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9章 药不能停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章 药不能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宋文官相当好做,如果足够牛逼还可以威胁太后什么的,譬如范仲淹韩琦都干过这类事。韩琦的脑壳尤其铁,干的最多。

    如果足够穷,贪污也不是什么罪。譬如名臣藤子京就闹了个很大的经济问题。

    他任庆州知州兼环庆路安抚使时候,有御史弹劾他利用职务之便,公款吃喝十六万贯。对此藤子京没否认,且中央派人来查账前,老藤把花费名册烧了。这是因为他不想闹成大丑闻,牵连出另外一群参与吃喝的贵人。

    藤子京时期的十六万贯,算购买力等于后世的两亿不到吧。一个战区边境省委常委级建制的机构、公款消费了个一两亿它当然是个问题,在大宋却到不了什么地方。最主要是因为他装逼把账目烧了、对抗调查。

    所以大宋怎么处理他的呢?贬官为“凤翔府知府”,降了半级。

    大宋文官免死又牛逼就体现在这些地方。

    但唯有一条高压线是:不能有冤假错案。否则不是贬官那么简单,那会变成和狄青一样的刺青脸。

    这些总结起来就是大宋的政治特点。

    任何事物有利就一定有弊。

    大宋司法上的严谨和郑重,有点类似于后世那套“宁可错放一千也不错判一个”逻辑。这个逻辑很好。但它也实际成为了官员节制地痞混混的枷锁。

    所以自由的大宋地痞强盗土匪也是历史上最多,基本只有后世的美利坚可以一拼。其原因之一就在于诉棍政治,让法官不敢轻易纠察问题人物。

    这也是美利坚到处是吸毒黑鬼拿着枪突突突的缘故。既然法制了,既然自由了,黑鬼口袋里藏着枪自由的站在街上,明知道他是抢劫犯兼毒贩,拿他咋整呢?调查他或者限制他、需要十几个司法手续审批,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黑人官僚参与的政治层面博弈。反过来,黑鬼掏出枪来把路人干掉只需一个念头就行。

    这种事在大宋叫保守政治,分为温和极端两种。

    司马光就是个极端保守派,他宁愿把这些人放纵到影响整个舒州民生的程度,但没有“司法把握”的时候,司马光不会去干涉。

    于是这就成为了舒州地界上,大圣人和大魔王的第一波理念冲突。

    额扯远了。

    小屁孩在现场把怀里的瓷瓶掏出来看看,嘿嘿笑道:“喂这些人吃药才是王道,药不能停,否则……药丸啊。”

    说起吃药这事呢,巷子口就有个等着吃药的。

    乃是一个妇女抱着两岁的娃,走的急便和王雱撞击在了一起。

    妇女怀里的小娃一个劲的咳嗽,恰好撞击时候咳了一口血出来,就喷在了王雱衣服上。

    那个妇女很着急的样子,王雱则是晕乎乎的,而且因为不喜欢见血,当即心口薄凉薄凉的。

    马金偲够机智,一看,便指着妇女狞笑道:“大胆狂妇,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少年,冲撞衙内爷,你走路都不看的吗?不要以为你家娃娃喷那么大一口血就觉得很惨,这类场面爷爷见的多了,还亲手设计过不少呢。”

    妇女顿时吓了一跳,抱着娃跪在地上道:“冲撞衙内实属不该,请原谅,请原谅。”

    王雱便一脸黑线的样子,跳起来一掌抽马金偲脑壳上。

    老马很忠勇的凑近低声道:“衙内爷你都不知道街市上的规矩,这典型的是碰瓷,这种场面卑职见的多了,基本上她们一翘屁股……”

    见王雱不怀好意的瞅着,马金偲便不说下去了。

    王雱上前凑近观察了一下。

    妇女显得有些紧张,又把她的娃抱紧了些。当心着接下来的命运。

    妈的这个局面来说,在街市上众目睽睽之下,就算真的被碰瓷王雱也得认,处理不好的话,司马圣人和大魔王都绝对不会放过王雱。抛开两家伙不说,现在张方平仍在舒州,老张就更是个不讲道理只讲结果的人了。而且王雱的起步依靠信誉,信誉资产可丢不得啊。

    于是怀着龌蹉的心思,王雱奸笑道:“小娘子,衙内并不是官,也不是法,不用跪我的,赶紧的起来,有任何条件都可以谈的。”

    妇女楞了楞。

    马金偲顿时领悟了,邪笑道:“不错!其他家衙内一般会淫笑着说‘只要伺候的爷爷高兴了,包你全家荣华富贵’,然而,我家衙内并没有这么恶劣。”

    王雱险些倒地,对他的说话方式无力吐槽。

    妇女惊恐的觉得:还是马金偲接地气啊。说出了衙内们的心声来了。的的确确,大宋这一届的衙内们最爱说这类言语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