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39章 萌萌哒的包黑炭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章 萌萌哒的包黑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包拯是这个时候唯一见陈署的大佬,但包拯情商非常低,见面后一句客套没有,就开始追问陈署打昆仑关的细节。包括军粮如何调用,军队是否满编,器械供应是否到位等等,一副反贪局请喝茶的样子。

    这简直让陈署无法回答。妈的光头上的虫子这不明白着?老子们大宋的军队怎么可能满编?那些军官怎么不吃空饷?你包拯猜测一下到底是谁造成的呢?

    军械的质量比蛮子好一个量级,然而肯定不符合大宋自己的标准,你包拯不就想听我这个废了的人,把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捅出来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只是需要一个战败了的惨兮兮的人,以推卸战败责任的方式,把其他人咬出来而已。

    陈署骨气还是有的,输了就是输了,不想做老包的刀。那些东西非某一人的责任,而是大宋体制造成的,除范仲淹外没人拿这些问题开刀。所以范仲淹就扑街了。

    问题就在于,狄青在有这些毒瘤的情况下仍旧打赢了。我陈署却被你老包利用,用这些问题来推卸责任,那还要把我的脸和节操贬到什么地步。这个官老子可以不做官,却不想跟着你包黑炭装逼。

    于是纠结于这些的时候,陈署气得倒下了,倒在了包拯的“办公室”里。陈署的倒下,等于是被包拯补刀的……

    十一月十一日,汴京大雪磅礴。

    这个日子包拯真够光棍的,上殿弹劾陈署三大罪状:一,克扣军士军粮器械。二,纵容军官吃空饷。三,刚愎自用违反军令。

    包拯说此三点直接导致了昆仑关之败,建议严肃处理问题官员陈署。

    赵祯不禁大怒。谁都知道陈署战败的原因极其复杂,那是几十个原因造成的,然而他包拯如此简单粗暴的定论。这当即就让赵祯下不来台了。

    文彦博也出列怒怼包拯:“陈署已经那样了,还要把他怎么毁?不把他逼死不甘心是吗?那是战之罪,主要元凶是侬智高叛乱!”

    包拯思索少顷愕然道:“可侬智高不归我管啊,哦,原来陈署没错,是我的错?”

    “你……”

    “你!”

    “额……”

    “怎么我包拯身为言官都不能说话吗?”包拯仍旧面色古怪的道。

    “你可以的,包大人你可以的。”

    就那么一来,朝堂犹如菜市场似的了。

    也不确定他们是否会打起来,所以赵祯干脆撂挑子提前离席。

    皇帝机智着呢,眼不见心不烦,若这些相公们在朝堂上相互打了起来,掉的可是皇帝的面子。表示老子这个皇帝就快镇不住这群老夫子了。

    以前他们虽然会吵,却也不至于打架,现在就难说了,皆因王安石那个混蛋开了先列,败坏了官场风气。

    皇帝被气跑之后,庞籍想了想觉着,这么下去非得把陈署逼死。于是不怀好意的模样道:“包大人好大的官威啊,陈署当然战败了,然而当年好水川战败的韩琦不正在河东闹的慌?包大人这似乎有失公平了啊?”

    包拯字正腔圆的抱拳唱道:“这么说来,庞太师要爆那韩琦的黑料?”

    也不知道他是真萌还是假萌,人家庞籍是挤兑他好吧,他还真开始问韩琦黑料了。

    于是庞籍也不想待这个地方了,一甩手袖而去。

    “包拯你好好的说,韩琦还不够惨吗,好水川之后他长达十数年都在自责,头发白了不少。你还要他怎么样?不把皇帝最后一丝耐性耗光,你就不安分是吧?”鉴于都是庆历老臣,文彦博再次怒怼包拯。

    “这么说来,韩琦头发白了原来又是我包拯的错啊?”包拯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

    “我!”

    “额。”

    大家鸟兽散了……

    舒州。

    所谓医者父母心,王安石是个医者。

    小算雱被魔王老爸叫来书房的时候,见他拿着京城来的文报皱眉,王雱便知道大老王圣人情怀泛滥了,人家司马光都不说话,老爹您皱着个眉头给谁看呢?

