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54章 汝妻我养之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4章 汝妻我养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马金偲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出声道:“衙内,实在不行的话老子们撤吧,当做没有见过那些钱。”

    王雱却眯起眼睛,盯着孙二娘道:“现在不是钱的问题了。有头目击驴,说他们杀了两个人,一个太湖县的汉子,一个不足六岁的男孩。这个消息那头目击驴告诉了我家小宝。”

    始终泰然处之的孙二娘却面色大变,如同见了鬼的表情。

    “这下抓到你了,对的,就是这种表情。这就是杀人犯被抓住了的那种表情。”王雱指着孙二娘道。

    孙二娘猛然动了。

    尽管被捆的像个粽子,脚都被捆住了,却仍旧一个鲤鱼打挺越起身来了,一肩膀撞开了马金偲,然后一跳一跳的朝着桌子过去。

    “沃日,马金偲你还不快点过去把她捶死了。”王雱大叫道,“快!一个女人被捆成那样她都能鲤鱼打挺,目测她会一个飞扑,不惜受伤的打碎酒坛子,拿到碎片就开始割开绳子。这样的思维和功底,她一但脱困,咱们必死无疑。”

    马金偲虽然江湖经验丰富又是流氓,但若背负人命官司还是严重的,加之他真不信毛驴会说话,略微的思考空档中,又见果然如同衙内说的,距离到达后孙二娘双腿一撑,飞扑过去用身体把桌子掀翻,坛子打碎了。

    孙二娘在碎片中一滚,虽然受了伤,却是捆在背后的手真的捏了一块碎片,在切割绳子了。

    这些步骤既然都被说中了,马金偲觉得王雱说的其他问题也是真的了。于是狠下心来了,拿着锤子冲了过去。

    却是形势再变。

    孙二娘“得手”后,马金偲才一动,那个自始至终没说话的汉子虽然没孙二娘的武艺,却卯足了力道从地上一弹,撞击在了马金偲腿部。

    吆~

    马金偲毕竟不是高手,被这么一绊就倒在地上。手里握着的锤子脱手飞出三步。

    王雱虽然手里有菜刀,但也很紧张,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且这个局部战场上已经出现了变数,这是王雱决策系统里的不妙信号。

    后世做股票累次逃顶成功的王雱,一但看到出现变数,且是超出自己没看懂的信号,就不会随便动。会观察,若在出现一个意料之外的不妙信号,那当然就止盈跑路了。

    心念电转之间王雱不介入,等。

    先看马金偲的作为会形成什么信号,如果符合王雱的“技术系统”,王雱就会追涨了。反之,止损。

    形式再变,王雱双眼发黑了。

    如果王雱是马金偲,不会去试图拿远在三步外的锤子。明显应该借助一身肌肉,借助汉子全身被捆的机会,在汉子要害上两至三个暴击,暂时摧毁其行动能力,再去拿武器才是正确战略。

    但马金偲的第一反应是再次起身、慌张的状态去拿那把“拿不到的锤子”。

    然后,那个被捆着的汉子再次勉力一跃,又撞在了马金偲脚上。

    噗。

    马金偲那庞大的身体,又如同一块大肉似的摔在地上。

    被捆着的汉子第三次窜起来,利用弯曲的膝盖,居高临下的砸在马金偲要害上。

    马金偲顿时眼冒金星,即便没晕,也浑身无力了。

    这就是行家和非专业人士的区别。这也是王雱一直在担心的翻盘。

    看到了孙二娘她们的经验和技巧,以及老马的不恰当战术后,这就是王雱系统里的止损信号了,这个战场的趋势已经不对,得先退,再找新的契机了。

    “对不住了老马,小爷要跑了。如果我能逃脱,将来给你报仇,汝妻我养之。”

    王雱飞快把王小丫抱起来放在驴背上,一拳打驴屁股上道:“有多远跑多远。”

    小宝是个神奇的驴,不用吩咐它也会尽全力逃跑的。于是驮着二丫跑了。

    王雱冲出屋子后,故意弄了些“孩子哭声慢慢远去”的形势,却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轻步绕回来,埋伏在门口,握紧了菜刀。

    这虽然冒险,但这样二丫逃脱的几率会大很多。她们的去向是太湖县,距离不算远。

    孙二娘首先脱困了。不过还是受到一些加料蒙汗药影响,头脑身形都不太在状态,怒斥道,“此番老娘一定把你个小杂种给吃了。”

    于是孙二娘没解开男人,因为要急着追人。不论如何事情基本算是败露,这个地方不能待,再次亡命天涯前,当然也要先把大仇人王雱给做成烧烤吃下肚子,念头才通达。

    孙二娘果断追击的时候大喝:“老四你脱困后不用追出来,把那狗腿子杀了,准备一下,咱们今日内要离开。”

    “好。”房间里面传出那个汉子的声音来。

    紧跟着,孙二娘猛冲出门的时候,“啊”的惨叫一声,膝盖上被埋伏着的王雱一菜刀。

    那是他们剁骨头的快刀,所以一刀见底,骨头都能看到,血流如注,一跳腿已是废了。

    孙二娘气的眼冒金星。就没遇过这样的对手,小屁孩他竟然能这种情况下不逃亡,等着伏击翻盘!感情他那“小爷要跑了,汝妻我养之”是烟雾。

    说时迟,那时快。

    暴怒的孙二娘倒地时候,猛的一爪擒拿手出击。

    却抓空了。

    大雱非常清楚这个孩子身体的能力,所以都不确定伏击成功的情况下,已经打提前量开始退,所以躲过了孙二娘。

    到了这一步,若选择止盈逃跑也可以。因为基本上王雱和王小丫已经安全了。

    只是说会害死老马。然后很可能把这两个大仇人放跑之后让自己睡不着。

    于是这就是一个王雱系统里的“新信号”。

    伏击成功之后,出现了新的变量,是有可能扭转趋势的。追涨的话,再趋势下风险不大却能赢更多。

    “还想吃了小爷,你来啊,小爷就在这里,有种你过来。”

    王雱没跑,而是如同撩那只蜈蚣似的,开始撩动孙二娘。

    孙二娘暴怒,一边血流不止,勉力起身单腿一跳一跳的来捉王雱。

    她的不冷静,更是王雱系统里的第二个强势“做多”信号。

    她若是躺着不动,想办法止血,那么她是有武艺底子,王雱是孩子,还真不敢过去。而里面马金偲和那个汉子间也生死难料,那么王雱绝对就止盈逃之夭夭了。

    可惜孙二娘和刚刚的马金偲一样犯了战术错误。不但气急攻心,还大量运动来捉王雱,加速流血。

    于是现在,基本可以宣布这场战斗的胜利即将来临。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