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7章 毛驴小宝的表达方式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章 毛驴小宝的表达方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方平在隔壁老王家住了下来。

    他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开饭的时候又砸筷子了,因为又是粗茶淡饭。

    老妈吴琼,二丫她娘,老奶奶,全都尴尬的站着。

    王雱自作聪明的笑道:“素知伯伯相公清廉如水,爱民如子,为了您的名节……

    说不完被后脑勺一掌,张方平道:“无妨,把你家的鸡捉一只送来让老夫尝尝,区区名节小事伤不了老夫。老夫又不是那些圣人。”

    王雱哭瞎了,犯了和杨文广狄青他们同样的错误。

    其实真不是王雱小气,开不出大菜来。而是抱着装逼的心思想反装忠一下的,结果又装逼失败了。

    现在么,总算知道怎么伺候这老家伙了。

    郑二娘胆子小,她没伺候宰臣吃饭的经验,施展不开。于是王雱亲自下厨。

    一盘爆炒鸡丁抬上来的时候,浓香的原汁肉味扑鼻。

    然后老张抬着二丫吃饭的那种大土碗,开始猛吃,稀里哗啦的吃个不亦乐乎,又吸鼻子又添嘴。

    吃的很爽,一土碗饭吃下去饱了,爆炒鸡丁还剩下半盘。想在爽一爽却有点撑不下去了,于是张方平起身的时候指着道:“这些打包送我房里。”

    二丫眼泪汪汪的吞咽着口水,看着哥哥抬着鸡丁送去了……

    王安石相当讨厌张方平住在家里。

    主要是张方平吃了爆炒鸡丁后就此不消停了,每顿饭没那道大菜他就砸筷子骂人。

    都还借钱盖房子的现在,老王很心疼的,几乎每次吃饭的时候,王安石都肉疼的看着张方平往嘴巴里塞东西,在老王的眼睛里,每顿饭都要被他吃掉一扇窗户,或者一根柱子。

    小算雱则是觉得老爸弱爆了,招待宰相吃个鸡也有压力的话,这个官干脆不要做算了。就怕他不吃啊,只要他吃,就完全无压力。

    当然,王雱不会用自己家的那群“良民鸡”招待老张,主要还是去街市上收其他鸡,无非就是贵点。不过现在王雱虽然不算土豪,却也是个老板了,几只鸡还是买得起的。

    今个老王又不在家了,他总是很忙。

    午间,蹭吃大王张方平一边剔牙一边道:“小雱。”

    “学生在。”王雱抱拳道。

    张方平不禁非常后悔吃了这小孩的鸡,这小子终于还是攀亲戚开始自称学生了。

    原本么这小子也算个骨骼惊奇的神童,有这么一学生倒也不是坏事。然而,最近老张发现这犊子写篇文章都能有四分之一的“错字”。并且他的语法惊人的和马金偲等人相似,尽管听来也算直接新奇,不过很显然是上不了庙堂的。

    于是这就意味着,有这么个学生会给张方平的脸上抹黑。

    不过吃人的嘴短,加之还有事要求这小子,也只得认了,张方平捻着胡须道:“关于你孵鸡的秘方,整理的怎么样了?”

    王雱摇手道:“伯伯相公明见,小子语法错乱,字都写不好,还在整理修改中。”

    “无妨,区区错字难不倒老夫,老夫才通八斗,可以看懂你的错字和遣词习惯,只管拿来。你年纪小,太过用功伤目,剩下的老夫帮你整理就行了。”张方平摆手道。

    “这个不太好吧。”王雱咬着指头道。

    尽管他在装可爱,老张也怒道:“你到底交不交出来?”

    “士可杀不可辱!您干脆一刀剁另外我算了!”王雱很装蒜的跺脚叫道。

    张方平愕然道:“问你要个秘方而已,这还是你承诺过的吧,脾气还蛮大的,开口闭口就是什么砍砍杀杀的?”

    张方平又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看老夫像是个强盗吗?”

