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58章 雁过不留名模式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8章 雁过不留名模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反脾气较好的胖差人倒没那么懦弱,怒喝一声,扬着刀就冲上来找卢方拼命。

    咔嚓咔嚓咔嚓——

    伴随着无数惨叫声。好一手分筋错骨手法,基本上胖子废了,四肢全断,倒在地上扭曲。

    “你们不得好死,爷爷们做鬼也不放过你!”那个瘦子在远一些的地方扭曲着大叫。

    卢方冷笑道:“是吗?等县衙来人的时候,你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听到他不打算行凶,要等县衙的人来,瘦子顿时又看到了一线生机,隐隐约约的有些高兴。

    意外的在于,王雱捡起了差人的刀走了过来。

    瘦子始终觉得这个小屁孩哪里不对的,于是惊叫了起来道:“小子你想干什么!你……大爷行行好,我家有八十老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八十老母?”王雱愕然道:“看你不过三十岁。你娘八十岁,你倒是给小爷说说,你娘有多逆天,她如何在五十岁时候把你生出来的?满口鬼话的孙子,你这种人倘若留着,我睡不着……姑且算你真有八十岁老娘和嗷嗷待哺的孩子,然而干掉你其实是为他们好。你不死的话,他们会跟着你一起被天谴。”

    “衙内不要。”卢方急忙惊呼。

    却是晚了些,王雱在说的同时一刀刺杀下去,把瘦子给杀了。

    “你!”

    卢方气的头晕,不良少年竟是把一个公差兼线索人物杀了?

    然而这只是开始,噗嗤,又有血飙了起来,被废了四肢的胖子也被干掉了。

    这下卢方彻底呆了,思考着接下来的后遗症。

    恰好这个时间马金偲又回来第二次拉钱,一看,两个朝廷的公差被杀掉了?马金偲也顿时吓的小腿发软,寻思哥这次怕是上贼船了。

    “衙内爷啊!”卢方跺脚恨声道,“您怎能这样把他们杀了,我当然知道他们该死,可……”

    王雱扔了刀子打断道,“卢大侠打算留着他们,等着县衙来人盘问吗?你觉得他们会承认?你怎么证明他们和孙二娘有瓜葛?”

    卢方不禁楞了楞。

    王雱又道:“这么和你说吧。最大可能是:县衙来人后他们反咬一口。太湖县为了保护他们司法队伍的名声,又在司马光盯着我的情况下,你又是江湖人物,那只会出现我和你一起去喝茶的结果。不要怀疑,这个案子瑕疵较多,吃亏的一定我们。当然我也不怕司马光的,我最怕的是:和这两个喝人血的差人有了心病后,万一真的出变数他们活了下来。你一身武艺你当然不在乎,然而我和我妹妹,就从此睡不着了。不杀他们我念头不通达。简不简单?”

    卢方不禁又楞了楞。

    “你不要整天就知道立功,那只是你需要,我王雱的身家地位根本不需要这种功劳。我不想我和我老爹被拖入有瑕疵的案件之中。然后,咱们和这几个人肉贩子间没有对错,野兽法则,要不他们吃了咱们,要不咱们剁了他们。简不简单?”王雱再道。

    卢方想了想道:“你是王漕司的儿子,有你的证词作证,为何觉得这两黑差人能脱罪?”

    王雱道:“大舅子不懂什么叫孤证不立,你是不是茶馆里的评书听多了,知道我大宋高压线是什么?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只贪污十万那不是罪。但若有冤假错案,不但丢官还会坐牢、流放。当年太宗皇帝因开封府一个错案,上至知府下至推官判官,十几个重要官员被撤职流放你以为是假的?于是在这种政策基调下,你觉得仅仅有我一个十岁小孩的证词,谁敢判这两差人?这还是不考虑太湖县维护他们队伍名节的情况。也不考虑司马光的变数。更不考虑我药丸雱违规用药的问题。”

    “你说你卢方和马金偲也是证人?的确当一个案件,有三个以上含三个可信证人时候,案情又符合逻辑,那么依照大宋律,证据链不全也可以强行定罪。但你和马金偲不算可信证人。马金偲是流氓出身,你卢方照样有前科。与此同时,三个证人要求相互没有利害关系,这种情况下,你指望盯着我王家的司马光支持这种判决?”王雱总结道。

    “现场已经乱了,衙内您也杀了人,我建议别管了,维持这样。咱们跑吧,装作没有来过?”卢方道。

    王雱道:“无奈这事咱们甩不脱,因为我家二丫跑到县城后一定会报案,说我陷落在这个地方,估计不错的话,大队人马已经在来的路上。咱们能说没来过吗?赶紧的,听我吩咐开始布置现场。制造这两黑差人和人肉贩子分赃不均、进而窝里斗杀人的形势。”

    “伪造犯罪现场……”卢方迟疑着。

    才管他老卢呢,王雱已经指挥着马金偲开始干了。。

    也不用太刻意,就维持现有场面,适当“艺术处理”一下就可以。

    这样一来太湖县定论案件会有些难度。然而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王雱的。只要四个人肉贩子死了,王雱和二丫睡得着,宰相老爸没有麻烦就行了。

    那坛酒打碎了,有蒙汗药的酒迹当然留在现场,算是孙二娘她们的。

    事实上以孙二娘她们的粗暴,不屑于使用蒙汗药。然而黑店使用蒙汗药,却更符合官方口径和逻辑。

    药酒残留在了地上,那么依照王雱的艺术处理,当然是“他们分赃不均有了心病,孙二娘打算先下手为强给黑公差吃药,结果被识破,进而产生内斗厮杀了”的逻辑。

    反正到时候王雱会以被绑架的小孩身份说“我是小孩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内情和逻辑,根据这个现场,太湖县和司马光愿意怎么认为是他们的事。

    名震天下的钻天鼠卢方当然“没来过这里”。

    因为就连二丫都没见过他。于是为了避免麻烦,处理完现场后老卢就必须离开。

    卢方一阵郁闷,他喜欢名声,恰好现在受到展昭的影响,让他有了加入朝廷的意思。无疑破获这个大案,且做到司法正确,就是他们五鼠对朝廷缴纳的投名状。

    愣是没想到,被药丸雱弄的变成了这一步?卢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却所托非人啊,看起来……似乎只能跟着他继续做过街老鼠了?五妹遇人不淑啊,此不良少年没什么好,却偏偏是五妹的如意郎君,反悔不得。

    反悔除了是白玉棠大忌,也是这个陷空岛大哥的大忌。老奸巨猾的卢方丢不起这个脸。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