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71章 选择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章 选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安石还是没让王雱离开,而是又再次拿起桌子上那封文报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宝贝儿子一眼。

    王雱觉得奇怪就走上去看看,这封不知什么地方来的文报,应该和我大雱有直接和间接的关联?

    王安石也不反对,“雱儿便仔细的看,看了以后,把你的想法告诉为父。”

    王雱看了一下,这大抵上是大酷吏李参的第一次敏感执政。

    又王雱指着文报上的一个字道:“爹爹你得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字?”

    听神童的小子这么问,耿天骘险些摔倒。

    王安石倒是和蔼,给儿子解释了一下出处。又看了一眼耿天骘道:“无需这样,当年本堂在韩琦下面做州签判,韩琦公亦有不少生僻字不认识,却不耻下来找我求教了。不懂不要紧,怕的是不懂装懂,或者懂了装不懂。”

    “是。”耿天骘瀑布汗,连韩琦都有许多字不认识,文宗泰斗欧阳修亦整天骂那些学士喜欢显摆用生僻字,看起来文青还真是病了。

    询问了几处,王雱就读通了。

    这说的是陕西都转运使李参搞贷款的事。

    带了个“都”字,所以这货的官比义气爸还大一级,乃是真正的封疆大吏、守边帅臣了。

    原则上这是一封喜报,是李参呈交给朝廷报功、用作年度大朝见总结时候的材料。那么张方平现在在舒州坐镇,于是这封文报就转到这边来了。

    想到这里王雱甩甩头,接着看。

    其实是好消息,说李参今年在春耕前给陕西民间发放了“青苗钱”,也就是贷款。让老百姓不受高利贷以及地主粮商的节制。其后,秋收大丰了。

    “雱儿说说你的想法。”王安石再次问道。

    王雱道:“这种情况就叫所谓的青黄不接。民间百姓手里没有余钱,抗风险能力太低。为了买种苗,为了租借耕牛,为了在秋收前吃饭。他们通常只有借钱过日子,但高达四分利息的贷款,春耕延续到秋收,时间跨度超半年,计算利息超两分,就等于他们平白无故的损失了两层收入。”

    见这小子才看了一眼直接就说到核心,王安石和耿天骘捻着胡须频频点头。

    王雱继续道:“并不是真的只损失两层,这只是刚刚开始。高利贷的尿性一定会卡在农户秋粮卖出去前追债。那么在诉棍治下,高利贷追债是受到官府保护的。与此同时没估计错的话,当地的粮商联盟统一抛压粮食,导致粮价大跌,被活力组织追债的百姓没抗风险能力,只能低价把手里的粮食卖出去用于还贷。从利息上看二成左右损耗,但加上对粮价的操纵配合这个加权。

    “于是大头百姓每次为这笔青苗钱所付出的代价超过四成以上。然后再缴纳官府税粮,那么虽然秋收了,基本等于白辛苦,不会剩下什么。最多持续半年又开始了借贷买青苗,然后就这样年复一年的持续循环下去,官府税收其实也就死亡了。”

    耿天骘忽然插口道:“公子,为何说官府税收也死亡了呢?不是一直都在缴纳吗?”

    王雱道:“你说的仅仅指粮税和身丁税是固定的。但我朝有个特点,商品经济的繁荣,造就了我朝商税超越了其他一切税种的总和。那么商税来源于交易,于是很显然,作为国朝最大的税种,它直接决定了国朝财政充足或者枯竭。怎么保证充**易?很简单,需要老百姓手里有钱,钱不流通就是死的。王二的粮食如果没被活力组织盘剥了,且卖了个好价格,那么他就会买走李四的肉,李四卖肉有钱了,他就买走了张三的佐料。其实不论官府和百姓的钱,都这样来的。”

    “……”王安石和耿天骘不禁面面相视了起来。

    王雱又道:“也就是说因为执政官员不作为,本该是朝廷拥有的大量钱财,进入了活力组织和操纵粮食的商人手里。他们损害的不仅是朝廷,还有无数大头百姓利益,国以民为本,民又以食为天。往后其实不需要再推导会发生什么了。”

    “可老夫想听你亲口说会发生什么?”书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原来张方平也躲在这里,现在走出来了。

    “见过伯伯相公,那小子就继续说。”

    王雱见礼后道:“上述我说的是一个恶性循环。这些事发生让老子们这些朝廷鹰犬显得很蠢,受到了伤害的大头百姓不信任咱们了。老百姓受到伤害后他们不会分辨原因,他们只会怪朝廷,怪皇帝。过不下去之后就有了一个群体叫做‘逃户’。这些人躲在山里再也不出来,不参与朝廷经济圈,不在给官府服役,不在缴纳粮食给官府。受害的最终就是咱们这些朝廷鹰犬。他们缴纳了保护费给朝廷,是皇帝的子民,没把他们保护好就是不讲义气,是渎职,是背信弃义,是政府的工作没有做好。”

    张方平坐下来道:“这么看来,你对李参此番放的青苗钱,持正面看法?”

    就此王雱有点紧张。以他的脾气不会这么问,不会把陕西的政务拿来淮西商议。兴许老张对此是负面看法。

    说起来李参那个大酷吏胆子的确大,而且很聪明。于是他真的在历史上这个年景执行了青苗钱,让陕西边地的财税大幅增加,财政一片飘红。

    李参的勾当,也就是将来大魔王心中《青苗法》的初形了。

    李参比王安石聪明的原因在于他不“变法”,而是悄悄进村不打枪。他就是闷着头做事,只告诉朝廷老子赚钱了,没说什么“我变法”。所以李参暂时不是天下的靶子,没几个人对着他突突突。

    那么,张方平在陕西财税飘红的这个时候,都没完全持有对青苗钱持有正面态度,王雱忽然懂了,知道为何后来张方平会反对王安石变法了。

    核心在于,张方平看到王安石遍体鳞伤下,朝廷由政争逐步过度到党争。许多官吏借着新法名誉在下面胡搞瞎搞。那么以老张的性格,不论王安石做的事是否正确,但套用他一贯逻辑:身在其位不能摆平麾下官员,致使各种幺蛾子发生,就是对国朝和体制犯罪。

    作为一个小奸臣的觉悟,这就是一次政治性抉择,把这叫做站队也可以。

    不过站队前,王雱也需要最后分析确定:老张到底是不是对李参的政绩持有质疑态度?

    会不会我大雱弄错了,老张为了套话故意考验?

    张方平这家伙眼睛揉不得沙子,这时候表达错误的话不说成为他的政敌,至少是“骨骼不够惊奇”的表现,往后就很难得到他的重点栽培,然后很难获得银行牌照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