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2章 张方平的官威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章 张方平的官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吃饱喝足后,张方平用手帕一抹嘴,转身上去坐在了狄青的帅位上。

    杨文广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却是暂时不敢扯犊子,只是在心理呐喊:滚下来,那是狄帅的位置。

    “狄枢密。”张方平看向狄青。

    狄青急忙抱拳道:“不敢,也请明府至少加个‘副’字。”

    张方平注视他片刻道:“你这个官,还做他干啥,不觉得窝囊吗?”

    狄青急忙道:“官并非为自己而做,乃是陛下提携,为国效力。”

    “你真能为国效力吗?”张方平大昏官的样子眼睛一翻。

    杨文广着急的又要说话,却是张方平指着杨文广道:“不轮不到你说话。”

    于是全部一起低着头。

    张方平看了他们少顷,又道:“狄青啊,你的问题就在这里。然后你脸上那个刺印,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杨文广不服气的仰着头。

    狄青则是尴尬的低着头道:“相爷说的是。”

    张方平愕然道:“说的是?弄的好像你懂了一样,说说看你懂什么了?”

    于是,狄青又尴尬了,说不出来。

    张方平背着手走下来道:“这就是你的问题。皇帝恩宠,特许你洗印,你要装,要留着。本堂说你窝囊,你则低调的说是陛下提携,是为国效力。所以包拯看到脸上有刺印的人在庙堂行走他就不高兴。其余人看到你这么‘矫情’,不像个直爽武夫,于是大家都不喜欢你。你身为武夫这么‘懂事安分’,把其余知书达理学富五车的文人置于何地?”

    狄青被吓了一跳,隐隐约约的想到问题所在。

    杨文广愕然道:“这也成理由了?”

    张方平指着杨文广的鼻子,话却对狄青道:“现在你知道这货为何好混,而你难过了吗?”

    杨文广和狄青一起楞了。

    张方平又转身上座道:“因为杨文广这老傻子就这德行,这个样子符合武人,大家可以接受还放心他,懂了吗?你狄青许多时候就不像个武人。”

    杨文广不禁得意了起来,却看狄青尴尬,又赶紧低着头。

    张方平又道:“狄青啊。”

    “卑职在。”狄青低声道。

    张方平道:“原本老夫没那么多精力,我根本不想管你的事,因为说实话,我虽不怎么讨厌你,但也不喜欢你。知道老夫为何此番这么急的在冷天赶来?”

    “难道不是为了邕州的金矿?”杨文广嘴巴很快的道。

    “当然是为了金矿。”张方平冷笑道:“谁都知道你们这些狗日的德行,老夫要来把你们这些小人给盯死了。”接着又道:“不过老夫真正的来意,是王安石那小子托我保住你,你懂了吗?”

    狄青没有说话,又楞了楞。

    张方平又道:“你毁就毁在当初不洗印,这是矫情。毁就毁在,夹战功接受了枢密副使。这事上官家任性了,说白了启用你,官家就是要和咱们这些文人扳手腕,想一定程度改变祖宗规矩。但你接受了,于是他们不会去怪官家,只会怪你不懂事,小人得志说的就是你狄青,你懂吗?”

    “谁是小人!”杨文广不服气的道。

    “欧阳修就说武人是小人,文人是大人,大宋基调也这么定,杨文广你声音大的话,老夫把你介绍给欧阳修你意下如何?”张方平不怀好意的道。

    于是杨文广又消停了。那个老夫子真的是个很不好惹的人。

    张方平接着又道:“狄青你接受了枢密副使职位,就算在你低调有什么用?你的确努力了,见谁都让,但这相反是你的错。身为枢密副使你官威何在?区区一个芝麻官你都给他让道,你把朝廷西府的威严怎么丢?你把武人的脸怎么丢?所以这就是全部人恨你的原因,包括我张方平也恨你把皇帝的威严丢光了。这些事,评价为祸国殃民也不为过。”

    狄青和杨文广不禁吓的跳了起来,妈的都用词祸国殃民了,要不要这么狠啊?

    张方平冷冷道:“不要以为我在虚张声势,你在身要职,枢密院关乎大宋安危,你却没有威严,占着位置说话没人听,于是枢密院当然就乱了,军制当然就乱了。出现这个局面,狄青你真的没责任吗?”

    狄青不禁冷汗淋漓,这才想到了严重问题。

    张方平越说越恼火,拍案怒斥道:“要不是王安石那小子保你,说你骨骼惊奇,说大宋边患仍旧重大,需要你,否则老夫这次就把你整死。皆因你的存在导致了枢密院乱套,军制受到严重干扰,又有一小撮在其中煽风点火,最终导致陈署做了出头鸟,致昆仑关战败,断送我大宋八千儿郎。狄青,老夫这不真是欲加之罪,若不是你出任枢密副使,导致军制乱象成为新常态,陈署他胆子再大,怎敢违背皇帝钦点的主帅命令。所以你真的没责任吗?”

    杨文广简直听的眼冒金星,大声道:“陈署违反将领,也成为宣帅的错了?”

    张方平眯起眼睛道:“我说是他的错,就是他的错。否则就是皇帝一意孤行要启用狄青的锅,杨文广,你的意思是这事皇帝错了?”

    “我……”杨文广又赶紧低着头,当做没说过。

    张方平再道:“狄青,早前你接受了枢密副使,拉了仇恨。现在你打赢了,你把文人的脸放在什么地方?皇帝既然喜欢你,这么大的功劳,现在应该怎么提升你?”

    狄青不禁微微色变。

    杨文广道:“当然是从副使升为正使……”说不完又赶紧抬手捂着嘴巴,因为若依照死老张的理论,早前已经如此显眼,搞的军制混乱,现在若真把狄青升枢密使,那几乎等于把狄青推上断头台了,也等于搞乱全**制了。

    到此,张方平淡淡的道:“不适合的人,位置越高害处越大。没谁说你狄青是个坏人,而是你不能服众,所以位置越高,下面抵触反弹越严重,对政治的伤害越大。身为枢密副使却发挥不了作用,即是对国朝和体制的犯罪。这就是老子的理论,你认为呢?”

    狄青以军礼半跪在地上,真的哭了起来,这样的政治,世事的市侩,让他有些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哭个什么鼻子!”张方平道:“这点压力都受不了,这种问题都扛不住,还想在庙堂行走?你看庞籍那个老王八蛋脸皮有多厚?他当初把垂帘听政法典烧了那么彪悍,现在被包拯盯着咬,你看他害怕了吗?老夫也不轻松,并不是说没人追着我咬,然而该吃肉我照样吃,该收拾杨文广这种痞子你看我会手软?这就是政治,这就是担当,这就是心理素质,这些你都没有,你为何脑洞大到要带个贼配军印记在庙堂行走?”

    老张再次拍案道:“你带着个贼配军印记坐在庙堂,搞乱我吏治,把我大宋朝廷承托为什么?把官家名节置于何地!官家他可以任性,但你何德何能要配合他任性?你配合他乱来,和体制对着干,难道你不像欧阳修口里的‘小人’?若像,他们大喊清君侧难道说错了?”

    杨文广又要说话,张方平指着他道:“你再敢放黄腔,我就把你吊在大营门口示众三日。不要以为被我张方平骂是坏事!别人想被骂还没人去骂呢!那个陈署现在比死还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没人去骂他!真是骂了,一脚踢飞去边远山区做官,事情就过去了,三年任期一满他不就又蹦跶回来了。但现在谁都不见他,一句都不说他,他天天梦见那八千将士的亡魂,就能让他疯了。懂了不?”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