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67章 不是战斗驴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章 不是战斗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廖叔你咋不说话,打不过就说打不过,就算你曾经被他教做人,说了出来也不会有人笑你的,输给展昭没什么丢脸的。”王雱开始挤兑他。

    老廖道:“他展昭就算厉害也不可能教我做人。我当然打得过他,只是……要说他会输也是我过于乐观了些。我以为你懂得我这个心理的。”

    王雱一脸黑线,老廖吹牛了啊,要是知道老廖就这点道行,当然不会和展昭闹这么僵的。

    老廖又稳住了阵脚道:“衙内要听我一句吗?”

    王雱楞了楞道:“老廖叔你看着我长大的,干嘛这么见外,直接说啊。”

    老廖抬手摸摸他小子的头,笑道:“这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是展昭的问题,但听我一句,他不是个坏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不要太过用你官宦世家文人的价值观去衡量他。真那样会钻入牛角尖,大家都没好果子吃。若你受伤的事告诉老爷,要认真,要派我去缉拿展昭,我当然会去,这是我的职责、是我对王家的承诺。但不会有好结果的,方方面面都没有。”

    老廖说的道理王雱当然懂,报有报的方式和方法,不会随便拿一点鸡毛蒜皮的外伤去碰瓷的。

    王雱当然知道展昭专门驾临舒州的事有点敏感,绝对不是为了来抓几只老鼠的。真不方便这时候把魔王老爸、甚至张方平包拯等人牵连进来……

    这两日王雱真是痛苦不堪,肩膀不方便。

    王小丫和毛驴小宝倒是活蹦乱跳的,大冬天的跟着老廖去破冰拿鱼。

    老廖良心好,他不方便去黑打展昭一顿,也不方便把展昭放肆的事告诉大老王,于是冬日的河鱼是补品,老廖就打算弄点来个小屁孩食用。

    用大剑把冰面钻个洞后,王小丫就很热心的凑在洞口,跟着老廖钓鱼。

    至于毛驴小宝非常猥琐,它胆子小,第一次走上冰面后,它的驴脑袋想不明白到底能否支撑,于是就唵呜唵呜的叫几声示意危险,然而老廖他们也不理会小。

    毛驴无趣之下,只得自己溜回去岸边了。

    还真被老廖撸了一条四斤重的大鱼上来了,把鱼直接甩在冰面上,老廖继续钓鱼。

    大鱼则在冰面上一跳一跳的,二丫便追着大鱼踩,却老也踩不到。

    于是在岸边观看的毛驴小宝急了,脖铃一响的时候它小跑着来支援二丫,打算用它那神踢把鱼踢死。却是刚好遇到鱼弹跳了起来,撞击在它的驴鼻子上,如此就吓到小宝了,脖铃一响,毛驴又跑回岸边去了。

    “这绝逼不是战斗驴的血统。”也在岸边观看的王雱喃喃自语……

    张方平仍旧还在舒州。

    这个期间他基本在王雱的孵化场待着。因孵化需要,孵房内是温暖的,免费的空调。

    尽管已经看过了太多次,张方平始终觉得神奇,始终就是爱看。

    那些被特定加热的大铁箱子,如此简单的东西却每次一开炉,一盘盘的抽盘抽出来,总能看到许多破壳的小鸡在里面挣扎鸣叫。

    以老张那流氓的性格,他从来也不觉得这些毛茸茸的小鸡可爱,但也不影响他伸手拿着小鸡**。马金偲等流氓诛心的认为,老张摸小鸡的手法,和老子们摸青楼女子简直异曲同工啊。

    时至今日,鸡苗仍旧非常紧俏,供不应求。

    别看现在大雪磅礴的,每日在孵化场外排着队买鸡苗的人还是非常多。

    排队的当然是散户老百姓。至于鸡蛋帮的陈交虎不需要排队。因为他财大气粗,专门加价提鸡,所以走的是贵宾通道,拥有八层以上的份额。

    对此陈交虎非常郁闷,加钱提鸡都提不到啊。其实早前陈交虎一直都拥有九层份额的,但现在降低为了八层。这不是因为张方平在这里守着,事实上老张并不太关心王雱到底把鸡苗供应给谁,答应了给保护期和过渡期,张方平打算让他小子用饥渴营销捞一笔好了。

