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38章 冷暴力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章 冷暴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地是拿下来了,然而价格相当坑,老司马把一处比兰若寺好不了多少的荒宅,以正常宅子的价格卖给王雱。

    签字办手续的时候,司马大爷还挤兑了王雱一番说“便宜你了,你小子的买宅子的钱本来就是抢来的”。

    这让王雱有给脑壳一掌的冲动,只是不敢而已。庶民、学生的身份抽他的后脑勺,理论上会被拖去斩了。

    不过王雱在心里决定不参与庞籍的事了。就让老庞被整倒,然后让司马光蹦跶不起来。哪怕庞籍倒了狄青会非常失意,也不管了,七伤拳全部一起撸伤,将来再找机会平衡。

    魔王老爸写信给张方平,老张去蛊惑了庞籍一番后,于是现在陈署已经从住院状态,被弄进京鞭尸去了。这个仇恨是庞籍拉的,现在欧阳修那伙棒槌已经恨死老庞了。应该在收集黑料,想利用包拯的手整死庞籍。

    包拯相当于一挺机枪,被人驾驭着突突突是相当好用的。

    王雱只是没有证据,但怀疑陈署如此嚣张,敢不鸟主帅命令,实际上应该就是那些反狄青的人的暗下授意。他们倒不是卖国心思,他们只是蠢,不想让小人狄青抢了功劳,想要维持住文人将兵的基调,保护文官的面子,于是就让陈署提前出兵抢功劳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他们在和皇帝扳手腕。皇帝启用狄青这个有前科的劳改犯武夫,在他们看来就是对大宋政治的挑战,对文官集团的挑战,是皇帝的任性。于是就出现了这幺蛾子,断送了大宋八千儿郎。

    现在他们当然不能说是皇帝的问题,其实这些犊子比任何人都爱护皇帝这个大宋吉祥物,因为他们的权利名声来源就是皇帝。所以此番扳手腕输了,他们会把账算在庞籍那个“文人叛徒”身上,因为是老庞根据皇帝的意志出面保举的。政治上只能默认为:皇帝被“奸臣”误导。

    狄青输了那还好,但狄青现在归仁铺大捷了,他们必然脸挂不住,火力全开的收拾庞籍。于是这种情况下要“救”庞籍难度相当大。加之在批地的问题上司马大爷再次得罪了小算雱,所以由他去吧,老庞被整死了才好。

    这就是要把陈署问题无限放大,弄进京鞭尸的原因。

    陈署就是那群人放出来咬狄青的狗,这家伙被整的越惨,他们就越发没面子,越发拿着机枪对庞籍突突突。

    庞籍护甲再厚也是有限的,被群臣突突突的多了,难免也会让皇帝发生疑问:这么多人怼庞太师,他真没问题吗?

    当皇帝有这个心思的时候,庞籍的政治铠甲就被破防了。那个时候如同人体免疫系统瘫痪、区区一个感冒就可以致命一样,那时老包随便授意一个御史,找件庞籍的小黑料一弹劾,庞籍就滚蛋了。

    这就是政治。它真和病理学一回事,免疫系统强的时候怎么跳都不死,没事可以感染个**,照样能在遍体鳞伤之下活过来。并且活过来后直接免疫这类攻击。

    然而若是免疫护甲崩毁之后,只能待在无菌空间内,和人接触都要小小心心,因为那个时候一个感冒、打个喷嚏就是死路一条,内体根本没有防线,病毒军可以直捣黄龙。

    官员的政治免役系统,就是圣眷……

    陈署现在非常惨,比在战场上身中十八刀还惨。作为一个文弱书生其实老陈真的带兵上阵了,虽然谈不上身先士卒,但是打昆仑关的时候他也冲了,还被越南仔在屁股上砍了一刀,最终战败时候,心腹死士保着他杀出一条血路快马离开。

