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37章 天理何在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章 天理何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除了大魔王外,司马圣人也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论工资司马光稍高些,因为他职官比魔王老爸高一级。

    在大宋职官有点类似于后世军衔,主要用来领工资和衡量级别,但是和官员任什么职位原则上没有直接关系。当然也不能差的太离谱,譬如后世也不能出现上尉任团长的事。

    然后差遣官还可以领一份工资,譬如司马光的经略使和王安石的转运使也会拿一笔钱。

    这些钱加起来,在这个时代来说真不算少,不过鉴于司马光的藏书比王安石还多,家里跟着吃饭的人也多些,还装逼的养了两匹马。所以理论上司马光比老王过的还紧张。

    “汴京里那些棒槌个个锦衣玉食,出行时候家丁众多,名马开道,就连老王家的生活也在改变了,凭什么我司马家吃个鸡蛋这么费劲?天理何在!”

    本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思,儿子司马康还小,需要吃鸡蛋,所以现在司马光亲自赤膊上阵,来老王家守着了。

    也赶不走这个家伙。

    司马光亲眼看着王雱把一个个的鸡蛋,以特定的间隔位置摆放在蛋盘中,如同抽屉似的,蛋盘塞入了大铁箱子中,一层层的堆叠起来,上下间留有合理的距离,可以让热气在内部合理流动,以模拟老母鸡屁股的温度。

    总体上司马光就是这么理解的。其实他还是很聪明的。

    之后关起打箱子,架在炭火上开始烘烤。

    大宋皇帝封的神童在旁边啃着鸡腿指挥。看起来马金偲为首的流氓也非常的积极,一边接受指挥,一边口里念念有词“苦干实干像条狗”什么的。

    又不是后世的全自动恒温箱子,除了内部构造经过反复测试磨合外,加热的节奏也需要功底,什么时候大火,什么时候小火,什么时候熄火,间隔多久再次加热,这些过程犹如方程式一般刻画在小算雱脑袋中。并且还在修改完善过程中。

    流程上仍旧也是有1.3版至N.8版的。

    观看了一下,司马光也没啥子心得,便背着手问道:“小子,听说你口出狂言,可以提供整个舒州的小鸡苗,且这种鸡的血统好于市面,下蛋不墨迹,有这事吗?”

    义气老爸说要尊重这人,既然他亲自来,而不是他的狗腿子来偷看,所以也不方便出手殴打他。

    既然不能得罪或者得罪了无用,王雱吃饱撑了做无用功,于是抱拳道:“回知州相公,您果真慧眼如炬,小侄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

    司马光一阵头疼,打断道:“省略三百字再往下说。”

    王雱眼珠转了一下,便摊手道:“完了。”

    “什么完了?”司马光愕然。

    王雱嘿嘿笑道:“省略三百字后,剩下的就没有了,包括结尾对您的马屁词都结束了。”

    我@#¥

    司马光忍不住了,口沫横飞的喷道:“这大清早的浪费老夫时间,和我玩文字游戏?”

    王雱被喷了缩着脖子。汗,我以为你们这类人就喜欢玩文字游戏的,喷什么喷嘛。声音大有个卵用。

    见他小子又一副小乖乖的小孩子模样,老廖也黑着一张脸。

    于是司马光拿他没有办法,只得道:“不可再调皮,本堂此来是私人身份,不是要刺探你秘方,就是有些好奇,顺便嘛……若你没吹牛,你说你的鸡下蛋给力,我自己家里也想养几只,以便让我那孩子吃些鸡蛋。”

    他在说真的,上次“诈骗”了王雱的秘方反而中计,这小子都被皇帝封为神童了。倘若再刺探秘方的话,不但太拉仇恨,更不知道皇帝要怎么奖励他王家了。

    王雱笑道:“原来您是来订货的,早说嘛,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了。”

    顿了顿王雱又道:“明公明见。小子我擅于调教,经过我的调校和优化,这届鸡正在厉害起来。”

    司马光眉头大皱,觉得他的语法是马金偲教的,并不是州学教的。

    王雱又道:“关于养鸡的方式,复合饲料的应用原理,我是已经在您的压榨之下上交朝廷了,朝廷的东西就是大宋的东西,个个能用。在成本不增加的时候,能大幅提高产蛋率,此点我保证的。所以您当然也可以用这个方法。不过我提供的鸡苗乃是独家的,大老王家出品必属精品,它们能在复合饲料基础上拥有神秘加成,提高两成左右的产蛋率。”

    老司马有点被唬住的样子问道:“此话当真?难道不是你为了卖鸡自夸?”