    无奈的是王安石出差结束又回到舒州了。所以除非王雱和陈交虎不怕被抽死。那就只能装逼,暂时压低供应鸡蛋帮的数量。

    张方平兴致勃勃的把一只毛茸茸的小鸡拿在手里,寻思了少顷问道:“既是如此行之有效的孵化办法,本堂所见,这铁箱子也不难打造,那为何不快速上马提高产量?以增加供应,缓解需求?”

    张方平终于还是提出这个问题。

    于是马金偲唯唯诺诺的样子不方便说。因为这就真的涉及到衙内正在进行的血统提纯问题了。

    毕竟现在下种蛋的鸡,是经过王雱和王小丫努力挑选出来的。全都是相对安分、愿意下蛋的鸡。和其他鸡当然有区别。至少在开始血统攀升提纯前,由这些优良鸡的蛋孵出来的小鸡,就是大宋最好的一届鸡。

    但这只是达尔文理论中的自然进化,这个过程不干涉的话,通常需要几百年演变。但是它和人工孵化一样,当然是可以人工加速的。

    “没听到老子提问?”张方平呵斥马金偲。

    马金偲就开始小腿发软了,只得出卖王雱了:“相爷有所不知,始终不提升产量是为了宁缺毋滥,保证质量。”

    “完了?”张方平眯起眼睛道。

    “完了。简不简单?”马金偲非常愚蠢的模样,把平时王雱对小弟的语气拿出来对张方平说。

    后果当然是被老张一脚踹了跳起来,张方平口沫横飞的喷道:“你既然用词‘宁缺毋滥’,那就说明小算雱这些种鸡也不是一般的鸡,是特种鸡对吗?”

    马金偲双眼发黑,想不到老张如此精明,仅仅听到一个宁缺毋滥,就想到了王雱的种鸡有古怪。

    于是老马在迟疑,到底是说出来被衙内抽死的可能性大,还是不说被老张抽死的可能性大。

    还没等马金偲想出个所以然,张方平没耐心的摆手道:“把这个流氓拖出去打死。”

    噗通。

    没等老张的护卫行动,马金偲就跪在地上苦着脸道:“相爷明见。衙内的鸡的确有特殊,乃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并且经由这些良鸡,再用它们的后代进行血统提纯,那么良鸡的血统会越来越优秀。”

    “哦……”张方平捻着胡须少顷道:“我知道了,那小屁孩的意思是,爹娘聪明,儿子也就大概率聪明对吗?”

    “回相爷,衙内大抵就是这个意思。”马金偲低声道。

    张方平又道:“但也不绝对,只是可能性大而已,爹娘都优秀仍旧是会生蠢儿子的。”

    马金偲道:“相爷,咱家衙内不关心这个问题。他说玩的就是大概率。儿子么,不论是蠢还是聪明,不论是四肢健全还是缺胳膊少腿都是儿子。一队夫妇也无法生太多儿子。但鸡不是人类,只要概率大,出生的小鸡优良多过缺陷,那就把劣种吃掉,把大多数的良种留着下蛋就行。就此一来良鸡就会越来越多了,这就是物种的进化。”

    “呵呵有道理,但是你说的没有细节。那小屁孩居然还藏了这一手,厉害了,难怪他之前如此大方的交出那些秘方来。”张方平嘿嘿笑道。

    马金偲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王雱给抽死,苦着脸道:“相爷明见,秘方谁家都有,可这并不是坏事。”

    张方平道:“老夫也没说是坏事不是吗?”

    却是说这么说,转身道:“去把那小子给老夫叫来暖房,马上。”

    ……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