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6章 张方平厉害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章 张方平厉害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差不多时候,司马光也闯进暖房来了,狐假虎威的站在张方平身边陪护着。至于王安石没来,他去巡视县份去了。

    终于出炉了,只见孵化箱打开后,一盘盘的抽盘拿出来,大多数的蛋壳破裂了,有些蛋则没破壳,有些是小鸡出生就是死的。

    不过不影响最终结果,许多小鸡活蹦乱跳的鸣叫着,毛茸茸的,看着非常可爱。

    马金偲等人开始清点,然后依照王雱的公式计算着。

    最终汇报道:“出壳率六十三!”

    张方平终于震惊了。

    而司马光半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这两家伙都是执政的人,当然知道鸡的金贵稀缺。的确,老母鸡用自己屁股孵化的话,那是九成的成功率,然而就是产量太小,效率太低了,太依赖母鸡的心情和素质。

    从来没有听说过,在这寒冬腊月以人工的方式,如此快捷的出小鸡的!

    六十三的出壳率听来并不是那么厉害,但胜在产量大,不看时节不看脸。作为大宋的财相,张方平当然知道鸡蛋和鸡苗的价格比。这样的出壳率那就赚大了,大赚特赚。

    于是尤其缺钱的现在,张方平险些流口水。

    这虽然也算司马光的政绩,然而他在一开始真没想到王雱这违反自然的尝试真的大获成功了,这完全不可思议。

    尤其,想到他这小子用“抢劫的方式”建设出来的这些,手段相当龌蹉,却还让他们王家赚足了风头,连日理万机的张方平都赶来舒州亲自观摩了。

    于是司马光越想越想不通,便以老师的身份过来,激动的道:“我大宋缺钱缺粮缺民心,更缺鸡蛋。你有能力有秘方,却自私自利始终不拿出来分享。前番在老夫教育下你上缴了饲料秘方,却留了一手,核心东西你自己留着赚钱。我说你从小就是神童,却为何现在才开始搞这些,原来你害怕别人占了你的便宜,你现在有能力有心思了,纠集了一伙流氓到处抢钱,有了本钱,才开始发展你自己的事业?”

    模式一展开,司马光便滔滔不绝。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我南方军在什么条件下和叛军打仗你知道吗!”司马光越说越激动,左右观察后,找来一条尺子状的木条说道:“把手伸出来,接受为师教训!”

    王雱只得眼泪汪汪的伸出手来。

    张方平眯起眼睛看了一下,见司马光还真举起尺子要打,便过去一巴掌抽司马光的后脑勺,官帽都打飞了。

    “你……”司马光似乎这才清醒冷静了些,捂着脑壳怒视着张方平。

    张方平不怀好意的道:“你声音那么大干嘛。他只是个小屁孩,你为何要求他和你一样?还开始拿军队说事了?说的你有多关心他们一样。当初筹集钱粮的时候,是谁和老夫扯犊子说不关舒州的事?”

    司马光楞了楞。

    张方平道:“王安石依照老夫意思,要变现售卖舒州宅子,是谁在和老夫对着干呢?”

    司马光跺脚道:“相公明见,怎么执政是我舒州的事,这方面,朝廷是有体制的。”

    张方平冷冷的道:“你好好的说,老夫重新给你一次机会收回你这得罪我的话。”

    司马光道:“纵使你是相爷,你也不能如此这般的和……哎吆……”

    说不完又被张方平一脚踹得跳起来,司马光捂着屁股跑过去某侍卫身后躲着,相当惊恐。

    张方平道:“继续说啊。我没权利和你如此这般?所以你有权利和我对着干?你有权利对我不敬?你以为我是狄青啊?”

    一边说,张方平又翘着那S形的脚,一跳一跳的去找司马光。弄的司马光非常紧张,躲来躲去的。

    王雱也都惊恐了,老张这个流氓厉害了,宰相庞籍的门生,淮西经略使兼舒州知州,竟然如此调教?

