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21章 隔壁圣人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章 隔壁圣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药堂出来遇到老廖。

    王雱问老廖道:“老廖叔,这个药堂的人似乎有点牛逼的样子,看起来他不是太怕我,他的后台是谁啊?”

    “这间药堂的主人姓司马,乃是司马大人的亲戚。”老廖神色古怪的说道。

    “哦。”王雱摸着下巴寻思,原来是隔壁司马圣人家的亲戚。

    司马光真的是个圣人,他的确就住在咱老王家隔壁的“别墅区”,他的办公室也在咱大老王的隔壁:知州衙门。

    是的这个大魔王一生的对头,现在正是知舒州事,前月还兼任了淮西经略安抚使。

    早前的时候,司马光没有王安石牛逼,大老王是淮南西路的“常委”,然而司马圣人并不是。不过随着侬智高起兵,赵师旦阵亡以及广州沦陷后,朝廷也开始慌张,于是在淮南西路架设帅司衙门由司马光兼任。

    于是司马光现在拥有整个“省区”的兵权和民政权。老王则拥有钱粮大权和司法二次判定权。基本上,现在淮南就是他们两人说了算。

    真个不是冤家不聚头,司马光是个好人,但他只会读书不会做事,他会根据理学喊口号,而不会真的教别人做人。所以就算他主政下舒州的民生比其他地方好,然而仍旧是地痞无赖到处蹦跶的局面。

    如果换老王主政的话,那些地痞无赖早就被收拾的跳脚了。

    所以据耿天骘说了,司马光以前和王安石是好友,那是因为距离产生美,双方没有利益冲突,只是切磋诗文,显摆下小资情调、喝喝茶。如此当然就是好友了。

    但是把两只老虎放在一起,两人间的意见分歧就是在这舒州产生的。

    王雱觉着大魔王可真够尖锐的。

    根据历史,大老王真的欺负了老司马一辈子,老王执政的那十几年,司马大爷被整的跳脚,始终在穷山恶水做丘八做官,不能回京城去说话。

    后来司马光就是做了宰相,也根本和老王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声望不在一个档次。以至于后人只记得司马光会砸缸,会割让国土。

    然而提及王安石,大家都知道他是拗相公。他主宰了一个时代,代表了一个时代。

    后世的许多人不知道王安石时期的皇帝都是谁,但就知道王安石是宰相。同样的道理,刘备和诸葛亮葬在一起,那个地方应该叫汉召烈庙,但成1都老百姓自来只认“武侯祠”。说起来大头百姓就这德行……

    走一会儿,王雱开始给老廖进谗言,“廖叔,这些钱是我九死一生的所得。男人大丈夫立身处世……”

    老廖头疼的打断道:“公子你省略‘大丈夫云云’,直接说你想干啥?”

    王雱这才老脸微红的道:“我王家大业依靠这些钱起步,可不能被老爹没收了去,否则我和小丫会伤心的。”

    “咱家老爷摊上你这么个精灵古怪的儿子,有趣得紧。好吧我不想管,也不想问。”老廖说道。

    兜了一圈之后,路过米粉娘的摊位。

    恰巧又遇见刚刚药堂里那个司马公子,带着一伙帮闲招摇过市。

    这些家伙们几乎把米粉娘的摊位给占满了,十几个人吃了二十几碗,然而一个狗腿子随意撒了一把铜钱在桌子上,看似滚的到处是,钱很多的样子。其实小算盘王雱一看就知道根本没给够,只是有十三个铜钱。

    米粉娘有点委屈的低着头、蹲下身子去捡钱,当然知道少了,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没注意到王雱一行人,司马公子还用折扇挑着米粉娘的下巴看了看,笑道:“小娘子是越来越标致。”

    米粉娘慌张的低声道:“多谢大官人夸赞。”

    “非夸赞,实乃如此也,哈哈哈。”他故作风雅的展开折扇扇着转身离开。

    “大胆刁民!”

    王雱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发现英雄救美的机会,便驾驶着老廖过去,居高临下的一巴掌抽他脑壳上,把他帽子打歪了。

    “谁个狗才瞎了你的狗眼,敢打老子。”

    司马公子爷怒斥着转身一看,又忍着怒火的模样道:“又是你,不知在下如何得罪您了?”

