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55章 决策信号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5章 决策信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外面王雱周旋孙二娘的时候。

    里面悬梁的顶上,坐着一个奇怪的中年男人在吃炊饼,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王雱的作为让他有些看不懂。坦白说以王雱那不足三的战斗力,能把一场已经被翻盘的生死之战,拖到了“再翻盘”的地步,任何人都会看不懂的。

    坐在悬梁上的那人半张着嘴巴愕然了少顷,竟是忘记了出手。

    直至孙二娘在短时间内把血几乎流干,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刻,悬梁上的中年男人这才回神……

    外面,孙二娘倒下的时候,王雱抬手擦去了额头的汗,看都不看孙二娘了。

    不去补刀,因为根本没必要。

    孙二娘大约流了多少血,王雱是真有个心算公式的。她已经等同死人了。修为比她高五倍的白玉棠流的血没这么多,也只能躺着呢。

    大雱没直接进屋,而是大叫着要对二娘补刀,实际却快速的又埋伏在门边,倾听房间里动静,以便判断马金偲和那个汉子间的形势。

    “二娘!”

    现在也拿到了碎片正在脱困的汉子凄厉的大叫,却没有更多的动静了。

    继续追涨的信号!

    王雱的脑袋里的系统又出现了契机。

    以早先形势看,这个不爱说话的男人对孙二娘的爱犹如深渊一般,他凄厉的喊他家二娘,却没有马上冲出来,就说明他还没脱困。

    于是王雱不埋伏了,若不果断出击,才容易有变数呢。

    起身提着菜刀就嚣张的冲了进去。此时的房间里马金偲躺在一边挣扎,他被要害上一暴击,估计也是够呛。

    而那个汉子则犹如发疯的野兽,双眼发红。背后的手腕全是血,正在飞快割绳子。

    “你这小人渣,竟敢杀死二娘,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见王雱冲过来的时候,汉子卯足了劲的一窜,弹起身撞击过来。

    “你以为我大雱傻啊?我这是诱多好吧?”

    王雱表面是冲,却当然知道这孙子会犹如对付马金偲一样的窜起来。话说对圣斗士用过一次的招式都没用,何况是对小算盘?

    所以汉子窜起来的时候,王雱缩回去了。

    就等着他“打空”后摔在地上的那个空档,王雱就会一刀把他当做西瓜砍了。

    “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才是多余的!”

    悬梁上一个声音传来的时候,不等撞空的汉子摔地上,有一只靴子击打在汉子脑壳上。

    力量奇大,导致汉子没冲击到王雱预判的位置,就重新落在了地上。所以没能把菜刀撸出去。

    “谁!”

    王雱惊悚的仰头看着去。

    只见悬梁上坐着个吃炊饼的人,靠,洪七公出场也不过如此吧。

    这又是一个变数,王雱哭瞎了。对这些个洪七公真没什么好感,于是转身就跑。

    嗖——

    犹如幻影一般,那个中年男人从悬梁上下来了,提着王雱的后领捉了回来。

    大雱回身的同时,一菜刀招呼了过去。却是砍空了。

    “呵呵。”那个中年汉子这才抱拳道:“在下粗鲁了些,惊吓小衙内了。别担心,在下钻天鼠卢方,自己人,我家五妹托我来照顾你的。”

    “哦,原来是大舅子啊。”这么一听,王雱又得意了起来。

    还真是大舅子。至于五妹白玉棠为啥这么莫名其妙和人订婚了,老实说大家也云里雾里的,反正它就是发生了。

    卢方也不想纠结这些东西,指着躺地上的汉子道:“衙内,如何处理这贼子?”

    噗嗤,卢方的话才说完,一阵血光飙了起来。

    小屁孩一刀把孙二娘家男人的头砍下来了,这下他要是在诈尸翻盘的话,也只有乖乖的认了。危险啊,哥和二丫险些就变成包子了。好在小爷机智,运气贼好,战略战术也应用得当。

    其实有没有大舅子出手,根本不影响这战的结局。但是最后时候卢方出手,却有点“抢经验值、出风头“的意味,所以略微的让王雱有些不快。

    看去,卢方也神色古怪的样子。

    于是王雱耸耸肩尴尬的道:“我不是想杀人练胆子,主要卢大侠不知道这些什么人。”

    卢方皱着眉头寻思:这小子算防卫过当了,我出手阻止你杀人,是想留个活口人证以便让官府破案的,然后我老卢立功。

    想这么想,卢方表面上说道,“衙内无需解释。我知道她们什么人。我在这里已经有些时候了。”

    王雱一听便有些恼火,责问道:“你既知道了这些事,为何袖手旁观任由发展?”

    卢方皱了一下眉头,难怪五妹说这是个猥琐的不良少年。

    赶紧抱拳道:“衙内容禀,我也是才知道的。前些日子见过五妹一面,她托付我来照顾你。我便南下,于今日早间路过此地,原想在这个地方进些酒食,未进门就觉得气味有异,像是人肉味道。于是我没露面,躲在小店中,想伺机查探明白。”

    王雱楞了楞道:“你能闻出人肉来?”

    卢方笑道:“能的,江湖上的人把咱们叫老鼠。我的确见识过江湖中的一些人肉店的肉是什么气味。”

    “好吧你接着说。”王雱道。

    卢方又道:“我原想等着辨认一下,她们到底是买尸体来做包子,还是会亲自杀人取肉。却不料刚巧遇到了衙内进来。后来的就不用我说了,就发展到此了。”

    “还大舅子呢,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翻盘。让我们陷入危险?”王雱道。

    卢方尴尬的道:“起初我见你控制了形势,又观察了你的作为,有意思,一看你如此聪明,没有危险,于是我暂时忘记了干涉。”

    王雱不禁老脸微红。坦白说在一开始,王雱仅仅怀疑就喂她们吃药,这显然不是光彩事,老卢这么说也像是一种讽刺。

    于是王雱扯犊子道:“见死不救。大舅子你也够猥琐的啊,要出手你就早出。你最后一击根本就是抢功抢经验值,你以为我好忽悠,你是想投靠官府,于是需要破案立功,于是你想等着我最危险的时候再出手,才显示得出你的神武和作用。可惜超越了你估计,没你我也行,于是你觉得在等的话就会失去’立功‘机会了。所以你出手了,还把我置于了不义之地。”

    卢方有些脸红。因为真被王雱说中了部分心思,于是卢方脸上的表情非常尴尬。

    不论是五妹的因素,还是王安石的因素,却都不能随便得罪这个不良少年。将来和展昭他们撕逼,也还得依靠这小子的保护。

    于是卢方耐着性子抱拳道:“衙内你说过头了,我就是觉得你太聪明,我看走神了。还有我最后出手是当心衙内受伤,为何说我把你置于不义之地?”

    王雱指着笑道:“最后时刻也在我算计之中,你不干预,我这个孩子就是’求生存‘状态,杀死他是正当防卫。但你为了表示你的存在感,出手干预了,制止了这个人渣的行动能力。但这人不死我和我妹妹就睡不着,一定要杀。所以我再杀他,却成为了防卫过当不是吗?你一定在心里这么觉得了。”

    卢方在这大冷天的抬手擦了一下汗,感觉有些惊悚,妈的这真的不是一个孩子啊。

    尴尬之下头皮发麻,卢方真的很想把这个该死的小屁孩按在雪地暴打一顿,可惜这犊子偏偏不能得罪。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