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70章 华尔街之战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章 华尔街之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安石也是有相似思路的,就是他后来提出的《青苗法》。

    这个时期他既然已经做到州级长官,有了相当的执政经验,所以青苗法的初形一定在心理酝酿了。

    刚刚王雱寻思的那些东西,其实不局限于养殖,而是扩散在大宋各行各业中,包括和衣食住行相关的养蚕,织布,以及粮食行业。

    所谓的青黄不接就是这个时代的专有名词。

    掐着节骨眼,专门在百姓等着用钱的时候,市场上的垄断巨商就联手跌价。在已经严重通货紧缩的时期,近一步全方位打压物资价格,那个时候钱倒是值钱了,然而钱都在权贵手里,老百姓只能以低到丧心病狂的价格,把他们手里的粮食、蚕丝、织布等等等东西卖出去,基本相当于白辛苦一年。

    有些人不愿意卖,想硬撑着。那么官府的税不能拖,咋个办呢,那就借呗。

    大宋时期的高利贷就是这样诞生的。

    基于这些原因,许多年后大魔王上台提出了青苗法。青苗法本质是:别去皆高利贷,需要发展生产需要度过难关的,来找官府借。官府当然也收利息,但是比帮派的吃相会温柔些。

    事实上老百姓信了。

    但青苗法在配合市易法,就等于王安石对“大宋华尔街”正式宣战。等于操纵金融和商品两大市场的巨头们被大魔王两部法律刨了祖坟。

    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扩散到天下近两千个县,那些和权贵资本息息相关的县爷和各种公务员,有的是办法把王安石的法律往歪处带。

    牛逼如斯大林者他都不敢反官僚阶级,相反在固化不是。

    汗,天下一乱皇帝就吓到了,王安石的变法就此失败背锅,被妖魔化就是结局。

    YY完毕,王雱说道:“爹爹,我想从事交子业务,杀入这个大市场中,以另外的一种方式教他们做人。现在我本小利微,但我也敢起步了。不是真的要‘先斩后奏’。而是初期我不打算发行交子,有鉴于那些信任咱们的苦人养殖户。我想收取一点利息,打白条后,直接把鸡苗给他们。当做我发放给他们的小农贷款。”

    王安石颇为动容。小农贷款这个词从这犊子嘴巴里说出来就厉害了,不愧是我王安石的儿子,他居然有这样的思路?

    作为账房先生,耿天骘精明又懂行情,不得点头表示,只要他真想干也敢干的话,是可行的。这虽然会让这不良少年赚走钱财,然而那些养殖户的确有了实惠了。这简直和老爷您的“青苗钱”想法不谋而合。

    王安石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表态。

    不发交子,只是普通借贷倒是很简单,只要有钱就行,这到不了张方平的层面,只要在舒州登记注册就可以。

    王安石又好奇的道:“咱家那么小的本钱,你真想去这样尝试吗?”

    王雱小脸微红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爹爹容禀,最近这阵子小子生意还行……还是挣了一点点钱的。”

    王安石和耿天骘面面相视了起来。这犊子说挣了“一点”的话,那肯定不是一点点,而是一笔丧心病狂的数额。看起来,他故意利用那些大头百姓排长队的压力值,倒逼鸡蛋帮加钱提鸡,又把绝对数量供应给鸡蛋帮,应该是发财了。

    “难怪你口气大到了要尝试交子的地步。”王安石无奈的道:“为父暂时找不到你的错误,所以为父不想问你到底挣了多少。只是再次问,雱儿,你打算低息把鸡苗给农户,算作小额度贷款,等来年他们有钱时候在还给你吗?你千万要想好,钱是你挣的,你不愿意就是为父也不好意思找你要。但拿出来了存在风险,你不要以为你手里有一伙流氓,为父就会放纵你过后去逼债?”

    王雱嘿嘿笑道:“我愿意的。且无需抵押,世人解读有误,总喜欢把款放给那些红火而巨大的商会。其实那才叫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相反不安全。最优质的贷款客户绝对是愿意搞生产的小农户。依托我的神鸡,他们经营上亏本的可能性小。我还做了一个市场风险评估,暗中派人考察过这些养殖户的性格为人,事实上经过我的公式评估,我认为在经营风险不大的时候,他们因人品而产生的坏账率会在百分之五以下。那么进行少许经营风险加权,所以只需要百分之七至八的利息,我就可以做到不亏本金,这就是数据统计的魅力所在。”

    “七至八厘!”王安石猛的起身:“你是认真的吗。这么低的利息官府都做不到。”

    王雱道:“汗,您麾下的那些个公务员老爷运作成本当然不低,还不能用鞭子抽他们。然而我调教马金偲他们很有一手的,他们基本等于免费帮我干活。我以为您不懂传销,就没和您具体解释这些。”

    王安石再次和耿天骘面面相视了起来。

    若真以七至八厘放款,好在他是是我老王的儿子,加上规模很小。否则得请司马光调遣一直禁军进舒州,防止各路高利贷帮派闹事了。

    勉强平复了心情后,王安石又道:“雱儿,就算你评估的风险准确,把一些情况加权考虑,运作成本也压低到了惊人的地步。这些我不说你,但是七至八厘也只是平复了风险,你似乎没赚钱,为父很难相信你不赚钱?”

    王雱挠头笑道:“我比谁都想赚,但是爹爹,目光要看长远。名声和信誉仍旧是资产之一,且是最重要的资产。这些苦人现在有啥子钱哦,真是把他们当做赚钱对象,其实没多少油水还拉仇恨。我现在是建立口碑,等同于商鞅的赏金扛木。让他们成为信任我‘小算雱商号’的第一批忠实客户。将来张方平相公给交子牌照后,我交子要发行,就必须有第一批挺我的铁杆追随者,他们就是。他们没钱来存没问题,我教他们挣钱,赚了后再存在给我。以点带面,每个人都有信任的亲属朋友,这叫圈子和人脉,进带动他们身后的人赚钱,然后在把钱存来给我,这就是继续几何式扩散。只要他们挣钱,我就有钱。”

    王安石是真有点听懂了,然后半张着嘴巴。

    “总之……反正……就这么吧,张方平相公你自己去说服,这事上为父不介入。关于允许你放贷的批文,明日找耿天骘拿,我亲自批给你。但你要是敢瞒报业务漏税,我就抽死你。”王安石最后道。

    王雱抱拳道:“是。”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