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72章 裂变的初形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章 裂变的初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耿天骘和张方平一起,都在等着王雱回答。

    倒是王安石没这么多的心思,显然他对李参的青苗钱非常有兴趣,笑着道:“雱儿给为父的说说,若为父要在这舒州执行这青苗钱可行否?”

    “绝对不可行!。”这是王雱的回答。

    反正是压大小,王雱豁出去了,赌张方平不太看好青苗钱。

    果然王雱这么说了之后,王安石不禁皱起了眉头。而张方平有些笑意,捻着胡须频频点头。

    “小子,说说为什么在陕西可行,在舒州不可行?”张方平故意面无表情的问。

    王雱道:“舒州是内地,而陕西是边境战区。战区者生死之地,临机专断,不论执政官做何种举措容错率都相当高,就算错了,被原谅的几率也很大。二一个,陕西地界有过范仲淹执政,庆历新政的影响和底子仍在。那么关中的民众便比较信任官府,凝聚力较强。民强则土豪士绅就弱,这是能量守恒。简单点说,即关中最奔放活力组织、地主、粮商已经被范公和谐了,留下来的一朝被咬十年都怕,于是相对吃相不敢太难看。就是这个原因,李参推行青苗钱就不会有太大反弹。这就是诸葛亮的空城计,那些活力组织并不确定闹事后会不会真被李参砍了。这些人的‘怕’,民众对官府的信任,其实就是范仲淹留在关中的核心遗产。”

    “而淮西是内地,没有战区的容错率。老爹您这些年的高调作为,又被太多大佬盯着。且淮西没有范公打下的底子。民众对官府的信任都有限,凝聚力有限。于是在司马光主政的情况下,您什么也不做就是功劳,越做阻力就越大,阻力一大就有人要闹事,一闹事淮西就要阵痛。所以就算您做的正确,但却在国家内忧外患之际,给国朝带来乱子和阵痛,就是不负责的表现。”

    王安石听后沉默了,在思考。

    张方平则是指着王雱的鼻子哈哈笑道:“老夫老就说了,这犊子骨骼惊奇,将来可挡大任,你们还偏偏不信我。他的确是个神童嘛。”

    “时刻准备着为国朝效力。”小屁孩开始毛遂自荐的样子了。

    “还早呢,再过些年毛长齐了来见老夫,假设那时老夫还没被人整倒。”张方平给他后脑勺一掌,一副已经不需要他的样子道,“赶紧的去睡觉,小孩子睡太晚不好。”

    王雱嘴巴都气歪了,这些个成年人真是太猥琐了,话完了就过河拆桥?

    简直浪费表情,还道小爷过来一番王雱版隆中对后,魔王老爸和老张会惊为天人顶礼膜拜,然后赶紧发一块金融牌照,让小爷开个银行爽爽。卧槽,却是不想这些家伙比鸟尽弓藏还粗暴。