    “你个是不是不想混了,本少吃东西都要给钱,你哪颗葱蒜敢搞特殊。我为了吃点零食需要勤劳苦干,还要冒风险。你却可以直接耍赖,所以我对你羡慕嫉妒恨!”王雱叫道。

    这家伙显然怒到极限的样子,却迟疑了一秒钟,有点怀疑这是王雱下套子,又看了身边不怀好意的老廖一眼后,司马公子换了副笑脸,转身一巴掌抽在狗腿子的脸上骂道:“你钱没给够吗?”

    “似乎……不小心少给了几个钱。”狗腿子察言观色后捂着脸道。

    司马公子又是一脚踹过去,呵斥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钱给了。”

    于是狗腿头子又放了七个铜钱在桌子上。

    就此,司马公子忍着怒火,对王雱微微一抱拳,什么也没说的转身走了。

    王雱略微失望,可以他不上当,收拾他的理由仍旧不足。

    周围的街坊们纷纷围观着拍起手来,夸奖小王衙内少年英雄、不愧是王安石的儿子云云。

    但是米粉娘高兴不起来,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她知道王雱只是个孩子,是一片好意,所以不能去责备他“好心办坏事”。

    她知道司马公子是不能随便得罪了,这事兴许有后遗症,司马公子不敢去找王雱,却有可能来迁怒别人。

    旁边一个卖栗子的老头倒是说话了:“小衙内心好,却处事未深,不知此事后遗症。严格来说司马大人治下还是有秩序的,他们那些人固然不安分,但说起来已经算是很温和了。就此那便大家都能过下去。但如今这样一来,恐怕往后不会太平了。”

    王雱大笑了一番道:“各位父老乡亲,小子我深受家教影响,一定会挺大家的,一定保大家无后顾之忧。”

    “怎么做呢?”有个家伙提出了疑问。

    王雱嘿嘿笑道,“可以请我保护你们啊,只是说劳动需要报酬,于是大家需要缴纳一定的保护费,就可以获得保护,我大雱是很讲义气的,收了钱就会把事情办好,售后服务工作一定完善。让大家把钱花在明处,且物有所值。”

    额,大多数人顿时装作不认识王雱,转身散了。

    倒是米粉娘相对和小衙内熟悉了,还是比较信任的,便问道:“保护费贵不贵?”

    “不贵不贵,我乃业界良心。只要你定期、足额的缴纳,一定可以得到有效保护,有谁个不长眼的狗贼欺负你们,你看咱家老廖不打他们个狮子滚绣球。只需营业额的百分之一,就可以得到保护。”王雱道。

    说起来在苦人间,王安石名声是很好的。然后王雱喜欢带着二丫在这边吃零食,附近的几个摊贩还是信任王雱的。

    于是以米粉娘为首的几人一听觉得是好买卖。话说大宋地痞帮派多如牛毛,这个吃一次霸王餐,那个来少给些钱,大多数小贩经营一天下来,最少的损耗也是一层左右,还受气。

    如缴纳零点一成的保护费,就能躲在小衙内的保护伞旗下,倒也算实惠。

    米粉娘一天的营收平均也就几十个,犹豫少顷,她把刚刚额外索要来的七个铜钱放在了王雱的小手里,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道:“王家的人值得信任,衙内威武。”

    衙内威武!

    周围不缴费的那些家伙又在旁边喊口号了,真够猥琐的。

    好在王雱也不着急,这是商鞅的赏金扛木,口碑很快就会扩散,到时候当然就不缺少客户了。

    却是还没来得及笑纳这些铜钱,被老廖没收了。

    老廖尴尬的样子把钱还给米粉娘道:“小孩子不懂事,别当真。如何能拿街坊的钱,我辈人士行侠仗义是应该的。让王大人知道必打死他。”

    王雱一阵郁闷,老廖又棒打鸳鸯了,早前更恶劣,都快要和锦毛姐亲嘴了,他那破锣嗓子忽然吼一声“住口”,就没了那份意境。

    也不知道他的语法谁教的,正规语法论应该喊“住手”,住口是吵架撕逼时候用的,住手才是“停止正在进行的行动”意思。

    就这么的,钱没收到,又被老廖捉了放在脖子上离开了坊市……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