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60章 封锁现场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章 封锁现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知县和宋押司明知马金偲满口鬼话,却是王雱在旁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明显是在阻止老陈问询了。

    眼看没搞头了,最终,老陈一副没办法的样子,对宋押司点了点头。

    于是宋押司打官腔道:“知县老爷现有指示如下。”

    然后各小队的头领什么的,赶忙聚集了过来,等着太湖县的指示和精神。

    宋押司轻咳了一声道:“这案子极其复杂,涉及四条人命,案情扑朔迷离,在缺乏人证的时候,太湖县认为暂时不宜有定论。封锁现场,不进行任何勘查,需上报州衙等候指示。”

    这样一来大家嘴巴都笑歪了。否则在这大冷天一但进入侦破程序,人人都要跑断腿了,押司文员们也有无尽文书工作等着做。

    现在这样只需留下一些人,轮流在这个地方的外门吃烧烤、等着说了算的人来处理就行了。

    然而,王雱对这些家伙吐槽不能了。

    分明都已经帮他们设计好现场,只要派人一勘察现场的各种证据,就能发现地上的酒迹中有蒙汗药成分,这种郊外蹩脚小店出现蒙汗药,很大概率就会朝黑店逻辑去推断。

    加上现场有这么多黑钱,黑店逻辑就基本成立。

    那个时候招人来彻查包子店的一切,当然也就会发现人肉包子。那就是太湖县的大功,可以把往前的“失踪人口”积压案件,一股脑扔在孙二娘夫妇头上。

    有了基础材料之后为了防止疫病,就会处理现场。

    王小丫报案有功还会有奖金。

    可惜陈建明这龟儿来了个左右为难、害怕背锅担负责任,于是不进行任何勘察。封锁现场等着舒州“专案组”来处理。

    大雱非常担心会被司马光盯着不放找到什么纰漏。汗,那时黑差人和人肉贩子的问题没法定性,倒有可能我大雱的问题会被揪出来。

    “娃娃,走吧,权且跟着本县回去,莫要再待这个阴气重的地方了。”陈建明摸摸王雱的脑袋,牵着手拖着走。

    王雱力气小,哪怕来着不想走也只能被拖着走,不能说话。

    鉴于早前时候受到了司马光的警告,说是王家这犊子不是一般的犊子,是个相当坑的不良少年。所以老陈心中有数,知道这小子不想走存在什么猫腻……

    大雪纷飞的深夜,朝着太湖县城去的一路上王雱闷闷不乐,总有种即将被人揪住小辫子的不好预感。

    但是仔细想想,又不知道这份感觉从何而来?

    抛开这份感觉不说的话,现在倒也舒服。前后左右的太湖县差人们,全都有意来巴结大少爷,围着嘘寒问暖,有些会塞来一点零食。有个家伙还把自己的披风取下来披在王雱身上。

    第一人这么做了后,其他的人有样学样,全部都取下披风围过来,把王雱包裹的如同个葫芦娃。这个形态虽然有点猥琐,但是王雱也感受到了温暖。

    陈建明骑在马上暗骂这些家伙市侩,弄的你们县爷我不冷似的?大冷天的离开夫人的暖被窝,来这荒郊野外查案我容易吗,你们却围着一个十岁小屁孩拍马屁,果然有个爹就赢在了起跑线啊。

    宋押司牵着王雱的手,一边走一边笑道:“衙内应该担心你家妹子吧,没事的,她在县衙,有暖盆供她烤火,那丫头心好,哭着喊着的就是要我们去把你救回来,见到你,她会很高兴的。”

    王雱眼珠子转了转道:“那个凶宅被封了,别人就不能随便进去了吧?”

    宋押司笑道:“衙内放心,不会有人去放凶鬼放出来的。我太湖县封了,就算是州衙来人都不能直接进去。”

    听这么说,王雱略微放心了些……

    进入太湖县县衙,王小丫眼睛红红的样子,整个的冲过来抱着王雱的腰,把小脑袋埋在王雱肚子里,微微颤抖着。

    这只萝莉其实是神经非常大条的一个存在,她之所以颤抖是因为她冷了饿了。那些混蛋说小萝莉在县衙有暖盆,其实暖盆已经熄灭了。就此一来二丫是个规矩的人,不会未经许可自己动手。

    好在王雱现在是葫芦娃,身上集中了七八个差人的披风,赶紧的,撸了三件下来也把二丫裹成一个葫芦娃。

    陈建明办案不给力,相当保守,却是个温和的人。看着这对兄妹的互动,让他想起了少年时候和弟弟相依为命的那些日子,于是老陈非常感慨。

    陈建明忽然笑道:“衙内生于官宦世家,是当今皇帝封的神童,令尊大人是当代文宗大家之一,如此家学渊源,如此噱头,倒也让本县愿意亲近,于此深夜无事之时想和衙内聊聊,切磋切磋,不知衙内意下如何?”

    王雱道:“那你说啊?”

    “早前在荒野小店中,衙内不想走,却又不愿意说话,看似是有别样心得,能说之让本县分享吗?”陈建明道。

    “陈大人你又想套小孩子的话了啊?”王雱道。

    陈建明不禁老脸微红。

    王雱寻思老陈你当我傻啊。你在这里实则是盯着我和二丫,让我没机会和二丫串供。

    此种情况下小爷敢开口就见鬼了。我是小孩子,只要不开口就永远不会有错,然而开口说错了,那不是立个靶子给你们用于攻击我老爹?

    老陈有些尴尬,还真的是在防止王雱和王小丫串供呢。

    毛驴小宝也在这里。这头驴之所以可以在这里,是因为它一不在二丫就哭,于是大家就把驴牵来这里了。

    “唵呜。”毛驴叫了一声。

    “然后呢?”王雱咬着指头道。

    “唵呜。”毛驴又说话了。

    王雱头疼的道:“我知道你是毛驴小宝了,然后呢?”

    “唵呜。”

    “哦,原来如此,再然后呢?”王雱继续套取小宝情报。

    “唵呜唵呜唵呜!”毛驴连续叫唤几声。

    王雱又给它一掌道:“到底说了还是没说,结论都没有,你以这么重要的语气说了有个卵用?”

    “唵呜。”毛驴不服气的样子。

    王雱险些摔倒,又顺毛摸摸它的脑壳道:“我知道你是毛驴小宝了,我是问你她到底说没说?”

    “唵呜。”

    “这样我就放心啦。”王雱又拍拍毛驴的脑壳。

    “……”陈建明觉得王雱怕是疯了,捻着胡须道:“衙内高人呐,和一头毛驴都聊的如此起劲。”

    “你不懂,这不是普通驴,乃是一头神驴。”王雱嘿嘿笑道。

    “厉害啊,衙内这么小就能鬼话连篇,难道也是家学?”陈建明讽刺道。

    汗。王雱寻思,我说的是真话好吧?

    王雱也不肯定这头驴是不是穿越过来的,然而小宝它就是有些神奇,自从它踢了小爷我的脑壳一脚后,真的仿佛心有灵犀了,王雱真的知道这家伙说什么,尽管它说任何东西都是一句“唵呜”。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