    现在他们都已经不鸟王雱了,正在念念有词交头接耳。

    大雱就自己找存在感,咬着指头溜达过去听。

    “去去去,时辰已经很晚,小孩子家太晚睡觉真的不好。”老张和老王同声驱赶。

    孩子没人权啊,好想快些长大。

    王雱屁颠屁颠离开的时候这么想着。

    呜呜还是娘亲好。王雱跑去找老妈,很赖皮的挤上床去挨着老妈睡。

    不知道为啥,最近没什么安全感,譬如在太湖县陈县爷家里和他夫人睡,或者在大姐姐白玉棠怀里都能睡的非常安详。

    吴琼老妈非常想抽这小子,然而娘么,一般无法拒绝儿子的这种行为。唯一不好的在于,相当于把老王往郑氏的房间里驱赶了,这很不好。

    不过在吃醋和照顾儿子间,显然吴琼老妈选择了儿子……

    大雱的尿性没有惊喜,王安石没猜错,王雱说赚了“一点点”的时候其实赚了很多。

    且不说采用饥渴营销的耍猴方式,经过几次提价后、卖给鸡蛋帮的鸡苗价格有多丧心病狂。算利润率的话那基本上在三十倍上下。

    只说保护费业务始终都在井喷增加中。这就是厚积薄发。

    起初几日马金偲等人要非常辛苦的巡逻街市,要和地痞斗殴打架,那个收入寒碜啊,一开始一天就两贯钱的样子。

    但后来在义气雱的控场下,良好的售后服务和口碑让大家花的物有所值。于是仍旧是传销的一种形式,即人脉圈子扩散,影响了越来越多的群体来缴纳保护费。

    除了覆盖面增长,有了秩序大家生意都好做了,手边的钱慢慢就会多起来,有了钱就会消费,那么依照额度抽层的保护费也就在高速增长中。

    所以这种双重增长是滚雪球。最新一日的保护费由马金偲报上来的时候,日收已经一百贯了。

    马金偲那群没见过世面的流氓,简直被这种来钱速度和规模惊呆了。

    “现在不是终点,连起点都不是。咱们目标是做大做强,这点财富就能被吓到的话,如果我告诉你们,往后的日收就会超过现在的总资产,你们当然也无法理解。”

    王雱组织他们开会的时候是这么告诉他们的。

    全部人昏死在地,日收若等于现在的总财富的话,他们理解不了那是什么量级的资本了。

    但王雱是认真的。现在的日收入连舒州三层潜力都没爆发出来。

    并且很快,算盘保安公司又会在日收上迎来新一轮增长。因为漕司的放贷批文已经下来了。

    王雱已经加大对散户的鸡苗供应,直接把鸡苗给他们,算作小农贷款。不要抵押,来签字打白条就行。还款期限宽松,利息九厘。

    这么做的战略意义在于不在利息本身,却等于为算盘保安公司开发出了新客户。

    以往保护费主要覆盖城里人、且是小摊贩,小店铺的小本经营者,客户群是有限。但是以大宋的环境,但凡有营生的小户都需要保护,否则他们抗风险能力太弱。尤其是这些依靠贷款获得营生的人扛风险能力就更弱。所以但凡拿了鸡苗的人当然知道鸡蛋帮是些什么人,不用王雱去“推销报安服务”,他们自己就会哭着喊着的要求被保护了。

    万事开头难,现在口碑基础有了,再加上是王安石的儿子经营,大家信任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除了保护费客户群扩大,还最大一个好处,在眼下现金为王的通货紧缩局势下,王雱贷款卖鸡相当于提前把物资脱手持有“现金”。

    什么叫现金为王呢?

    就是满地的廉价优质资产却没人敢买了,大家都没现金了。但王雱却提前有了现金,别人持币为王的时候王雱当然会买买买,开始剁手,收购一堆几乎免费的廉价资产捏在手里。

    等金融牌照下来开始发行交子时候,就等于对淮西治下的货币大幅注水。

    注水后经济搞活了。钱变多了资产就要大升值。那个时候王雱手里恰好没现金,而是捏着无数优质资产。

    这就是他们洗劫大头百姓的通行方式,当然是通用的,所以也会成为王雱洗劫舒州活力资本的方式。

    如果以为银行家们真的依靠息差手续费赚钱那就弱爆了。华尔街洗劫天下完全不靠商品和行业利润,那叫辛苦钱。他们和王雱的方式是一样的,天下无敌的舰队做后盾,然后金融家在前面操纵金融和商品市场。

    他们最成功的一笔操作是黑吃了美国政府用于冷战的四万亿美元拨款,又瓜分侵吞了苏联那价值半个地球的工业资产。这笔财富在当时其实就是全世界。

    或许真有个共济会,然而玩共济会那套大宋才是初形。“大宋华尔街”的权贵资本是真有这么猥琐的。

    依靠力气赚钱叫黑火药,靠行业和技术赚钱的叫TNT。这些可以归为辛苦钱。至于金融和商品操纵就叫核裂变。

    所以在这个游戏中,王雱的神鸡只是一种符号,赚钱不靠鸡本身。

    鸡是个拳头产品,用来做噱头和吸引人进入。就和后世的安利模式中会有比较神奇的“洗衣液”示范一样,其实安利他建的是管道,并不是真的依靠兜售洗衣液挣钱,嘿嘿……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