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28章 铁头功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章 铁头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王雱离开后,司马光又出来了,迟疑片刻吩咐道:“继续盯着那小子。”

    “相公……”心腹略微担忧的道,“他毕竟是王安石的儿子,您和王安石分歧严重的现在,不通过他老王,私自盯他儿子,会否出现更难处理的局面?”

    司马光眼睛一翻道:“怕什么,天塌下来有我担着,他王安石还能翻天?就是要趁他不在,把这小子的勾当弄清楚,才得行。”

    然后就继续执行盯梢策略。

    其后司马圣人发现,隔壁老王不在的现在,那小子连底线都不要了,更是明目张胆的贪污他们王家的鸡蛋,天天往陈交虎的堂口送去。

    让人想不通的在于,鸡蛋越来越多,最开始他小子贪污**个的样子,却是现在时间不长,鸡蛋数量翻了一倍有余,手下来报,这两日他基本每天都送给陈交虎二十个左右的鸡蛋。

    然而奇怪的在于,他们王家的鸡一只没多,甚至还被他和王小丫捉了两只不安分的给烤吃了。

    “你确定数据无误,他家不到六十只鸡,现在一天已经得到二十五个鸡蛋了?”司马光听闻最新的汇报之后有些惊讶的样子。

    “确实如此,卑职怎敢戏弄相公,且他家的鸡蛋陈交虎最喜欢,个头较大且统一,整整齐齐,仅仅是看样,那些大户人家也喜欢。”心腹属下道。

    “会否是发生了变异的妖物、有害呢?”司马光担忧的道。

    心腹摇头道:“这倒是不至于,属下前后专门购买了两个鸡蛋亲自尝试过,和一般鸡蛋没什么不同。且这方面鸡蛋帮的陈交虎是个谨慎的人,这些鸡蛋供应的都是舒州有头有脸的人物,若出问题陈交虎早被人分尸了。”

    这下司马光捻着胡须喃喃道:“此小子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老夫原本对他寄予厚望,然而他这么小鬼点子就这么多,心术不正。”

    心腹属下道:“相公,王大人家这儿子,要说他滑头是可以的,但他这还谈不上心术不正的问题。”

    司马光道:“就是心术不正,放弃学业不读书,摆弄奇技淫巧,在我辈文人而言就叫偏科。偏科也不说他,他王家深受皇恩和朝廷礼遇,却不思报国,满身铜臭。竟是有了这秘法能把鸡蛋变多,却忙着自家捞钱,你来告诉我,难道这叫公心。他王安石教出来的儿子,真像大家说的那般好?要我看,他王安石自己也是在做表面工作。”

    “可即便他不把秘方交给朝廷,也不算错。这不是我朝的通行做法吗?”属下寻思我老家老娘都有秘制豆腐的秘方呢。

    司马光当然知道大宋的规矩就这样,然而他就是不服气老王平时“大公无私”的模样……

    很快州衙又有人来了,那个文士模样的中年人道:“衙内,知州老爷又请您去一趟。”

    “看你的体态和语气是询问。这么说来我可以不去?”王雱道。

    “您是自由身当然可以不去,不过最好还是去。”文士很诡异的神态说道。

    “行,你说去咱们就去。要把这事解决了,否则你们整天鬼鬼祟祟的盯梢,咱家现在除了妇女就是孩子老人,被你们吓出心神不安症状来的话。那估计后果会很严重的。”王雱嘿嘿笑道。

    文士顿时听得冷汗淋漓,觉得这个小魔头的话似乎……有些吓人,却还不能把他的话当做威胁处理。

    宁得罪君子不惹小人啊,咱们知州老爷怕是惹错对象,隔壁老王是君子,可以随便得罪,但小老王看起来就是个魔头了。

    “衙内言重了。”文士低声道。

    说话间已经进入内堂,王雱换了一副非常萌的孩子表情,咬着指头口称“恩师”。

    至少他礼貌有了,司马光微微点头道:“你虽然荒废了学业,然则年纪轻轻就于农牧事业有了心得,不论如何,这也算是我大宋福泽,皇家福泽。”

    王雱道:“恩师说的相当有见地,小子也觉得报效国朝和皇帝,放弃个人利益,乃我辈人士大无畏心得,必须提倡。”

    司马光道:“既是我辈人士的大公心,既是懂得道理,看起来贤侄应该不会反对把秘方上交朝廷?”

    “可以的。这是我老王家该做的事。”王雱神色古怪的模样。

    听他亲口答应了,司马光便高兴的一拍椅子道:“老夫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后辈建功立业,你是老夫的学生,你对国朝有用、对皇帝忠勇,有其作为,也是老夫的荣耀。”

    接下来,王雱看着他表演了一下,这才道:“所以大人一定会写明内情,亲自把这个大宋祥瑞事件凑明皇帝的吧?”

    到此司马光楞了楞,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的目的竟是为此。只得尴尬的道:“好吧此点老夫承诺了,你固然市侩了些,但这的确是你研究发明的。只是你这么小就这么市侩,几次作为看得出来,你似乎一点不担心得罪老夫,现在又小小年纪就想到取悦圣心,你如何能有这么多见识心思呢?”

    王雱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忽然就冒出来的念头。兴许如同您小时候会砸缸那样吧。”

    司马光神色古怪的道:“神童行事当然叫人捉摸不透,红尘之中,诸多神奇乃是人类未知,此点你没说错。然而你少和我小时候相提并论,我司马光小时候没你那么污。”

    王雱觉得他智商最多九十七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当年砸缸到底是不是真的,不会是吓到后哭着逃跑,却步伐不利索,摔倒的时候一头撞击在缸上、就稀里糊涂做了英雄吧?

    汗,王雱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小。因为他脑壳是真够硬的,愣是和权相王安石顶了很多年,把老王熬倒了他又蹦跶起来。但是也没蹦跶了多久,做了几月的宰相,紧随老王的脚步就去世了,这两个宿命中的对头还真是好基友,出生时间差不多,去世时间也差不多。

    司马光多活了一年多些吧,时间就是金钱,所以理论上他比王安石“富有”。但悲哀的在于他一身都活在大魔王的阴影下,始终无法摆脱巨人的影响。

    不过他脑壳的确硬,所以他砸缸是用铁头功的概率很大。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