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0章 被查水表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章 被查水表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鸡蛋帮老陈最近心情比较好。

    话说鸡蛋帮除了从舒州散户手里统一收购鸡蛋外,最主要的来源当然是他们自己饲养。然后又用统一的垄断销售渠道卖出去。

    他们自己虽然基本算是资本集群运作,但鸡蛋成本比散户的更高。

    因为小散户的鸡主食可以吃虫子,那个不但不花钱,吃虫子的鸡营养全面,加上运动量大身体好,然后“住房宽松不密集”,于是散户的鸡只要不被丐帮和黄鼠狼偷吃,那是很少病的。

    但集群化养殖饲料成本是大头,营养还不全面,几乎没有运动量虽然容易增肥,但病死的鸡也就相当多。所以进行各项加权后,鸡蛋帮喂大米的鸡成本较高的,相比散户并没有优势。

    营养的不良,导致鸡蛋帮的批量鸡蛋,蛋黄是真正的“淡黄色”。那些鸡蛋只能卖给普通人。然后老陈他们把散户手里那些吃虫子的土鸡蛋平价收来,却供应给高端市场。

    这就是操作办法。

    现在饲料的配方已经有了,王雱的秘方不用刺探,上交了朝廷公开化了,鸡蛋帮自己也就可以用。

    不过,鸡的素质问题、包括但不限于耗料率、下蛋意愿、抗病率等等,这些仍旧没解决。而王雱的集群进化工作还没有开展,但是一群矮个子里面挑好的,已经把相对靠向生产鸡的那一群通过统计学找出来了,于是用它们人工孵化的后代,就会明显比其它鸡好些。

    所以王雱给陈交虎解决方案是:来买我的小鸡就行。

    是的王雱猥琐的地方在于,看似大方的上缴了饲料理论,然而孵化流程,以及血统的进化论,仍旧没有解密。

    陈交虎豁出去了,高价订购了王雱的大量鸡苗。

    养的初期当然如履薄冰,他害怕被王雱诈骗,始终有些不信王雱说的“我的这届鸡血统好”。但是买来养了这半月多,陈交虎嘴巴笑歪了。

    从事这个行业有几十年了,陈交虎经验当然是很多的,他发现王雱提供的这些鸡,虽然距离产蛋期还很早,然而仅仅生产速度就不一样,要明显快一些。

    然后的确素质要好一些,群养的时候,鸡相互间的打架行为是明显少的。

    以前的鸡都不用等生病,鸡相互间经常有恶霸问句“你瞅啥”,然后就每天都出现不少尸体在鸡圈中。这就是传说中的鸡霸!

    但是现在几乎没有,所以这些鸡真的非常好养。

    而且因为是提前拿鸡,会混杂有一些小公鸡在其中。起初以为是被坑了,其实更赚。王雱直接说了:公鸡你可以来退给我。或者我来亲自操刀帮你阉割,但是要加钱。那以后你直接当做肉鸡养了卖给狗大户吃,那个更赚。

    于是大家都嘴巴笑歪了。唯一麻烦的就在于,“敲鸡”真是技术活,要在侵入式创口控制得很好的情况下,把鸡腰子给拿掉。所以鸡和猪真的不同,猪逼着眼睛下重手就能阉,但是鸡弄不好就会死,必须王雱亲自操刀。

    不过王雱也打算展开蓝翔养殖技校模式了,现在已经招收了一批手巧的工人,正在培训她们“阉割”公鸡的技能。

    “来年可期啊!”最近老陈每每视察旗下鸡场的时候总是很高兴。

    其实现在的鸡苗,距离育种完成还很早。这只是挑选出来的第一代鸡苗。当时相比以前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仍旧没有进化成功。

    王雱的理论是除了环境影响外,父母基因也能很大程度决定孩子性格脾气。于是老王家里那些鸡,比较跳、爱打架、爱抢食、下蛋不积极的已经被王小丫用统计学给挑选出来和谐了。

    包括四只小公鸡中的两只,戾气最重的那两货也烤吃了。于是留下来的相对安分,所产出的后代不需要专门的调教,也比较好养。

    老陈所指的好养来自几个方面。饲料原因有。与此同时知足者常乐,心思少就身体好,在鸡的身上也有效。这批鸡的基因靠向“不多想”,所以不打架是基本,另外心思上所需要耗费的营养,都用去长身体了,于是它们的确长的快一些。