    果然,紧随其后王安石叹息道:“陈署快被逼死了。为父这心里……”迟疑了一下王安石道:“我不是要同情陈署,但我觉得文彦博说的有些道理,八千儿郎牺牲,主因是侬智高叛乱,是战之罪。”

    王雱道:“老爹你这说辞是同情他了。”

    “算是吧。”王安石放下文书转而道:“他真的该死吗?”

    “并没有谁说要杀他啊?”王雱摊手道。

    王安石呵斥道:“走上来,伸出手!”

    王雱哭瞎了,只得走过去伸着手,被抽了几下手心。

    “现在你好好的说,有其他结论吗?”王安石念着胡须道。

    王雱眼泪汪汪的道:“儿子知道错了。有道是咱们没错,但这种事并不光荣,不值得围观,不能没心没肺理所当然。”

    “算你机灵,把为父的教导记牢了。”王安石这才满意的摸摸他的小手。

    王雱趁机卖乖,开始攀爬,爬到了严厉老爸的怀里,左右扭动一下找到了最安逸的状态。

    王安石拿他没办法,平时联络感情的机会不多,他作为小孩子抓住机会来撒娇也不过分,于是笑骂的样子敲一下他的脑壳:“那么我儿,现在狄青的事没了,你可有什么想法帮帮老陈。他现在这个样子和我有关,当初我亲手打了他,这心里始终有些不安稳。”

    “儿有一计可破此局。”王雱咬着指头道,“爹爹您写两封信,一封公开罪己书。一封给老陈的道歉信。如此就成。”

    王安石略一迟疑,要这么办也可以,便问道:“那该如何写?”

    王雱道:“爹爹,认错书讲究真诚。您是一代文宗,在您有了愧疚情绪的现在,大宋并没有人可以把道歉信写的比你好。依照您的情绪写就可以。老陈自能看到您的诚意,虽然解决不了问题,但也算黑暗中的一丝曙光。再加上您公开的罪己书,展开自我批评,老陈的压力会小些,于是他就能继续作为一个肉盾不被气死。您的错误又不大,态度又端正,道歉罪己后,这除了免去以后的隐患,还能增加你敢作敢当的声望。您没大错,所以这种拿自己错误刷声望的机会不要白不要啊。然后,您这个时候给陈署解围,皇帝也会对你留意的,他会喜欢你。”

    王安石不禁失笑道:“我儿一张嘴啊,也罢,你市侩了些,但你又没说错。”

    “老爹你又不是包拯,你干嘛整天想找我错误?”王雱很不满意的责问道。

    结果被后脑勺一巴掌,王安石道:“我就喜欢找你毛病,你不服是吧?”

    离开了大魔王处,躲在驴房中,小算雱口中念念有词“老陈啊,这次帮了你,能否挺住看你造化了,我家大魔王道歉会很真诚的,所以关于这事上万一你死不掉,以后你要恨,就恨包拯庞籍欧阳修他们好了,谁叫他们不会用‘自我批评’这种神技呢”。

    毛驴小宝也不知道衙内在说什么,走过来围着转悠两圈,唵呜唵呜的叫了起来。

    王雱知道这家伙的意思,它在叫嚷“酒呢酒呢酒呢,没酒你说个蔡国庆”。

    于是给驴头上一掌:“我老王家最讨厌别人讲条件。”

    “唵呜。”毛驴又很萌的叫了一声。

    王雱道:“知道你是毛驴小宝了。”

    “唵呜。”毛驴又叫一声。

    “what?没酒你不睡觉?”王雱顿时一脸黑线。

    “唵呜。”毛驴又叫了。

    王雱险些摔倒,“你不要老强调,我知道你是旺家了。然而喝太多酒那不叫旺家,叫败家。”

    “唵呜唵呜。”

    “我知道你是灰头小宝了,然而败家是一种意思,不是真的指你的名字。”王雱对它无语。

    “唵呜唵呜。”毛驴叫了两声。

    王雱举手投降:“好吧我错了,收回败家两字,你是旺家。”

    就此毛驴安分了,开始站着睡觉。

    跟在身边的老廖险些崩溃,他不知道少爷是不是疯了,难道他真的懂驴的意思……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