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66章 芳踪难寻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章 芳踪难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还不滚吗!”白玉棠又冷冷道。

    展昭喜欢在她面前装逼而不喜欢丢脸。此番却被误会成我展昭容不得人,找一个孩子撒气的局面。

    加之白玉棠优越感这么强,这么护那小子,展昭不免也心中有气。于是展昭不冷静的道:“锦毛女好大的威风,你哪来的优越感要在这官府地盘上,赶走我这个朝廷公人?你又为何留在这个地方?”

    王雱仍受着肩膀的疼痛,勉强挺直了一些腰,等着白玉棠拿她家老公我说事。

    然而白玉棠却也不提及王雱,只是不讲道理的样子道:“快滚,不管什么地盘,你无理拿孩子撒野就是不该,我就要管!你要和我一起击鼓,找知县问问刚刚的事谁对谁错吗?”

    升堂了这真是个不小的丑闻了,于是心念电转间,展昭选择了什么也不说,急忙离开了。

    忙着回京找包大人陈述一些重要事情,这很重要。否则的话,由此引起的各种后遗症,很可能就会闹的各方面都下不来台。

    展昭灰溜溜的离开了,但王雱高兴不起来,可恶可恨,刚刚白玉棠居然只字不提我是她家男人这事。呜呜,孩子没人权。

    王雱觉得这很不好,现在看起来美女耗子被王雱给拿住了,然而有只猫跳出来说了“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一边思考着,王雱便扑在冰冷的地上捶地。这一点也不YY。

    白玉棠又好气又好笑,走过来,从雪地中把小屁孩给抱了起来放下道:“你倒是又机智又泼皮。”

    “白姐姐你是不是嫌弃我小,不爱我了。”王雱说起这个话题来,就连肩膀也不觉得疼了。

    白玉棠显得有点单纯,不太会应付这种场面,偏着脑袋想了想道:“我是有些嫌弃你小,我也不爱你。”

    “我就知道是这样,你不要我了。”王雱继续扑倒捶地。

    白玉棠又把他给抱了起来放在地上,说道:“但我不会不要你。”

    “这很不好,你倒是说说,当初为何答应嫁给我?”王雱道。

    “我也不知道……脑袋一热就答应了。”白玉棠道。

    “我现在给你机会,你会反悔吗?”王雱问道。

    “我不会。我只会算你反悔,然后捶死你。”白玉棠说道。

    王雱听得心口薄凉薄凉的,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郁闷,痛并快乐着就是形容这种情况的吧。

    沉默了一下,王雱便打算拿受伤的肩膀装可怜从而博取美女同情,却都不等王雱开口,白玉棠已经过来解开王雱的衣服查看,一边问道:“疼吗?”

    “不疼,区区展昭他伤不了我。见到你,我就不疼了。”王雱装作大英雄的样子说道。

    白玉棠眉头大皱,如何能不疼呢,解开衣服后发现一个乌青的手印在肩膀上,周围基本都黑了,这虽然不是分筋错骨手,但对一个孩子下如此重手,也不知道他展昭为何那么失态?

    现在白玉棠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对展昭的印象差了些。

    “姐,我的肩胛骨是不是碎了?”王雱又说道。

    白玉棠摇头道:“没那么严重,当然伤的也不轻。这段时间你不要动,否则会有后遗症。”

    依据她这么说,王雱知道:自己骨折了。

    王雱觉得这非常严重,不过相比展昭惦记着我家大姐姐来,肩膀骨折只是小事了。

    白玉棠也不知道他想的什么,轻声问道:“你恨展昭吗?”

    王雱想也不想的道:“恨啊,那狗东西欺负小孩子,大侠活成他那样真是白瞎了。我给他记着,将来他最好不要落我手里。”

    白玉棠失笑道:“我以为你会和其他大侠一样,来一副苦笑的表情说是你的错,将来伤好了找个机会对他赔罪呢。”

    王雱尴尬道:“尽管我脑子有坑,然而也没那么蠢的吧。”

    白玉棠道:“我就喜欢你这幅瑕疵必报敢爱敢恨的性格。你知道吗,以往我每次寻展昭晦气,其实我打不过他的,但不知道为何,每次他都会受点轻伤。然后他会非常大度的说是他的错,待伤好会摆酒对我赔罪。”

    我@#¥

    王雱觉得展昭简直逆天了,敢这般撩拨我家大姐姐?

    好在并不需要王雱灌水抹黑展御猫,白玉棠又偏着脑袋想了想说道:“一开始我觉得他非常有意思,蛮大度的,但后面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分明是我无理取闹,他始终那么说,不知道不对在哪里,但总是感觉怪怪的。”

    王雱道:“当然怪了。换小爷的话先把你吊起来用鞭子抽,然后滴蜡,最后在伤口上撒把盐让你知道厉害,做事怎能没有代价。放着你这种无法无天的大姐姐不调教,其他人稍微有一点点过失就追着不放,让人家吃官司,吃杀威棒,这就是德行。”

    白玉棠立马抽他后脑勺一掌:“你竟然想这么对我?你为何如此可恶。”

    王雱捂着脑壳道:“我就这德行,你嫁给我以前就知道我是这么一个人的。事实上我们的际遇就是从‘我打算把你吊起来’开始的,你现在才来怪我啊?”

    白玉棠有些无语,一想还真是这样。

    到不是说白玉棠不喜欢这种性格,事实上白玉棠就是这么一个人。只是说听他小子对美女夫人都这么可恶,角色转换一时有点难而已。

    王雱又道:“白姐姐我可以触碰你身体吗?”

    白玉棠想了想道:“若你摸我屁股就把你揍死,除此外当然也不想说你。”

    “那便好,我有点冷,你把我抱着在怀里送我回州城可以吗,我不想让他们县衙的人送。”王雱道。

    于是白玉棠把他抱起来放在怀里就上路了。

    王雱身子还小,可以非常安逸的把头枕在大姐姐的胸口处、而不至于显得猥琐。

    现在就有点YY了,又软又温暖。可惜小孩子的身体有点不争气,没能享受多久暧昧时刻便一阵困意袭来,在白玉棠的怀里沉睡了过去……

    某个时候王雱在惨叫声中醒来。乃是肩膀被人触碰而疼醒的。

    地点:驴房。

    医生:老廖。

    除此之外不见白玉棠的踪影。

    王雱一边哭鼻子,一边问大姐姐哪去了。

    老廖正在帮他正骨位,然后包上了草药,又说道:“别找你的大姐姐了,她已经走了,把你交给我后,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甚至不说你为何受伤。我多问一句她就手握剑柄,也不知道她这野性哪来的。”

    王雱就不多说什么了,沉默不语。

    “你好好的说,你对她做什么了?我见她离开的时候胸口湿了一摊,以我的经验判断,肯定是你的口水。你早断奶了啊?”老廖非常疑惑的样子,“所以你到底是不是非礼她而被打断了骨头?”

    王雱暗暗好笑的寻思,是就好了,至少不吃亏不是,然而哥此番是被大侠报复才翻车的。

    “老廖叔,你到底打得过展昭吗?”王雱岔开问道。

    听这小子又开始扯犊子,精明的老廖隐隐约约明白他的伤怎么来的了。

    一想也是啊,如果是白玉棠做的,她会直接说“他摸我的奶所以被我打断了骨头”。

    这就是白玉棠的性格。

    加之公子忽然问起展昭,老廖一副老司机的样子明白了过来。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