    病也会少些,因为许多病的根子、真是出在思想上的。

    不运动的确会带来一定程度体质下降,增加患病率。但这不重要,王雱早说了,它们出生的目的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而不是把身体练成老廖,合理的死亡损耗当然可以接受的。只要比以前好,就叫生产力进步。

    于是这段时间王雱赚大发了,已经开足了马力孵化,却受制于种鸡的基数太少,始终供不应求。

    除了供给老陈外,始终要拨付一些份额,给那些满心希望来买一只两只的散户。

    供不应求自然会涨价。这个价格不是王雱涨的,而是丧心病狂的老陈为了吃下王雱全部的鸡苗,主动多加了两成的钱,这就是俗称的:非但没有优惠,加钱提车。

    于是时而能见,有些贫民家的小萝莉手里捏着不多的钱,眼泪汪汪的等在王家门口,看着老陈的人带走一批又一批活蹦乱跳的毛绒绒小鸡。

    对此,王安石就念头不通达了,便捉了王雱去查水表说:你已经赚钱了的情况下,不能把好鸡苗全部给鸡蛋帮,要分给那些散户一部分。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不是父亲的命令,而是淮西漕司的决定,你的经营合法性,必须用平价供应一定份额的散户获得。

    所以陈交虎也跑不掉,也被查水表了,王安石当堂怒斥陈交虎:“你鸡蛋帮再敢丧心病狂的哄抬鸡苗价格,扰乱市场秩序,就等着关门。不要以为本堂在开玩笑,我儿子都可以查,你当然不会更特殊。”

    所以王雱和陈交虎一起哭瞎。奶奶个熊,陈交虎哄抬价格对小爷我有利好吧,我可以大赚啊,该分给散户的份额,我当然会一直评价供应的,真是的。

    然而没商量,要不是这是农牧大业,皇帝都很关注,王雱又是赵祯封的神童,估计连王雱的孵化场都要被关门整顿了。王安石就有这么猥琐,这就是后来大家一致反他的原因。

    总之先不管份额到底给谁,反正现在王雱的出壳率正在快速提升。

    一边赚钱一边积累,现在流程和孵化设备已经到1.4版。加之陈交虎主动加价提鸡,王雱的利润就相当好看了。所以就算被抢食,也不值得和大魔王耍花枪,老老实实的反哺贫户吧。

    所以现在舒州的鸡蛋市场已经大不同了,现在是鸡苗还少,但积累到一定的时候足以引发翻天覆地的质变。

    这个质变不会太远,就在明年。正好是魔王老爹任期干满,进京述职的时期。这当然是政绩……

    和后世的销售员业绩包治百病一样,将帅只要赢得战争总是好的。

    归仁铺大捷、侬智高残部逃入大理后,现年已四十多岁,两鬓有白发的狄青仿佛年轻了十岁的样子,于帅帐设宴,犒劳众军士和官员。

    “来来来,喝!”

    长相帅到想毁容的狄青,已经忘记了上次这么放松是哪年,也不知道平侬智高后,今生还能上几次战场,于是现在尤其豪迈,带着大家伙痛饮。

    是的狄青喜欢戴着“鬼面”不是因为长的丑,不是因为他脸上有刺印。事实上是他长的太帅了,上战场容易被敌军笑话。长的和王雱一样帅的人的确不适合带着泥腿子军士做表率。

    史料中狄青的儿子非常帅,哲宗皇帝挑选姐夫的时候就说,要找个狄咏那么好看的。那么根据血统论,狄青大概率和王雱一样帅。

    汗,王雱的长相不是传自王安石,而是美女老妈的血统。

    有种说法是,狄青的面具为了遮掩脸上的“劳改犯”印记。但可能性非常小,因为皇帝都主动批准他洗去印记了,不过狄青装逼说要留着,说他有今天正是这个印记在督促着。

    “大帅!”此时一个中下级军官进来,尴尬的样子。

    狄青楞了楞。

    那个小军官低声道:“余静相公他……拒绝来赴宴。”

    这似乎又是一次歧视武人,歧视狄青的举动。于是麾下军官们很不看好,笑闹之声逐渐的停止,纷纷尴尬了起来。

    将门之后、天武军右厢都统制杨文广的年纪比狄青还大,不过看起来却比狄青还年轻,性子也较为急躁些,当即不高兴了,看向狄青道:“宣帅,此余老儿……”

    狄青急忙抬手,阻止火爆的杨文广说下去。

    “哎!”杨文广气的把酒杯摔在了地上。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