    猫捉老鼠的迂回了一下,也没捉到司马光,于是张方平也就不固执了,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马金偲等人操作。

    唯独司马大人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恨死老张了。

    然而张方平就这德行。他当时说狄青那是认真的,老张是个绝对的官威和权利崇拜者,大宋时代中,主张“绝对权利才能做事”的人就是他。

    所以总结了宋夏战争吃亏的地方在于朝廷东府西府协调不好,当时的张方平就建议皇帝让大臣集权,让中书宰相在战争时期兼任枢密使。

    皇帝同意了。

    然后曾经在CD府带兵钻山打洞剿匪的张方平是个懂军的人,他主张兵在精不在多。反对当时陕西地区如临大敌的发动乡勇,反对从内地大举抽调低素质厢军西进。

    张方平的理由是那些人根本没用,素质太低,还给朝廷后勤供应带来致命压力。但是没人听他的建议。

    事实证明张方平是对的,临时组建起来的那两只军队人数二十几万,几乎拖垮了后勤能力,并且他们除了不能打仗外,一有事就死一片,一死一跑,一跑就动摇军心,严重影响到真正能战的老兵士气。与此同时还增加敌方士气。

    夏竦就栽在张方平手上。

    当时老夏权倾一时,全面主持西北战事却不作为,任由内部撕逼。政治战线都不统一打个蛋啊。所以张方平就被惹毛了,在朝廷把夏竦的黑料翻出来不少,弹劾夏竦后,老夏就被免职了。

    所以原则上来说,当时西北形势的扭转,功劳在张方平。没有老张在政治上对夏竦补刀的话,韩琦和范仲淹的军事才能就没有施展余地。

    夏竦在的时候西军是个什么形式呢?就是那条和王雱战斗的蜈蚣态势,一模一样。

    咬着指头YY完毕,王雱就开始表达对张方平的敬仰。

    张方平却丝毫也不听小屁孩的谗言,只是看着那些越来越多的出炉小鸡YY,与此同时摸着下巴,正在思考坑王雱的计划。

    心思一猥琐必然导致行为猥琐,于是张方平一言不发的转身之际,因注意力不集中,一脑壳撞在了柱子上。

    真是的,王雱心疼的看着柱子,希望他的脑壳别太硬,别把房子撞塌了啊。

    这块地收来的时候就是危宅了,王雱实用主义,节约成本,没钱大修了,于是凑合着就开始上马。

    柱子上分明贴着“不许用脑壳撞击”的警示语,就是害怕把这年久失修的豆腐渣工程给弄垮了不是,老张他居然来这一手?

    想这么想,王雱却又非常忠勇的样子,上前搀扶着老张道:“伯伯相公,您要注意千金之体啊。”

    “走开走开,老夫什么风浪没见过,这颗区区破柱子,它伤不了老夫。”张方平脑壳上分明起了个包,却摆手如是说。

    马金偲等人这才松了口气,换他们的话,就要借机会碰瓷了。好在此番没被张方平敲诈。

    “伯伯相公,小侄这心里惶恐啊。就让小侄跟随在您身边伺候吧。”王雱继续忠勇着。

    张方平道:“你这么有孝心又这么聪明,老夫就放心了。这样,你把孵化小鸡的流程写下来交给我。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帮你保管着,防止别有用心的奸细刺探,等将来你长大了,在还给你。”

    王雱对他的说辞非常崩溃,说的好像把秘方交给他之后我就忘记了似的、别人就不可以从我身上刺探似的?

    不过想到了司马光刚刚那激动的表情,又想到魔王老爹的猥琐。隐约有些懂老张的意思了:反正必须被抢的情况下,把秘方交给老张后,不影响在舒州赚钱,但也就不会有人盯着了。

    同时呢,孵化流程也仍旧不算战略武器,大雱还有压箱底的血统提纯方案留着,给他们些甜头先,于是适合的时候还能卖一次呢。

    想定,王雱便抱拳道:“伯伯相公用心良苦,小子明白了。小子会尽快来找伯伯相公。”

    张方平哈哈笑了起来,指着王雱的鼻子道:“这小子骨骼惊奇,比他爹更有前途。”

    说完后,张方平又不怀好意的对司马光道:“不许在欺负这小孩,否则老子要你好看。”

    司马光一阵愤怒,又想说点什么。却见张方平那S型的腿又抬了起来,于是闭口。

    司马光觉得大宋没救了,流氓太多了,此番老流氓和小流氓聚首,马金偲这类虾米流氓的时代要来临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