    王雱说道:“您的这个语气,显得心胸相当的狭窄,不信任人。天有不测风云,您让我给您如何保证呢?具体什么情况,不得您自己亲自实践,调查研究吗?”

    司马光又不能说他错,却是被个小屁孩反过来批评真是没面子。

    “所以您到底要不要付钱,买几只小鸡去尝试一下?”王雱咬着指头道。

    二丫把两只毛茸茸的可爱小鸡抱在怀里道:“它们超可爱的,知州相公就买去养吧?”

    “有没熟人价?”司马光问道。

    王雱大义凛然的摇头道:“一视同仁,童叟无欺,全国统一零售价,没有折扣。”随即又很赖皮的道:“如果你批地给我的时候可以那啥,就不用付钱那么见外了,拿些鸡苗去养就……”

    司马光指着他的鼻子打断道:“休想。地可以给你,但是价格是一早就定好的,没挪动余地,你不要就算。”

    王雱道:“明公手里的官府难道还不够穷啊?我这是利国利民的事业您到底懂不懂,您不扶持就算了。然而那些早就该卖的荒宅,年久失修了,到处漏雨,成色也不咋地,再不卖,价格还会更低。”

    司马光道:“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你不要本堂还不想卖呢,封存到下个任期让别人处理,本堂落得清白自在。”

    棒槌啊,王雱认为他这是诉棍似的懒政行为。

    所谓不做不错,说白了他把名声看的比整个舒州的利益更重要。张方平最恨这种人了,这就是老张把大魔王放在这个地方怼他的原因。

    然而身为首相的庞籍喜欢这样的门生。学生刚正不阿清廉如水,又尊师重道,庞籍当然喜欢。老庞他已经是太师和首相,不需要手下再有什么政绩了,所以老庞喜欢“不添乱就是功劳,不给本相闯祸找麻烦就是资历”。

    几乎所有官僚不做不错的心思就是这么来的。原因在于没有个真正有信仰有追求的领袖去感染他们,那么物以类聚,一个党派的信仰理论、加上党魁的行为,还真能看出党员是些什么人。

    YY完毕,王雱郁闷的道:“拿地的价格真没商量吗?”

    “没有,不要拉倒。”司马光转身离开,一副老子不买你的鸡苗也不会死的模样。

    “好吧司马伯伯留步,地就这么谈妥了,鸡苗也平价卖给您,熟人价。”王雱又赶紧道。

    “只是熟人价吗,难道没有一个‘尊师重道’价?”司马光又得寸进尺的问道。

    这简直就是强盗……不过王雱很没骨气的样子,收取了成本价格后,就让二丫捉了八只小鸡给司马光。

    司马光又迟疑着道:“鸡这么小,也不确定公母……”

    王雱打断道:“无需担心,拿到公鸡其实是您赚了,到时候我亲自来帮您阉割公鸡,那是技术活,其后公鸡不但不会欺负其他鸡,还长的飞快,多出来的肉,比您吃蛋还划算。遇到公的您不要可以来退给我,我更高兴呢,那是种鸡好吧。”

    如此一来,司马大爷就眉开眼笑了,带着八只毛茸茸的小鸡离开,嘴上不说,却在心理暗叫神奇,这么珍贵的小鸡得来不费功夫,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竟能代替母鸡,在这个天冷时节,源源不断的出批量小鸡,厉害了。

    王雱才是真郁闷呢。

    这个时代没有仪器,这种还没脱温的小鸡暂时无法分辨公母。真的,若把公鸡不小心卖给了司马光还是王雱吃亏呢。

    一般来说,在古代若要在辨别小鸡的公母,就算依托大雱的功底准确率也不会太高。

    不过有个简单粗暴的方法可以鉴别,即依托父母的血统。假设公鸡和母鸡两个体系都是基因比较纯的,公鸡毛色是红的,母鸡毛色是白的。那么它们出的小鸡无需依靠其他,只看毛色就能确定公母,准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九。

    这就是血统科技的魅力所在。无奈的是,现在时间还很短,王雱种群进化工作还没有正式起步,还早呢。

    于是就必须把出壳的小鸡,比一般脱温需要的时候多养一些时候,才能分辨出来,这会带来一定的成本上升……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