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1章 杨文广也被查水表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章 杨文广也被查水表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此一来没了喝酒庆功的气氛,酒宴持续了半个时辰后草草散了。

    无其他人在场之后,杨文广这才道:“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宣帅带领大家赢了战争,剿灭了侬智高,难道相反错了?这个余静之前还好些,还给宣帅一些面子。但是后来王安石来这边殴打了陈署一顿后,惹怒了余静,他余静以为这事是宣帅您挑动王安石干的。这便也不说,现在听说陈署在京中被整的凄惨,于是余静看不下去,就开始针对您了,把一切都怪在您的头上,这不公平。”

    狄青沉默了许久,苦笑道:“原本就没有公平。”言罢,抬手指着脸上的刺印,看起来尤其的刺眼。

    大宋就这德行,坐过牢的人脸上会刺个金印,表示是贼配军。不是罪大恶极的那些人呢,大宋通行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发配了在军队服役,将功赎罪。

    这也好也不好,好处就此让猥琐的军官们有炮灰用,冲锋攻城的时候这些贼配军就是第一批,用来消耗敌人箭只。譬如种家军就喜欢这么干。现在是种鄂,将后来种鄂的侄子种师道会把这种作风发挥到巅峰。不过种家虽然猥琐也是有恶人磨的,种鄂将来会被司马光收拾的跳脚,而种师道将来会被蔡京整的不要不要的。

    与此同时,虽然同是地位低下的军人,但阶级森严,出自将门的人,当然和出自底层、甚至犯人出生的武将完全不同。

    此番皇帝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政治略微不成熟,他要和欧阳修那些人扳手腕,就是要启用最底层的狄青来拉仇恨。这个行为有些率性,所以便有后遗症,大家不会找皇帝的麻烦,却会找狄青。

    倘若皇帝是启用将门的杨文广,那便没那么多幺蛾子了。

    沉默少顷,杨文广看着他脸上的刺印,难过的道:“当时陛下也觉得宣帅这个刺印难看,特准你洗去,为何要拒绝?”

    “我就是要拒绝。”狄青道,“我就是要让这个刺印提醒我是个有罪之人,且有罪之人一样可以为国征战。”

    对此杨文广苦笑不止,在心理寻思:兴许宣帅你最大的毛病就在这里,或许你是本心。但皇帝特许了之后你拒绝,在那些文人看来就是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等两人再说事,麾下军官又急忙走了进来,慌慌张张的道:“有特使前来让我等准备开城门……”

    杨文广当即一脚踢飞军官,怒斥道:“你是不是喝醉了,现在是夜间,邕州形势依然不稳定,不开城门,天王老子的人也让他给本将滚开去,自己找个地方去做野人,天明查验身份后在进来!”

    “本帅也是这个意思。”狄青捻着胡须呵呵笑道。

    “然而,是张方平相公来了,很快就到。”小军官尴尬的道。

    狄青和杨文广不禁惊悚的起身,相视一眼后,杨文广又给军官后脑勺一掌呵斥道:“张相驾到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去开城门,老子们组队出城迎接。”

    小军官乃是杨家晚辈,所以敢调戏杨文广,故意道:“大将军不是说天王老子也让他滚吗?”

    “!”杨文广抬起腿来想踹过去,小军官却是已经领命去安排了。

    其后一边准备,出门之前,狄青喃喃道:“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将门的人总归要猥琐一些,见多识广些,杨文广冷笑道:“估计是为了邕州地区的利益来而。这里盛产黄金,但以前外人难以插足。侬智高叛乱后,这个地区等于洗牌了,该抢该杀的人都已经三光。于是有了空白,现在的角逐点就是邕州的金矿。”

    狄青往外走的时候道:“你想多了。”

    杨文广冷笑道:“到时候便知。”

    ……

    邕州城门大开后,大队军伍抬着火把犹如火龙一般,铺就出了一条“星光大道”来,延绵五里。

    四十多岁,三缕长须显得儒雅,年纪和狄青相仿的张方平到达后,狄青和杨文广一同下马,军礼半跪地:“卑职等参见方平相爷。”

    张方平注视这狼狈为奸的两人少顷,他们面色红润,看似有些喝酒后的兴奋,便不高兴了,下马走近后,转身从军士的手里拿来火把凑近照亮道:“你二人喝酒了?”

