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8章 危险物品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章 危险物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冷的大街上贩夫走卒们在奔波着,推着车路过的,遛狗的,站在巷子口发呆的。门前清扫积雪的。

    相比以前,卖香料的胡人也多了起来。他们不惧寒冷的样子在街市上蛊惑人心,说着“脑白金”似的台词,也能吸引不少来来往往的妇女们驻足观看。一些婆娘手边有几个小钱了,于是就会想着把自己弄的香喷喷的。

    这是因为现在舒州生意好做多了,于是也就自己繁荣起来了。

    来了米粉娘摊位上。

    米粉美女显得非常紧张。是因为前几次见过的那个司马公子爷,又坐在她摊子上吃东西了。

    听马金偲他们说,这家伙现在吃东西会给钱了,不过他就是喜欢来这里盯着米粉娘的身段围观,马金偲没什么文化,于是他形容的是“眼神相当邪恶”。

    这公子爷是舒州“花花太岁”,人见人恨的那种。

    王雱见不惯这个人的直接原因是:马金偲收不到他的保护费,也不敢打他们。但他又实实在在影响着舒州的街市次序。

    每次这家伙带着他的无敌阵型一上街,虽然也不杀人放火,但是的确会有不少小摊贩如同躲避城管似的收摊走人。

    他们收摊走了,影响最直接的就是王雱的保护费。除了因营业额的直接损失外,还有王雱公信力下降、无形资产损失。

    所以最近这阵子,王雱在思考的怎么把这个坏蛋一次打怂了,让他知道厉害。

    司马公子吃完起身了。也不知道米粉娘为何那么怕他,他小子分明是过去给钱,米粉娘却紧张的后退几步。

    所以王雱分析:这小子猫腻不少。让米粉娘有“不敢报警也无法报警”的那种意味。

    司马公子身边一群狠人模样的帮闲,提醒了他一下后,司马公子回身一看王雱也坐在摊位上,便很不高兴的样子寻思又是你个小贼,你就是和老子过不去!

    想这么想,司马公子表面朝王雱拱手后,也不为难米粉娘,把钱放在桌子上离开了。

    米粉娘这才略微的松了口气,收了钱,又把腰间的布拿了扫一下桌子笑道:“衙内又来了,还是六碗对吧,这便拿来。”

    “司马小花似乎给你的压力非常大,是怎么回事?”王雱好奇问道。

    米粉娘迟疑了片刻,微微摇头,表示也没多大事。

    “他是不是摸你屁股了?”王雱问道。

    米粉娘暗骂这个小孩是猪头。被摸屁股那算多大事啊,西街那几个力巴汉子不也经常来卡油,老娘应对的方式是给他们脑壳上一巴掌就完了。

    “衙内别多想,没多少大事。”米粉娘摇头后走开了。

    王雱就不说话了,掏出小算雱滴答滴答的拨动了一下,计算出:我收过她保护费的,摆不平的话,影响我义气雱的噱头啊。

    这次是为名誉、荣耀,尊严而战。并不是英雄救美或者争风吃醋那么肤浅的行为。

    于是王雱当即有了几个方案来打这场名誉之战。方案一是组织一群医闹去司马家的药堂,把他们名声搞臭。

    汗。

    扭头看看跟在身边充当金牌保镖的马金偲,觉得这货做不了这些事。

    所以还有第二个为荣耀而战的方案是:借助此番张方平在舒州的局面,利用张方平一次搞死司马小花。

    想到此又呼噜呼噜的摇头,张方平肯定是个较难忽悠的人,如果最终被他看破了,我日子也就难熬了。

    王雱凑近马金偲道:“司马小花几天来一次这里吃米粉?”

    马金偲尴尬的道:“回衙内爷,几乎天天都来。”

    王雱当即笑道:“老马你搞得到蒙汗药吧?”

    马金偲还是很机灵的,隐约知道这个脑洞很大的小鬼想干什么勾当了。总之不是想喂米粉美女吃药,就是想喂司马公子吃药,只会有这两个路线。

    打架收保护费马金偲敢的,然而做这种事有顾虑的,设计到姓司马的人。

    于是马金偲非常忠勇的样子摇头道:“不不不,出来混讲究一个勇字,卑职一向光明正大,我没有这种路子。”

    见王雱又掏出小算盘来,马金偲当即改口道:“其实……我认识两孙子有些渠道可以弄到。”

    马金偲非常担心,这个不良少年每次一拨打算盘必然是有人要遭殃,只有妥协了。

    “药力怎么样?你不会弄些劣质产品来坑我的钱吧?”王雱不怀好意的道。

    马金偲抱拳低声道:“那两孙子制作的是高端货,他们还加入了一些毒蘑菇粉在其中,药不死人却是药力非常独特。”

    说去就去,老马果断的说“去去就来”。

    果真很快就来了,然后悄悄递了一个小瓷瓶在王雱手里,给了一副“你懂的”表情。

    王雱也不打算喂马金偲吃了做实验。反正过后若是没有药力,就相当于“假冒伪劣”产品,就去找个理由把卖假药的地痞抓起来。

    如果效果好也去把卖“危险物品”的地痞抓起来,否则泛滥了许多人都不安全。

    王雱走的时候又回眸一望米粉娘。大冬天的她很忙,口鼻喷着白气,额前一律头发垂落下来显得很美也很充实。要保护这类人,就必须要整倒天下的地痞流氓土匪。

    然而这个工作相当艰巨。包括将来的王安石也干不好。

    本质就在于大宋制度太过宽松自由,包括了自由的做流氓。

    真不是夸张,在这个时代还真就有了碰瓷党。史料中的大宋,有的诉棍就是以打官司为生的,一月内递交几百分诉状给县衙的司法流氓是真有的。把知县大人弄的相当**。

    这些事的源头在于大宋官体制度。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