    “这个嘛……”王雱继续迟疑,言下之意差不多就是啊。

    张方平抬起茶喝了一口道,“看起来要讲条件了?行,条件说出来,看老夫能不能做到。”

    王雱便说道:“小子需要两年的专利保护期?”

    “这是什么鬼?”张方平道。

    王雱说道:“也就是说秘方可以交给朝廷,且不阉割。然而我也需要赚钱啊,如果朝廷大举上马,那么我的鸡苗就不特殊了,我的利润会下降了。”

    张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就会讲条件,这方面你真该和你爹多学学。赚不到就赚不到嘛,老夫会在其他方面给你实惠的。你看我是不讲义气的人吗?”

    “伯伯谬论也。我辈侠之大者,虽讲究为国为民。然而有个不争的事实在于,如果我没实惠,将会影响到往后的研发积极性。没有积极性就没有灵感,就不是神童,伯伯相公您要害皇帝的神童啊?”王雱嘿嘿笑道。

    张方平不禁哑然失笑,不在意他的瞎扯,不过有一句听进去了:实惠不够,会影响到他后面的研发积极性。这有点市侩但也不无道理。

    鉴于这小子真是个神童,谁知道他往后还会有什么惊人之举。如果现在就把他抢怕了,以后他有成果也打死不会交出来了。

    捻着胡须迟疑许久,张方平道:“两年太长,这么给你说吧,我大宋现在千疮百孔,没那么多个两年。对你的保护期,九个月如何?”

    “然后我家去喝西北风啊?”王雱惊悚的样子。

    张方平道:“没那么多的西北风给你喝,我西军将士都把风沙给挡住了,你将来也是做官的人,饿不死你。但老夫目测你考不起,所以你的官路真不需要老夫帮忙吗?包括你老爹明年进京述职的事,你不掂量一下吗?”

    “伯伯的意思是将来帮我作弊啊,这么一来,我小雱就放心了。”王雱笑道。

    结果又被后脑勺一掌,张方平道:“那不叫作弊,而是老夫想帮大宋选几个实干派人才,文绉绉的书生大宋已经够多了你懂不?”

    “懂了,伯伯威武八七。”

    王雱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关于孵化的具体流程来递上。

    张方平拿过来看了一下,非常详细,逻辑清晰,有细节。完全和张方平这段时间亲眼所见的东西对得上号。于是非常高兴,一个劲夸奖“这小子果真骨骼惊奇”云云……

    “白龙马,脖铃响,驮着二丫去吃粉。”

    走在大雪覆盖的街道上,王小丫歌唱着王雱瞎编的歌。骑在驴背上的她嗓子不咋地,却是配合这小宝的脖铃也别有一番味道。

    王雱走在前面听出了些感觉,便转身指着毛驴的鼻子道:“白龙马比较好听,从今天起你改名‘小白龙周伯通’如何?”

    “唵呜。”毛驴叫了一声。

    “我知道你是灰头小宝了,然而多个名号不也挺好?”王雱道。

    “唵呜。”

    “你就是要和我拗着来是不?”王雱不高兴了。

    “唵呜。”

    “好吧算你狠,不改就不改,你就继续叫毛驴小宝。”王雱妥协了。

    “唵呜。”毛驴又叫唤一声。

    王雱道:“我知道你是旺家了,然而哪里有‘名和字’一起叫的,毛驴小宝旺家,你自己觉得通顺吗?”

    “唵呜。”

    “你要简称‘驴宝家’?”王雱给它脑壳上一掌道,“虽然这么叫也可以,然而我大老王家最讨厌别人讲条件了。我负责决策,你负责服从,简不简单?”

    毛驴一阵郁闷,不讲条件了。

    王小丫觉得大雱非常神奇。天下只有大雱能领悟毛驴的意思。这是一头神奇的驴,它不论说什么都用“唵呜”代表。说“唵呜唵呜”表示内容是一样的,却是郑重的语气。说“唵呜唵呜唵呜”内容也是和唵呜一样的,却代表它非常生气、吵架的意味。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