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56章 变数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6章 变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别胡闹了,得处理剩下的事宜。”最后卢方只得以大舅子的身份尴尬的岔开道。

    起初卢方自问处理的还好,可以破案有功,应该可以在王安石身边谋取到一份职位。但变数只在于不良少年防卫过当,把活口线索给杀了。

    之所以想投靠王安石,是老奸巨猾的卢方当心五妹白玉棠的脾气太坏,就是不放过展昭的死缠烂打。而包拯的威望太大,那样去纠缠很容易把事件升级,牵扯上什么大的罪名。

    在王安石身边谋取一份差事,以公人的身份行走。那时候和展昭间的矛盾,就不在是庶民和官差的摩擦。变为了王雱说的“家族内部矛盾”。那就严重不到哪里去。

    他们朝廷自己的大员不都整天在都堂相互喷口水甚至打架吗,也不见有什么事……

    修整了一些时候,马金偲也缓过神来了,能动了。

    老马浑身汗湿啊,原本该自己保护衙内的,然而最终却是衙内以一个孩子身份亲手翻盘。

    马金偲这个老江湖当时虽然不能动,却基本目睹了全场。老马觉得卢方这家伙太猥琐了,他最后的行为的确是刷存在感抢功。

    要是手下狗腿子,老马不抽死他才有鬼。可惜这个是个绝世高手,还是什么劳子的“大舅子”。

    现在外面的雪下的很大,转眼之间,就把孙二娘留下的血迹都全部覆盖了。

    王雱在看着院子里思考接下来的事。

    就因为猥琐舅子装逼介入,让王雱完美的“正当防卫”出现了瑕疵。

    换一般时候无所谓,但有司马大爷这个专门盯着王雱,又专门反对王安石的家伙存在。那就出现了变数。

    思考少顷,王雱采取另外的路线,对着地窖中的一大堆钱财说道,“这些钱是本少拼了性命、应用机智、智慧、果断、加上运气,才获得的成果。所以我打算吞一大部分,你们觉得怎么样?”

    “衙内英明,理当如此。”马金偲开始拍马屁。

    但卢方不太习惯这犊子的行为,这样一来案件出现较大瑕疵,我老卢的功劳从哪来呢?

    “卢大侠看起来不服气啊?”王雱道。

    换别人来叫“卢大侠”那是抬举,然而朝廷鹰犬这么叫的时候可不是好事。于是老卢一个劲的摇手表示“我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目下正在谋求新的发展”。

    这么一来大雱就放心了,说道:“我知道大舅子你的心思,别老想着你的功劳,无条件追随在我身边。那么你想要的东西迟早都会有的,这是我义气雱的承诺。但是切记,你那些小心思最好在我面前收起来。”

    马金偲赶紧又大喊衙内英明。

    卢方不太习惯如同个帮闲似的跟着喊口号,又害怕得罪这个脑子有坑的少年,所以卢大侠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

    王雱又指着钱堆说道:“目测这里有两千多贯的样子,我打算吃下八成,其余的留给官府交差,你们看如何?”

    “中啊。”马金偲这个流氓让他砍人不太利索,让他拿钱的话,本性就显示出来了。

    “使不得。”卢方却断然摇头。

    王雱一阵郁闷,问道:“为啥它就使不得了?”

    “衙内容禀,官府不是傻子,以孙二娘包子的名气,你看她厨房规模那么大。这种情况下孙二娘能赚多少黑钱,明白人心中会有个大抵数值。你如此一来,实在是给你父亲脸上抹黑。”卢方说道。

    “我支持衙内,哎吆。”马金偲这次口号喊不完,被卢方一脚踢的跳起来。

    卢方怒斥马金偲道:“我辈人士行侠仗义,锄强扶弱,怎能如此充满铜臭?衙内这么小就有这么多的心思,必定是你们这些不长进的狗腿子教唆的。你这贼厮,如此蛊惑人心,若不改了,卢爷爷我一拳打杀了你,还算是为王大人除去家中一害呢。”

    老户武艺高强,还是所谓的大舅子,于是马金偲被踢了也大气不敢出。

    但是王雱已经对老卢很不满,妈的他还一拳打杀了人家呢?有种你试试看,到时候以杀人犯的姿态把你介绍给展昭,你就知道厉害了。

    接下来,就开始商量到底黑吃多少。

    卢方始终不主张太心黑了。王雱知道他的心思,他老想着破案立功。

    立个蛋。

    他越有这种心思,王雱越不想鸟他。只是他想要而已,但是在王雱角度,根本无需要这种瑕疵较多的案子来立功。别给王家惹腥气就好了。

    于是王雱才管那么多,吩咐马金偲赶紧行动,用小板车把钱财拉出去,在附近找个地方埋藏在地下。过了风头在转移。

    卢方自诩高手,不想做这粗活。

    王雱暂时也不想说他,只是指挥着马金偲快速捞钱。

    来来去去的拉了很多车了,一转眼,时间也暗了下来。

    主体钱财转运完毕了,大约拉走了六层左右的铜钱。

    这一趟马金偲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忽然院们被敲响了,啪啪啪的敲门声透着一些放肆意味。

    卢方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过王雱知道马金偲没那么快回来,卢方刚要应声,王雱比划了个禁声手势,微微摇头。

    然后,小屁孩轻脚轻手的模样走去外面大门边。

    对此卢方感觉很不好,觉得又要有人被坑。老子是来破案立功的,但目下正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转变?可恶的是,这个所谓的义气雱就这德行。

    碰碰碰,门又响了。

    同时传来声音:“快开门啊,这么慢,没到睡觉时间,忙着折腾个什么?”

    听这语气,像是孙二娘她们的熟人?

    思索间,王雱利用小身体蹲着,凑着门缝查看了一眼,看到挎着刀的两人,以及官府制式的靴子。这是两个官府的差人。

    王雱没有多看了,赶紧收回身子。这是防止他们也凑着门缝看。

    理论上穿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王雱的钱还没拿够,当然不甘心。

    这两公差绝不是王小丫叫来查案的人。假设王小丫跑回县城报案了,这种级别的案子,必须是县爷带着太湖县的五十个弓手亲自来查。

    加上这两公差的语气中透着和孙二娘熟悉的意味,所以在王雱看来,兴许这两家伙和孙二娘他们有瓜葛?

    当然,和孙二娘她们熟悉还有另外的解释是:他们负责这一区,平时喜欢在这小店歇脚。

    然而这解释只有宁可错放一千的法官会接受。至于大雱,总愿意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坏的打算。

    心念电转,王雱在思考着回应的方式。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