    杨文广死不认账,偏开头,闷声不出气。

    狄青则尴尬的道:“回相公话,举行了一次庆功宴,犒劳将士需要气氛,的确喝了些。”

    张方平冷冷道:“哪来的功劳需要庆祝呢?”

    名将杨文广不禁大怒了,寻思老子们出生入死冲锋陷阵,雷厉风行的成功平乱了,还不是功劳,那什么是功劳?

    越想越气,杨文广刚要说话,张方平先指着他的鼻子道:“少说话多做事,现在跟我走,进城再说。”

    “有些话梗在心中,不吐露了出来实在不快意……”

    杨文广仍旧忍不住说了出来,所以被张方平后脑勺一巴掌,头盔都打了掉在地上,张方平已经背着手率先而去了。

    “额好吧,且去听听他要说什么。”

    老将军杨文广的官又没有做腻味,再不公平,有个官位总比没官位好些的,于是弯腰捡起头盔戴着,陪着狄青走在后面。

    不过杨将军又嘴碎了,低声嘀咕道:“宣帅你堂堂枢密副使,岭南宣抚使,何须这么自降身价?他张相公也不知道哪来的优越感,把咱们如同孙子一般的欺负。”

    “闭嘴,不要再说。”狄青捉急的低声道。

    狄青就这德行,贵为赵祯钦点的枢密副使,但在京中相当低调,遇到个七品小文官都会给人家让道,平时在枢密院说话也根本没人听,说错了还会被庞籍批一句“不懂政治”。

    事实上庞籍已经对他很客气了。换其他人的话不会有那么温柔。所以此番出征外放,再临战场还打赢了,是狄青最快乐的时候,可惜快乐没多久,魔头又来了。大宋的魔头真是太多了,谁都不是省油的灯。恰好张方平是魔头中脑壳比较大的那个。

    杨文广如同个更年期大妈似的,又声音很小却语气强硬的道:“我就想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对待咱们……”

    张方平嫌弃他们两个走路不利索,停下脚步回身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喝醉了?”

    “没有没有,以我等酒量,这点区区……”杨文广说不完,被狄青踩了一脚打停了。

    狄青急忙抱拳道:“好教方平相爷知晓,我等身在军中,会时刻保持清醒。”

    “这就好,否则本相会以为你们脚软,也不看看,你们两的腿有老夫腰粗,却是走路不利索。”张方平讽刺完,转身加快脚步……

    回到宣抚使行营,这边的军官和卫士全被驱散,由老张的贴身护卫接管帅帐。

    坐下来后,张方平一拍桌子道:“赶路匆忙,未来得及吃晚饭,赶紧的,把饭给老夫开了出来。”

    少顷后饭菜抬上来,然而上菜的小兵被一脚踢翻在地,张方平把筷子砸在桌子上,起身呵斥道:“你就拿粗茶淡饭招待我?肉呢,没肉老夫怎么吃!”

    小兵冤枉的看着杨文广,因为这是杨文广吩咐的。于是杨文广也哭瞎了,想不到张方平如此可恶可恨。

    狄青急忙抱拳打圆场道:“皆因战乱地区,肉食供应相对紧张,且素闻相公清苦,卑职害怕有损相公清名……”

    张方平不高兴的道:“吃个肉他就有损清名了?寇准会被他们用这种事把名声搞臭,老夫偏不信邪。你们喝酒,就不许我吃肉了,还愣着干什么,把牛肉给老夫开出来。”

    杨文广不服气的道:“我大宋不许杀牛,所以……”

    “闭嘴!”张方平道:“你以为老夫没带过兵,没执过政?战乱地区死马死牛死羊能少?再啰嗦,看我不把你们藏着的牛肉找了出来。算是你们屠杀战区耕牛。”

    于是杨文广不敢扯犊子了,只得亲自出去安排了一下,乖乖把牛肉开了出来。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