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69章 耿天骘太坑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9章 耿天骘太坑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雱说道:“伯伯,交子牌照到底怎么样嘛?”

    张方平好奇的道:“你家底这么薄,人这么小。怎么想到要进入这个领域?让老夫如何信任你?姑且不算你戏言,但我就要问,玩交子的他首先都必须有过硬的家底,以及固有渠道商路,于是在他们商路上的人,才会信任他们商会的交子,这就是以点带面。现在你拿什么来担保?”

    王雱道:“拿我的技术,拿我王家的口碑和信誉。名声以及技术秘方,仍旧也是资产之一。现在我家还非常弱小,但我有把握做好这事的。我从事养殖,当然也就从养殖业入手。”

    张方平楞了楞,要仔细想的话,这小子真有不少神奇,且他没有说错,名声和技术当然是资产之一,这小子有技术,王安石有名声。这还真算是切入口。

    “你仍旧是个小屁孩,和你商议这些让老夫觉得儿戏。理论上也不是不行,但你等老夫慎重考虑一下。”张方平最终说了这么一句,竟是忍住了不追问关于鸡苗血统进化的事就离开了。

    想不到老张这么猥琐,竟是面对这么大的好处都不松口。

    批准银行业务当然难。但那是对别人,对张方平只是一句话的事。这些东西和后世一样是有指标的,譬如朝廷讨论决议后,决定在整个大宋投放一百个金融牌照。

    那么不论谁在经营,三司都会把这一百个名额用满。

    固有的群体的确难动,那些问题都是历史遗留的,张方平解决不了。

    在大宋不能夺人饭碗,就和官位一样,别人要抬这个碗,通行办法是等现有的人退休或者自己玩死掉,才会有新的空位。

    这部分空余虽然不多,却总会有交替的,于是张方平的手里一定会有新的资源。

    张方平的相位要稳,那么在他领域内必须有“自己人”和那些奸商打经济战,只是说换做王雱自己,大概率不会和十岁的小屁孩商量什么开个银行的问题,必须等适合的契机……

    晚间。

    耿天骘在外面敲门道:“衙内,老爷叫你去书房。”

    王雱知道肯定出幺蛾子了。

    来到书房的时候,王安石在昏暗的灯下看着什么文件。

    王雱便乖乖的道:“拜见爹爹,许久不见,您都瘦了,想坏儿子我了。”

    王安石放下手里的文件,想了想招手道:“既然你想为父了,那便过来,允许你放肆一刻钟。”

    王雱如何敢过去啊,肩膀有伤又不想露馅,过去爬他身上是要痛苦的,于是道:“不了,爹爹日理万机,有许多事要忙,作为王家的长子,虽然我还小,却要支持爹爹的工作和事业。”

    王安石道:“你说话非常好听,也非常的有道理,但你个小鬼总是喜欢说一套做一套。为父听张方平相公说,你胃口竟是大到要发行交子的地步?”

    这当然隐瞒不了,于是王雱道:“回爹爹话,这是有的。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大宋没有交子便罢了,既然有,别人做得我当然也做得。我并没有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就是想做事,且有把握做好。就像我想养鸡,就可以把它们养好。”

    王安石楞了楞,要这么听的话,他的毛病也不大。

    思考少顷,王安石道:“行,这是你的一个志向。咱先不谈一个孩子你为何有这些想法,姑且用我大宋爱出神童来解释。但你哪来的底气觉得张方平相公会陪着你胡闹?”

    王雱耍赖的道:“我并不知道他会否同意,我就是想做事,然后把想法告诉了张相公。”

    于是王安石又不说这个问题了,看了耿天骘一眼,又道:“行,为父就不和你理论了。但耿天骘告诉我,他说以你的性格,和张方平提及只是一种试探和铺垫,实际上你会‘先斩后奏’,应该已经在策划先执行、其后再想办法找张方平相公补充手续的计谋了,有这事吗?”

    呃,老耿太坑了,怎么能把小爷的心思猜这么明白呢。你又不是穿越者,真是的。

    “小子一翘屁股就被你们发现了,我的确有这计划。”王雱说道。

    见他不扯犊子还承认了,王安石容色稍缓,也就不打算抽他了,问道:“为父姑且不质疑你能否做好,只是想问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多的铜臭,想尽办法弄钱,这真的好吗?譬如你始终对那些散户苦人供应的鸡苗有限,就是证据。为父骂你,你就多供应两只,执行不了两天你又恢复照旧,继续高价供应给鸡蛋帮,你不要以为为父的不知道这些。”

    王雱低声道:“爹,我和您说实话,不晓得您会不会抽我?”

    “说的有道理为父当然不抽,快些如实相告。”王安石道。

    王雱就道:“我不供应苦人鸡苗,是因为他们买不起。持续下去会有问题,就算评价供应,鸡苗也真不便宜。而我做生意第一目的当然是赚钱,所以您喜欢接济穷人和我维持经营并不冲突,我要对我的事业负责,就不能亏本烂价。他们听说我的鸡神奇,之所以愿意相信,是因为我是王安石的儿子。有时候信任就是如此的简单,那么在他们信任了我神鸡的前提下,他们就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王安石道:“这是好事,信任我王安石当然没错。有对来年的憧憬,愿意埋头实干苦干,这种子民提着灯笼都难找,乃是我大宋独有。”

    王雱道:“问题就在这里,在鸡苗不便宜的情况下他们听说能够挣钱,能改善生活,您知道他们是以什么代价来买鸡苗吗?当然是高利贷。这种情况下您觉得他们把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田或宅子抵押,借了利息高达四分的高利贷来,打算养鸡。就算他们有这个心愿意搏一搏,但我是您的儿子,我真不敢卖给他们。他们是信任您的名字才找来的,我不敢把您的名声败了。”

    大宋既然是资本的萌芽形态,借贷自然是在普通不过的事。

    但四分利息就真的太坑了。老实说用这样的资金成本运作养殖事业虽然可以,但只有王雱可以,而大头百姓不行,那有多少就会死多少、前赴后继。

    这和算术已经完全没有关系,要想运作成功必须进行生产力、以及模式上的核裂变。

    如果是王雱用这样的资本去运作“技术研发”,从而制定行业标准,最终对整个天下收取专利费那当然可以。

    然而一般人没有王雱的技术功底和奸商思路,那就只是挣辛苦钱,这样的利息下怎么玩都是死,是给那些高利贷借口拿走他们的屋田。

    王雱现在就可以想出那些满怀憧憬的散户的结局。或许他们愿意把事情做好,或许王雱的鸡的确比别人的神奇一些,可以在来年给他们带来很多鸡蛋。

    但结局仍旧是死!

    到明年他们的鸡蛋上世时候,鸡蛋帮会大幅降低市场售价。

    就和后世中国不论上马任何项目,只要一有消息,那个行业在全球市场就会迎来一波猛跌价。不要高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这叫行业的准入,也叫垄断。

    那时候巨头们的联手跌价不是惠及消费者,是排挤新的“入场者”,要让这群拿着血汗钱来高级俱乐部玩的瘪三,才一入场就血亏,从而惨淡离场。这就是天花板。这是卫冕王者们对挑战者丧心病狂的打压。譬如三星在存储芯片市场就是这样把其对手人干掉的。

    后世一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国家大抵就是这样形成的。真正成功冲破了天花板跳起来的国家只有两个,贼鹰和土鳖。

    所以王雱只对零散性质的、有闲钱的,来买两三只小鸡的出售,那样的话他们就没什么经营压力,但要的数量多的,肯定是借高利贷来赌的。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