事,一副比狄青还威风的领军大将模样,拍胸脯道:“区区小事抱在卑职的身上。不过请衙内稍等,待我监督这些孙子清扫完鸡屎后,咱们再去。”

    “当然是先种田,才去娱乐。”王雱虽然猴急,却也觉得他说的没毛病。

    也在这里的王小丫咬着指头道:“是什么神秘事件那么神秘,我不要离开大雱,要跟着去。”

    “胡闹,小孩子不能有那么多心思,你在这里种田才是王道,咱们去玩耍一下就来换班让你休息。”王雱给她后脑勺一掌……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