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52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2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来到近处,进院子之前王雱看看前后左右,又仰头看看竖立在院子中的那面旗。

    似乎里面开炉了,有浓香的肉包子气息传了出来。

    的确很香,闻着非常有食欲。

    “吆,几位快请进来避风雪,新出炉的大肉包子你们得品尝一下。”

    好听的声音传来,一阵香风中,那个颇有韵味的老板娘出现在了院子里。

    王雱下意识觉得这女人太香太漂亮,不象个做包子生意的。她身上没有厨房里的气息。

    老板娘走上前去掐了一把王雱的脸,笑道:“好俊的小子,细皮嫩肉粉嘟嘟的,怎么看怎么可爱,真是喜欢死你了,想把你吞肚子里去。”

    王雱就咬着指头道:“姐姐怎么称呼?”

    “吆吆,最难得的是嘴巴和你的人一样甜,许多人都把我叫大婶了呢。”老板娘笑道,“你称呼我孙二娘就可以。”

    卧槽,王雱马上想到了《水浒》中卖人肉包子的那个和她同称号的家伙,总之这个名字对王雱很有杀伤力。于是大雱就立即进入了总有刁民想害朕模式。掏出小算盘拨打了起来。

    至于马金偲一副软脚虾的样子,斜眼瞅着孙二娘有意无意露出来的雪白脖子观看。

    “看什么看,我家男人出来后,你以为打不死你啊?”

    孙二娘伸出玉手媚笑着,推开了马金偲的脸。

    马金偲不服气的把腰挺直了一些,不动声色的鼓气,犹如参加健美比赛一般,展示着魁梧的身躯。

    威慑力还是有些的,因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肌肉男。现在是冬天穿的厚,更显像头大棕熊。

    “店里有酒就来一坛子,别担心,咱们有钱的。”王雱说着,神色古怪的往里面走。

    进入堂里坐下,王雱环扫了一圈观察,当即心口薄凉薄凉的。其实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原因,就是发现这个地方和想的不太一样。王雱是很在意细节的人,自来坚信事出反常必有妖的理论。

    这时孙二娘抬着一盘包子一壶酒进来了。

    王雱便笑道:“二娘真漂亮。把你家男人也请来,大家一起吃吧,我喜欢交朋友,你们吃的也算我请。”

    “那怎么好意思?”孙二娘愕然道。

    王雱就开始画饼了,说道:“其实我不是客气,而是有一笔好买卖要做,要和你们商议一下,看你们有没兴趣。”

    原本已经准备出其不意一刀捅在马金偲脖子上的孙二娘倒也楞了楞,便暂时忍住道:“那好,老娘去叫那个饭桶来。”出去的时候她寻思:这小子有什么生意要做呢?又为什么要和陌生人商量“生意”呢?

    她才出门,王雱掏出“加料蒙汗药”,非常快的在酒里放了些。

    马金偲和二丫楞了。王雱却是不解释的样子,在嘴边比划了个禁声的样子。

    二丫最听话了。马金偲则是一阵郁闷,这下酒没得喝了。

    马金偲知道,少爷他从拿到药开始就想着喂别人吃药,想找人做实验。好在这个小店里也没什么大人物,做一下实验也死不了人,容易摆平。

    然后,王雱指着老马的鼻子道:“等下你也必须喝酒。”

    不等马金偲回答,孙二娘带着一个魁梧汉子进来了,身段和马金偲差不多,也是肌肉男造型。

    马金偲尽管对衙内有些无语,还是一边倒酒一边道:“相逢既是缘分,相遇就是朋友。来来来,别客气,我家少爷请客,大家喝酒,喝了之后就是朋友,就谈生意。”

    孙二娘看着他倒酒,又道:“到底有什么好生意照顾咱们?”

    马金偲道:“一边喝一边谈,不急。”

    王雱又笑道:“你们喝吧,我是小孩子我不喝酒。”

    言罢,不怀好意的看着马金偲。

    马金偲不禁一阵郁闷,这小魔王真是太崩坏了,竟是要老子也一起嗑1药?然而他已经被王雱调教怕了,特别是王雱拿出小算盘来的时候必然有人要倒霉。

    这不,他又拿出小算盘来滴答滴答了。

    反正喝了也不会死,马金偲豁出去了,抬起大碗来道:“初次见面,先干为敬。”

    言罢一口把酒闷了。

    孙二娘和那个汉子有样学样,也干了。

    “爽快!”

    马金偲哈哈大笑着,再次又倒酒,“这第二碗,提前预祝老子们此番共谋大事成功。”

    咕嘟咕嘟——

    三个家伙如此这般的连喝三大碗。

    马金偲的确喝了,不过比孙二娘两人机智些,他佯作好爽的仰头猛喝,其实近乎三分之一的酒都顺着脖子流到衣服上去了。

    汗,古代的好汉喝酒就这德行,到也正常。

    其后,孙二娘道:“到底是什么好生意,现在该说了吧……”说不完,她感觉脑壳有些晕。

    扑腾。

    孙二娘最先倒在了地上。

    那个汉子楞了楞,凑着孙二娘观察了一番,得出结论:妈的老子们被喂药了!

    想到这里,扑腾,汉子也倒在了地上。

    老马的身体更壮些,摄入的药量也少,于是听着不良少年的教唆,把他们捆起来后,马金偲这才倒下。

    王雱还不放心,亲自又把他们用军用结捆了一次,作为双保险……

    过了好久,王小丫对这些不是太明白,好奇的道:“大雱你要害他们啊?”

    王雱摇了摇头。

    “那你干嘛把他们药翻了?”王小丫道。

    王雱挠头少顷后摊手道:“我怕他们害我,所以先喂他们吃药。”

    ……

    很久之后,马金思最先醒来了,不过还有些脚软,还需要再休息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孙二娘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着,又见王雱一言不发的拿着包子观看着,顿时破口大骂的道:“阴险贼人,你们是不是疯了,好端端的干嘛害咱们。咱们和你有仇啊?这还有没有王法。”

    “叫什么叫!”

    马金偲又流氓又顺便揩油、故意几脚踢在她的屁股丫里,嘿嘿笑道:“王法?我家衙内就是王法!他就这德行,在这荒郊野外的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那个汉子起初一切如常,直至见孙二娘被侮辱之后,恶毒的神色一闪而过,却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咱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要用药害咱们?”孙二娘又看着王雱装作可怜妇人。

    她现在才知道这人是所谓的“衙内”,那就是做主的人,孩子也容易忽悠些。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