    回去后那些军官都不服他了,许多人都不见他。就此累积了一肚子怒气值不说,又忽然跳出个隔壁舒州的王安石来,屁股上的伤都没痊愈,就被老王海扁了一顿送安济坊住院了。

    内伤都没完全好,就听闻了狄青一千三百精骑突袭昆仑关,斩杀贼当黄师宓的消息。老陈丢不起这个脸,在安济坊内郁闷的喷出一口血来,伤情加重了。

    紧随其后,中书门下忽然性一纸文书召陈署离任,不在担任战区任何职务,立即进京述职。

    于是在天气已经冷下来的现在,陈署拖着病体入京。

    有消息说,陈署入京后就昏迷了。

    早先陈署被王安石殴打,皇帝觉得解气,但听说进京后陈署昏迷,战场留下的伤痕都还没有痊愈,于是赵祯又于心不忍,派人把老陈送太医院去住院。

    太医诊断了说:陈署并没有大问题,主要是积劳过度,再加之心结无法打开,气息梗结在心。

    对此一来任何人都没好办法了。心病当然需要心药医。

    但现在陈署成为了一个笑话。他住在太医院里,无数人都送去了探病的礼物,有羊肉,鸡蛋,各种果膏,包括皇帝就派人送东西去了。然而,却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给陈署一剂心药。东西是送去了,都是下人送去,正主一个都没出现。

    伤愈后的陈署那叫一个惨,求见皇帝,赵祯不见。

    求见首相庞籍,庞籍的人直接说“相爷日理万机,没时间见你”。

    这摆明了是故意的,不但不给心药,还要加重陈署的心病。别人不见就不说了,我是你庞相爷召回来的,现在你却说你日理万机?

    那就算了呗,你是相爷你牛逼。陈署怀着悲愤的心情去见文彦博。也来了个不见,找不到人。

    不巧的是欧阳修因为死了爹,正在丁忧,暂时不在京中。

    对此陈署气的喷出一口血来,相当委屈,妈的我私自出兵昆仑关不正是你们这些人授意的?结果现在打输了,你们就开始撇清不见我了,让我陈署像个笑话一样在京中游荡?

    然而这就是政治,这时候这些家伙如何丢得起这个脸见陈署?他陈署输的一点脾气没有,老子们一力反对的狄青却赢得这么漂亮,这脸打的啪啪的。

    将后来这些家伙也是这样操作下,就把狄青给吓死了。现在么,陈署的待遇同样。

    于是陈署欲哭无泪,感觉很伤,哪怕你们见我,打我一顿,把我的问题拿出来说了,该降级降级,就此过去也好啊。

    想的美,现在一个都不想见他。因为又不能把他宰了,见了必然要说一番话,不论是骂也好是处分也好,大佬一发话就等于批示,批示了下面的人就会处理,既然处理了,陈署就等于已经付出代价,那就是换个地方照样做官的套路。

    庞籍和张方平这么阴险,怎会轻轻容易让这个拖后腿的猪队友这么容易甩脱思想包裹?

    所以在政治上,此时不闻不问就是对陈署最严厉的处罚。这叫冷暴力。

    于是陈署近乎万念俱灰,再次病倒了。

    有小道消息传言,身在老家的欧阳修也为陈署难过,在家里痛心疾首的跺脚:“造孽啊,你陈署活着干什么,为什么不死在战场上,像赵师旦一样做个忠臣烈士。你打输了却活了下来的现在,赵师旦死的那么壮烈,小人狄青赢的那么漂亮。连他淮西王安石都能去把你打的一点没脾气,你不如死了的好。你找什么原因呢?又找我又找文彦博,咱们让你出兵是为大宋赢得战争,而不是断送了军士还把脸丢干净!”

    这就是陈署的命运。成王败寇。打赢当然好说,所谓业绩包治百病。但是输了那还说个蛋,所以这也是大宋政治中“不做不错”流行起来的原因。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